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那欧文家那半吊子的献祭阵,黑百合自然是不相信他们能召唤出什么正统英灵的。不招来一堆邪崇鬼魅都算是撞了大运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家人不走歪门邪道真是浪费人才了。

    黑百合看着自己手被快速的灼伤,滋啦一声掀出白烟,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焦味。她站在深渊的边缘,里面的世界宛如一个异次元看不透看不穿。

    这个爪子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心中更是疑惑。小老头们的着急要夺门而出时,才发现门被这一潮又一潮的热浪给烘烤的十分烫手,若要开门必先掉层皮不可。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松手!放这个妖怪走!”

    黑百合懒得那些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小老头们,她想吃了这个妖怪。最近身体被掏空的感觉着实让她不好受,却也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实力能不能吃掉这个家伙。

    人心不足蛇吞象。

    “既然来了,为什么要走呢?”手很疼,也可能会碰到硬钉子,但她不想松手。直觉告诉她,错过了这个家伙再想找回来就很难了。

    最后那只大妖怪还是走了。

    人家根本不赏脸,挥一挥爪子不带一点留恋。

    黑百合叹了一口气,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她看了一眼欧文家,时间是多么强大的东西,就连欧文家这样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家族也会这样一天。且不说无一人能出头支撑,就连高位长者不争气的连个阵图都画不好。

    ——

    有一只小虫子飞到了我的掌心,我看了很久。决定捏死它,结果它长得太小了,没捏死。不过它吓得再也不敢呆在我手心里了。

    我愣了愣,忽然觉得好像悟到了什么。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心中感慨万分。

    小玉猛地如百米冲刺一般的速度冲向了柜台,拿起了强力杀虫喷雾对那只可怜的小虫子穷追不舍一路狂喷。

    解决掉小虫子,她气喘吁吁的继续收拾房间,不得不说她如果在家政这方面确实是个完美的人选。从细枝末节连窗台上的细缝都一尘不染,楼梯上的扶手闪耀着精心打扫过的光洁。

    ‘紧急任务:危机拯救。请宿主在10小时内找到并救助男主角,送往安全地区即可。’

    许久未听到这淡漠机械女声,我呆了一下。紧急任务?正义的小伙伴怎么提前出场了?这不是还没到末日……

    突然,我地面起伏抖动着,整个房间摇摇欲坠的晃动起来,天花板上抖下了许多粉尘,我惊恐的抓紧了床沿。水杯在杯子里不安的抖动着,水纹一圈一圈的荡漾拍打在杯上。

    我连忙下了床,家里灯光忽闪忽明,震动愈发强力,窗外的城镇也是如此。稀稀拉拉的灯光熄灭了一大半,兵荒马乱的尖叫声哭喊声一时不绝于耳。

    是地震?!

    小玉风风火火的冲到了我的房里,她急忙的要拉着我从房间里逃出去——地震停止了。我们俩大眼瞪一小眼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玉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震惊的微张着口瞪着外面一动不动。我转头望去,是星陨坠落了。

    看上去非常明亮是那种耀眼的光亮,发着“沙沙”的响声,有时还有爆炸声。火流星消失后,留下了云雾状的长带。

    一开始只有一颗,越来越多的火流星坠落后。爆炸的威力越来越大,一颗又一颗跨越了大气层不断的接近着地面。

    不对劲。

    我低头看着自己后花园,那里不知何时起聚集了一群丧尸。越来越多的生面孔,夹杂着泥土和腐烂的味道,时不时有着新鲜的生气。

    我的后花园,快被丧尸挤爆了。

    拍了拍小玉的肩膀“放心吧,我要出去一趟。你也赶紧把老太太接回来吧。”老太太还不知道自己变成了‘死人’现在有丧尸的出现免得出了茬子。

    匆忙的换上衣服,准备出门时金豹拦住了我的去路。他一张年少稚嫩的面孔极容易给人好感,可惜性格却跟皮囊差了太多“王吩咐了,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

    我不吭声,脑子里面早就跟系统吵得天翻地覆了。

    “怎么突然就有紧急任务了啊!”

    ‘我不知道啊!’

    “那怎么忽然就末日了?!我们不是一直都走平和稳重路线吗?!这激进流的进度?!”

    ‘我不知道啊!’

    “那我现在的任务怎么回事?!末日已经到了任务进度呢?!非要等到主角踢翻我和黑百合才算任务结束?”

    ‘那我也不知道啊!’

    “主角那么弱还要靠反派去救,等他成长起来崽踢翻我和黑百合?笑话。他根本追不上黑百合的实力,那我任务不就是怎么都完成不了了?”

    ‘这个……我不知道啊……唉操!我怎么没有一件事是知道的?!’

    我叹了一口气,我这个智障宝宝、智障系统唷。低头看了眼挡在身前那只手和金豹坚毅的眼神,态度是不容拒绝的固执。

    怎么办?比我还弱,渣的一逼的主角还等着我去拯救呢……

    这么想着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半透明,和黑百合一样化作了一缕一缕的黑雾往着外面散去。金豹惊慌的紧缩瞳孔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一直轻视的二小姐。

    连忙变回原身怒吼一声兽哮,急忙一跃而起追了出去。

    奇妙的感觉。

    我上天了。

    火流星炸裂迸发的陨石块四处坠落着,砸倒坍塌了一些房屋和被砸伤的路人们。天空是瑰丽又绚烂的美景,火流星炸开的时候火花飞溅绚烂夺目。

    却也是无情的杀器。

    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就在这种紧急时刻趁火打劫惟恐天下不乱的人居然也出现了。人性这种东西真是……

    望着不远处闪烁着的小红点。我站在这一片残砖断瓦满目萧然前,说是废墟也不为过。一块巨大还带着余温的陨石正巧砸落在那儿。

    陨石散出来的能量并不让我觉得舒服,一波又一波的热浪让我觉得头晕恶心。是辐射?还是什么连尸魇这个身体都排斥的东西?

    强忍着不适,我拉扯着已经变形的铁门,翻找着入口。不难看出这是一栋小型的住宅楼,密密麻麻的住宅楼都挨在一块儿被毁坏的七零八落,而这里却是被毁得最面目全非的那一栋。

    闭上眼寻找着生人的气息,过不然。在废墟不远处看到了那人的大概样子。看着二十左右的一位青年,他蜷缩在床底避免了被重物砸到,怀里还紧护着一个小女孩。

    那就是我要救助的男主角?还是买一送一呢。

    知道了人在哪个地方再动手起来就方便许多了。

    李明不断安慰着自己的妹妹,小姑娘总算镇定下来呜咽的抽泣着。他也不知道能撑多久,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和妹妹就真的要死在这里。

    虽然在妹妹面前说一定会被警察叔叔找到,会被救出来等等。他其实也明白的,这么浩大的一场劫难。人人都是自身难保,又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救他们?

    他只是惋惜,他妹妹李心才10岁还未见过外面的花花世界。还有大把大把的美好时光却要和他一起在这里等待着死亡。

    “喂,里面的。死了没有?”

    李明惊愕的听着这陌生的女声,他嘶哑的嗓子吼着不成字的破音,生怕外面的人走了。那是他和妹妹求生的最后一线希望!

    身上沉重的床沿被猛地掀起,李明被突然起来的光线刺到双目,他被困在那黑暗密不透风的坏境有一段时间了。来不及等视线恢复抱着妹妹急忙爬了出来。

    不过一会儿他双目恢复了清明,他看着救他的那个人。看到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的人居然是个漂亮甚至瘦弱的女孩时,让他瞠目结舌。

    女孩皱着眉,面色惨白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他还来不及道谢,衣领被猛地拽起双脚腾空。短短一瞬竟离地有数百米高。

    李明吓得抱紧了自己的妹妹,小女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兴奋的看着外面的,毕竟舞法天女可都是会飞的!说不定她们就是遇上小魔仙了呢!

    不能像哥哥一样,会被‘偶像’当作乡下土包子的。城里gril可不能这么给‘偶像’丢脸。李心睁着大大的眼睛,脸蛋红扑扑的。她兴奋的问着“姐姐!我们是要去魔仙堡吗?!”

    我趔趄了下,差点从天上掉下去。对着天真傻白甜的小萝莉艰难的维持着笑容“不是哦,魔仙堡要等你长大以后才能去。姐姐要送你们去警察局,让警察局叔叔给你们找个家。”

    小萝莉失落了一会儿,刚想说些什么警察局已经到了。小萝莉恋恋不舍的望着‘小魔仙姐姐’的方向还是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却被拉住了,我回头。是那个男主角,他脸蛋憋如同上了红色颜料一般,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通顺的话来。

    我皱眉“有事?”

    再不赶回去黑百合该着急了。

    李明点点头,他刚刚在黑暗里面勉强能确定女孩是个漂亮的。在灯光下当他看到那侵略性的面容,硬是憋红了一张脸。

    我看着男主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该走了,变天了呢……”

    似呢喃又似感叹,他不懂女子话语里那空落落的失落感是什么。只记得她消失的时候如同幻梦一般,耳边残留的是她的那一句无奈的‘活下去,变强吧……’

    嗯,谢谢你。

    神秘的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