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如赶着坐火箭的速度赶回家了,依然是赶不上黑百合的黑脸。

    她坐在沙发上,穿着一件宽松半透白色的衬衣,漫不经的翻着手里的杂志,对我视若无睹。小玉怜悯的眼神丢了过来,却并不打算帮我。

    我看向金豹,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头转到一边去了。好吧,知道你们都不敢惹她。一时间我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只好像小时候罚站一样杵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客厅里安静的只有黑百合翻书时沙沙声,这静谧却杀气四伏的情景让人想夺门而去,可是我不敢。

    许久,黑百合放下了书。“出去了?”她不看我,这样也好,因为对上她的眼睛我就不会说话了。

    深知自己是犯错误了,抱着多说多错的想法只敢嗯了一声。黑百合看向我的目光很是复杂,等了许久她才悠悠的来了一句“翅膀硬了,就开始不听话了?”

    我沉默,系统和任务是不能让她知道的。黑百合不怒反笑,反手就将书丢在了我身上“外面的世界那么好,那你走啊。”

    我看了她一会儿,不知该如何是好。结结巴巴要解释的话在嘴巴晃了一圈还是没说出口,大粉胖子噤声缩在我的口袋里瑟瑟发抖。

    糟糕了,惹大魔王生气了。

    踌躇了一会儿凑了上去,低声求饶着“我错了,好姐姐。别生我气了。”显然黑百合不吃这一套了,我低头收敛了眼眉,苦笑着。“那等你气消了,我再回家吧。我走了。”

    黑百合沉默了,眼睁睁看着阿崽离开了家门。小玉瑟瑟发抖的端着一碗汤“小姐……?这个给二小姐的补药还要吗……?”

    她低头接过碗一饮而尽,一言不发的回了房间。

    我站在家门口看着外面那群围观我的丧尸们,显然他们还不太懂为什么我也和他们一样傻站着。摸了摸他们的光秃秃的脑壳,望着漫天星尘。

    浩劫结束了,真正的灾难也要来了。

    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家好几眼,又看了几眼光荒凉一片的外面。哎呀,被赶出家门了。脱掉漂亮却磨脚的高跟鞋,换下了奢华美丽却束缚了身体的礼服。

    脸上抹了上了脏污的泥土,褐色长卷发被高高扎起。一位穿着帆布鞋t恤牛仔裤的女大学生形象跃然而出。摸着那精致的小礼服,这些漂亮精致的东西全是黑百合替我准备的。

    她总是把我养得像个与世隔绝的小公主一样,说实话她控制欲和独占欲确实是让我有一点不高兴。但是……因为许多原因,被人这样放在心里疼爱,这种被她需要的感觉却又让我欲罢不能。

    人就是贱。

    收拾好衣服放在背包里,从破碎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愣了愣。我现在和那些刚逃命出来的人并无什么不同。一样的狼狈一样的脏颓。

    我混在人群之中,看着他们自相残杀相互推搡。一群丧尸逐渐向这个小人群靠近着,我收敛了气息。不打算告诉他们已经变天了,这个世界上多了一种致命的危险——丧尸。

    女子尖锐的哀鸣震惊了还在为食物打架的人们,他们望去那发出声音的地方。那是一群磕磕绊绊向他们走来的怪物们,青灰色的皮肤布满紫色的血管,嘴里留着透明的液体呜哇呜啊的发出破碎的单音。

    黑色尖锐的指甲,灰白的眼瞳,带头的那位尤为惨烈,他的眼珠带着组着耷拉在脸上,脑袋凹陷下去一个大坑流出白色的脑浆,手和脚都是不自然的曲折着。但是他仍然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似得摇摇摆摆的追上了人群。

    很好,简单粗暴。怎么看都不是人类,他们应该已经反应过来了。毕竟国内丧失题材的电影和游戏可不少。

    顺着惊恐的人群一起逃跑着,这浩浩荡荡一大片人群争先恐后的奔跑着。我却脑补到了年的马拉松大会,回头看了一眼那慢悠悠却还紧追不舍的尸群。

    能这样轻而易举的逃命也没一段时间了吧?到了后期丧尸进化再进化出各种各样的奇型品种,人类激发出来的异能是否足够他们保命呢?

    随着人群东躲西藏了几天,四处奔波对于不是人类的我来说还算好。可对于那些可怜的孩子和妇女来说似乎并不是那么好。至于老人,早就被那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舍弃了。

    真残忍。

    我没权利说什么,毕竟这一切的发生是我所期望的,虽然它来很突然让我也措手不及。从背包了拿出来几颗糖果偷偷塞给了那个饿的迷迷糊糊的孩子。

    孩子的母亲瞪大了眼睛望着我,紧抿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水汪汪的眼睛里是无声的感谢,我摸了摸那个孩子的额头。她在发烧。没意外的话她应该是第一批进化异能的人了。

    不动声色的看着女孩肩膀上那蝴蝶纹身似的胎记,她是女主角。啧,男主角果然是个妹控,这个孩子比他妹妹大不了几岁而已。真是个隐形的变态。

    “喂!女人!你把什么东西塞给那个死丫头了?!”

    男人粗鲁的踢翻了破烂的铁板,哐哐哐的声音十分扎耳,吓得身边几个女孩都躲到了一边。我抬头看着那个剃着短寸龇牙咧嘴的小混混。

    利落的背上背包,安抚似得看了一眼被惊吓到年轻母亲“没什么。不关你的事。”那男人眯了眯眼睛,二话不说拿着手上的铁棍直挺挺的打在了我的后背。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样忽然动手。

    男人惊恐的望着自己手上已经变形弯曲的铁棍,他望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惊愕和恐惧,更多却是不解。我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没什么感觉。

    尸魇的身体真是强大啊。睡醒以后我感觉到了身体里面源源不断的力量,黑百合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下了一番大功夫的。

    我好想她,她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抛开那些开小差的思绪,我盯着那个小混混。他后面那四五个成群的男人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从数量上来讲,我不占便宜。但是从力量上来讲,我怕打死他们。

    “你……你……你是个什么东西!?”对上他惊恐的表情,恶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看着他被我打飞在墙上。这摇摇欲坠的房子都抖了三抖,震下许多尘土。那混混吐了一口血牙陷入昏迷。

    我看着那四五个目光里夹杂恶意和惊恐的男青年,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们也要来吗?”他们怂了,背着那个晕厥的家伙躲到了角落。

    他们作威作福有一段时间,只是我不想理会。毕竟末世了,人心能丑恶到什么程度必须要给众人一个警示。我或许能庇护他们一段时间,一旦我走了。这群小绵羊被饿狼啃光了也说不定。

    末世,最可怕的还是人心呀。

    我回头,发现小萝莉已经醒了。她如小鹿斑比一样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许久,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萝莉即正义!

    啊呸,可爱即正义!

    小萝莉手上是还未吃完的奶糖,她不舍的捏着奶糖软糯糯的声音道“姐姐,谢谢你的糖。这个给姐姐吃。”

    我摇了摇头,小萝莉眼睛一亮把糖塞进了母亲的嘴里。几颗糖被母女俩吃的干干净,小萝莉舍不得丢掉还有着糖果香味的纸衣。

    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慢悠悠的将纸衣折成纸鹤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谢谢你,我是依依妈妈,真的谢谢你。”我笑着“没什么。依依现在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小萝莉摇头,我看见她身上漂浮着淡淡的绿色气息。是植物和朝气的味道,看来她觉醒了异能只是还不会使用而已。

    我抬头,这些天来一直和我关系还算融洽的人,他们用一种我看不懂眼神看着我。我低下头假意不曾发现这事。

    “咳咳……那个……君阳啊。既然你那么强为什么不说呢?”我抬头望着他们,不愿说这些。一位大婶再也憋不住跳了出来“小姑娘既然你早就有办法为什么不一早收拾了他们!”

    听到这那几个男人恨恨的瞪了一眼,大婶下意识的畏缩了一下。想到有个大靠山立马直起来了腰板,对他们龇牙咧嘴的吐了口水。

    “人,总要看清现实。现在,你们看清了了吗?”我望着他们,一片沉默。一声哭啼打破了沉默,是个小男孩。他担惊受怕了好几天又一直没有食物和干净的水源。他已经忍不住了,想到以前香甜的蛋糕,美味的汽水。更是忍不住。他的妈妈也是皱着眉头,这孩子被他们惯坏了。

    怎么都不肯止住哭啼,生怕被人丢下的她。怒急之下打了自己宝贝儿子一耳光。孩子这下哭的更大声了。“我饿!我要吃东西!嗡嗡嗡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面对那妇女哀求的眼神,我视若无睹冷冷的丢了一句“让他哭,把丧尸引来了就好玩了。大家都饿,可都在忍耐着呢!”

    妇女一狠心捂住了儿子的哇哇大叫的嘴巴,勉强发出呜咽的哭声。她沮丧落魄的低头道歉着“我……对不起!我们家孩子给大家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