你的脸,欲盖弥彰,你的呼吸,暧昧芬芳。你是风情万种的探戈,也是多情感伤的弗朗明戈,踏着曼妙舞姿,我们在舞池尽头沉醉,“小姐姐,我是爱你的,你呢?”

    我无语凝噎,仔细的注视着春妮儿的面孔,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自从之前把她气走以后,这是我第一次梦见到她。

    想必她应该是不愿意再见到我的,无形中变渣了的人是我呀。既然一开始选择要伤害人家,被抛弃的时候就没有任性的权利了。

    就是有点惆怅舍不得。她也找不到我了吧,毕竟我用了别人的身体,顶替了别人原有的世界线角色的位置。

    决定醒来的那一刻我是冷静的。

    醒来以后我是崩溃的。

    睁开眼看到的是黑百合憔悴的面容,青灰的黑圆圈,乱糟糟的头发像个丐帮弟子。一副十足的身体被掏空的惨状,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到后只想帮她补补肾。

    黑百合看到阿崽醒来她内心的不安总算消失了,但差一点被吸干的体验让她久久不能回神。看着容光焕发又一副不明真相的阿崽,总觉得有一股无名火在心里头燃着。

    好一个吃干抹净又断片失忆不用负责的家伙。

    黑百合叹了一口气,疲惫的瘫软在床上,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熟练的点燃抽着。白百合不悦的皱眉“你这家伙……”

    “昨晚又没洗澡是不是?衣服也没换?居然还在床上抽烟!走走走走!别讨打!姑娘家家还是讲点卫生嘛!看到你这个样子就来气!”

    黑百合:……好想劈死这个瓜怂崽子

    险些被吸干的大魔王一脸怨念的起身了,受气包的模样恹恹的去洗澡了。妖怪才不需要洗澡呢,鱼唇的崽子。算了,随便洗洗当玩水好了。

    小玉看着被塞得满满的冰箱,措目纵横的各种肉块,忽然觉得压力很大……妖怪……是不是都不吃蔬菜啊?这是牛肉吧?还是猪肉?感觉有点像袋鼠肉……

    呃……职业直觉告诉她这绝逼是人肉。

    小玉一脸木然静静的从大魔王的衣服里摸出了香烟,站在洗衣机默默地抽着。快速洗了个战斗澡的大魔王出来就看到是小玉一副怀疑人生的模样。

    她无奈的摇摇头,也上前抽了根烟。两人一时相望无言,小玉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呐呐着“冰箱里头的是人肉吧。”

    黑百合深沉的点点头,吸烟的动作却没停。小玉愣了愣,恶狠狠的嘬了一口烟“这太t刺激了……长这么大头一遭啊。”

    黑百合拍了拍小玉的肩膀,一副秋名山老司机沧桑脸“习惯就好了,刚开始我也是没有办法,常常觉得很绝望。”

    小玉流下了感慨万分的泪水,挥了挥手收拾好了出去晾衣服去了。回到房间,阿崽拿着pad玩着不知道什么游戏。

    黑百合有点不高兴,被无视了。利索的上床看着幻镜里面最近看中的几个小妖怪,漫不经心的问着阿崽到底那个好。

    “哎,怎么那么多破事。”

    空气凝滞了。

    我忐忐忑忑的抬头,是黑百合冷漠又怒气ax的黑脸。惊恐的放下平板,狗腿的紧抱着她的腰“不是的听我解释!我没有凶你!你看看我玩的这个游戏!一天到晚掉的御魂全是破势!根本不能好好搭配!”

    黑百合冷漠点头,看了一会儿好吧。算你这个抖机灵耍的好,把幻镜塞给了阿崽高冷霸气的冷笑着“你看看有哪个顺眼的,我去收他做小弟。”

    我皱眉头看着里面那些家伙,大部分都是偷拍的,各种搏斗的场景。怎么看都是魔幻电影里的战斗场景啊,果然凡人的我看谁都好强。

    显然有些东西在吸引他们不停地前进,然后一路上都是各种阻挠开始战斗。我疑惑的看着黑百合“为什么他们都要爬上那个山顶?怎么?又有啥五百年一开花五百年一结果的奇珍异果成熟了吗?”

    黑百合摇摇头,漫不经心的看着八卦杂志“我把一只蛇妖的内丹丢山顶了,然后安排了人在山下阻挠。谁爬上去就是个还能用的家伙。”

    我:……人家修炼那么多年的丹你说丢就丢了!怪不得一个个都疯了似得!

    越来越接近山顶了,这搏斗生死游戏我看着觉得怪无聊的。我把环境还给了黑百合“有什么好选的,谁先上去就选谁吧。再说了他们这一个个葫芦娃救爷爷的,没啥看头。”

    黑百合:葫芦娃…救爷爷…???

    无奈笑了,游戏术语。忘了咱们家大魔王不打游戏“就是一个个往里面送人头呀~这波要团灭的节奏。”

    悠闲地继续肝游戏,猛然想起似乎有什么事情被我忘记了……什么事呢……?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和最近刚换了新家的小别墅。

    “喂,我不是外出拍外景吗?我这是走了几天了?”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大魔王,她楞了一下不自然的转头“在家呆着不挺好的吗?提那些不务正业的事情干嘛。”

    我放下手机,连忙起床准备换衣服出门,显然大魔王做了一些事情瞒着我呢。“别去了,我帮你辞职了。”

    “别做那小演员了,专心跟我征服世界吧。”

    我有点生气,怎么我好好上班就叫不务正业了?虽然我确实对那一行什么都不懂全靠瞎蒙。好吧,征服世界这个理由我接受。也是时候抓紧时间完成任务了!

    我扯开她手里的杂志一本正经的发问“请问我需要做什么?第一次征服世界业务还不是很熟悉,有什么规矩吗?”

    黑百合想了想,恶趣味的浅笑着。眯着眼睛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征服世界真的很难诶,你又不抗打又不能打别人,我实在想不出来你有什么用……”

    ……不用说这么直白吧?委婉点不行吗?

    “不过……没有你的话,我的生活就太无趣了。征服世界我去就好了,我只想回家的时候能看到你。拜托你了,让我以后无聊的人生充满乐趣吧。”

    这煽情又羞耻的台词啊,小姑娘家家哪学来这么多调情的话。二十一转过头,默默地看着窗户里倒影的自己。啊……宿主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冷冷的狗粮天天在它嘴里胡乱的塞。

    夜已深,月亮高挂。

    “嗤……祸害。”三翻了个白眼,明明长得一样都是一样的尸魇。另一个却这么的不争气还拖累了小姐。身为噬魂妖的他不懂小姐为什么好端端的非要养个拖后腿的,还当心肝儿似得护着。摆明的养着一个弱点。

    傻子。

    气息都弱了这么多,这次被削了不少力量呀。三深沉的站在暗处,看着黑百合紧蹙着的眉头,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她在等那个通过试练爬上山顶的‘幸运儿’。

    她看起来脸色不好,三虽不爽她养了个‘小白脸’却也没办法。想起自己去了一趟巫山搜到的那些好东西,顶着一张臭脸噼里啪啦往桌子上倒了一堆像小山高的东西。

    黑百合耐人寻味的打量,三尴尬的移开视线,匆忙的解释着“上次去巫山带的特产,对我没什么用。不用你就分给别人吧。”

    三:千万别分,都是大补的好东西。

    黑百合面无表情的一挥手如数收下,看了一眼僵硬的三,缓和一些语气“谢谢。”三不在意的摆摆手,他需要一个王。拥有主人的他才能清醒拥有坚定无比的力量,这是他们噬魂妖的硬咒。

    他感谢黑百合的收留,却也怒其不争她内心尚存的柔软。

    黑百合看着幻镜里的那个半人半妖的大叔,没日没夜的混战让他狼狈至极。黑暗的尸气森林,无数被妖丹引来的妖怪们蜂拥而至。除去那些不怕死的‘守护者’还有同样为妖丹而来的‘敌人们’。

    危机四伏处处陷阱,食物的缺乏水源的稀有,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暗无天日的黑雾环绕和尸气的致幻腐蚀。

    严则是只半妖,他能坚持到这里他自己都意想不到。哪有什么一鸣惊人无与伦比的妖术,能到这里全靠他咬牙死撑。他要这颗妖丹为母亲续命,说来好笑。

    母亲是兔精,而他会抱着一只小灰兔喊妈妈。场面虽然滑稽,但确实是真的。母亲已经年老了,现世能修炼的地方太少。妈妈还能维持人形这种事情在他高中就结束了,一边打工一边读书还要回家喂兔妈妈。

    他大概是,兔子精里面最魁梧强壮战斗力最强的那一个吧?

    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叔顶着毛茸茸的兔耳朵,一记左勾拳回旋踢干翻了一群黄鼠狼什么的。画面太美效果很震撼。黑百合表示这个人她很满意,很有舞台剧的效果。战斗力也很强,卖萌的神器也有了。这是一位她非常看好的种子选手。

    严则从包里翻出了水果干,形状都很残,那是兔妈妈拼尽全力也想为儿子做的美味水果干。虽然不太美观但是成功了。

    黑百合笑眯眯的看着环境里其他的几位,还是这个兔叔叔更符合她的胃口。鼻子红彤彤的真滑稽,他半人半兔的样子真好玩。大肌肉膀子上白白灰灰的绒毛,就像穿了一身貂似得。看起来老贵气老有钱了。

    黑百合想了想,对了。

    快过年了,给崽买身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