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大家愁云惨淡的样子。背上背包,准备出去。

    “还有力气的,带上家伙。跟我出去找吃的。不出去的留在家里把卫生收拾一下,在房子周围弄点阻碍物屏障篱笆什么的。”

    大婶猛地一巴掌拍醒了自己老公,火急火燎的催促着“快!跟丫头去。大娘我在乡下最会弄这些东西了!丫头放心,回来保准给你弄的妥妥的!”

    点点头,看了一下这几个精神状况还算不错的几个人。

    黑百合眯着眼睛,地上的烟头七零八落乱七八糟。她在这看着阿崽有几天了?三天又九个小时了吧。自嘲的笑着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躲在这个地方看着她。

    摸了摸心口,空落落的有点酸涩。

    她转头看了一样那几个正商量着什么的小混混,“那个女人要是能弄到吃的,就让她活几天。”另一个青年有点慌“大哥,她那么强……会不会是……?”红发青年摇头“我看不像,等哪一天她没用了。就……”他比了个杀人的手势。

    黑百合嗤笑一声,不自量力。吸走了她大半力量的阿崽怎么会连这几只虫子都搞不定,明摆着还是心软作祟。替这些软弱的家伙寻找食物也是,怎的还是这般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摁灭手上的最后一根烟,射出几缕黑气扎入了那几个意图不轨的混混身上。她眼里的黯淡和杀气纠结着。她挂念的人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外面漂泊还不肯回家。

    叹息呢喃着着“快回家吧……我不生你气了。”化作黑雾消失在那不远处的树上。

    绕开了几个丧尸群,总算找到了一家废弃的便利店。挖挖捡捡总算收获了一些包装没坏的罐头面包和矿泉水。我看着那几个人背包已经鼓囊的装不下,喊了一声赶紧回去了。

    “呃……小姐,这些不带回去可惜了。”我望着那个憨厚大叔一脸心痛的表情。“留着吧,万一也有人和我们一样出来找吃的也算留点活路给别人。我们这次收获的足够多了。”

    大叔点点头“对头,万一人家有娃儿有婆娘怎么办。是我想岔了。”大叔把东西装在一个小箱子里用东西遮挡好,避免被人踩坏暴晒过期。

    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几只野猪和麋鹿,我恍惚着,才想起来这附近有个动物园。将背包丢给了大叔,捡起石子砸晕了好几只动物半拖半扛的全拉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果然,那寒颤的小仓库已经被缠绕着荆棘的木头围绕着,张牙舞爪的尖刺和厚重高大的木头深陷地底,坚固又满是攻击力。

    大娘看着那两只油光水滑的野猪和健壮的三只麋鹿,两只星星眼直放光“我的亲娘诶!丫头你是我的偶像啊!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看着大娘不自觉的擦着口水,大叔忽然觉得自家的傻婆娘很丢人。我淡笑着,看着剩下的那十三人个个手上都是红肿着,有的还包扎着伤口。

    就连小孩子们也拿着比自己还高的扫帚努力的打扫着卫生,很好。没有熊孩子。也没有熊大人。前段时间因为不敢外出都在门口一旁的草丛里解决生理问题。

    现在大婶在那个地方立了个简陋的小茅房,挖了个大坑通到外头的一条沟里。我点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那几只晕厥的动物牵到空地用剩余的木板围了起来。

    对上他们期待的眼神,我点点头“人都齐了吧?我们把东西分配一下。只要干活了就人人有份。”

    我看了一眼那个眼睛还是红彤彤的小男孩,他乖巧又不安的坐在那里,手上和脸上都是灰扑扑的尘土,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渴望的望着我们。

    把面包和牛奶递给他,小男孩点点头“谢谢姐姐。”

    看着狼吞虎咽的众人,脸上都是幸福和满足。我叹了一口气拿着一瓶水慢慢的喝着,想到动物的事情决定还是要说一下“这附近有个动物园,要是看到有动物不要杀了。抓回来养着做储备粮食。”

    “现在也就是剩下野草遍地疯长了,好养活。”回应我的就剩更大声的吞咽声和点头。我苦笑,看来真是饿惨了。

    摸了摸小萝莉的头,她神秘兮兮的抱住我小声道“姐姐,我会魔法了!”我挑眉,看来是会用异能了“是吗?能给姐姐看看吗?”

    小萝莉鬼鬼祟祟的拔了一颗小草,恹恹的小草在她手里立刻就疯长成一大簇,青翠欲滴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口。

    “真厉害呀……那依依以后就多长一些小草喂小鹿吃好不好?”小萝莉笑眯眯的点点头。很好,家畜的口粮也解决了。

    这个简易版的‘救助基地’也算是逐渐成型了。

    入夜了,几个人轮流着守夜。他们要看着火和外面的声响,必须时刻警惕着。末日的夜晚比冬天冷多了。一个不注意火熄灭了也许会让四五人都患上了流感。

    我看着背包里的小礼服怔怔出神,紧抱着背包细细的闻着那淡淡的香味,我想回家了。想到就马上行动,匆忙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轻手轻脚离开了这个地方。

    当我再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心里犹豫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敲响了门,等了一会儿是小玉迷迷糊糊的开了门。看清是我以后她笑了一会儿,松了一口气般“总算回来了。”

    接过她递给我的手帕,胡乱的擦了擦自己的脸,把背包交给了她,跑去浴室洗了个痛快澡。我偷偷摸摸的回到了房间,灯还亮着。

    我躲在门缝外看了一会儿,黑百合还没睡。在黄色的暖光下她看起来又优美又慵懒,像一只休憩中的猫咪。

    “你还要站多久?”

    我愣了一下连忙推门而入走了进去,她看起来心情还不错,我不安的偷偷打量她“我回来了。你……还生气吗?”

    黑百合陷在柔软的窗里,她的目光迷蒙又清澈,嘴角是我看不懂的浅笑“我不知道啊~你哄哄我。”

    看着阿崽笨拙又单纯的牵住了她的手,无奈的笑了。一把将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抱进怀里,呼吸喷洒混杂在彼此之间。

    黑百合看着她眼睛,心底呼之欲出一句‘好想你。’,她忍住了。

    “只是拉手怎么能哄的了我?”语毕,她不愿再多说什么。抱紧了怀里人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吻上了那因为吃惊微张的红唇。

    阿崽是吃惊的,是青涩又害羞的。味道和她想象中的一样,也是最甜美的。

    昏暗的房间回响着暧昧的啧啧水声,一两声娇憨的哼声,双眼迷蒙,嘴唇泛着刚亲吻过的光泽。顺势解开了她的衣衫,不明晰的灯光下她的白皙的身躯是那么的神圣又神秘。

    她喘息的时候起伏的胸膛和微微颤抖的腰肢刺激着黑百合的感官,她颤抖着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娇羞的女孩儿。从纤细的脖颈到柔软饱满的胸脯细细碎碎温热的吻轻轻落下,她硬了。

    吸允着那小小的乳首,她情难自禁的低呼和颤抖让黑百合欲罢不能。她未曾见过阿崽也会有这样的一面,而这些画面能轻而易举的逼疯她。面色潮红的她,低声喘息的她,渴望又害怕的她。这样单纯又充满诱惑的她,黑百合眯了眯眼睛。

    一双手灵活的手伸向了她的裙摆,她紧张似的夹紧了双腿,抓紧了黑百合的手。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滑入口中,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她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这些都变成了让她意乱情迷的毒药。

    阿崽在她的怀里被吻得瘫软无法反抗,脱下了她的裙摆,在灯光下她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蕾丝内裤。前端已经有些湿了,她心虚的别过头去耳朵却染上了一片绯红。

    黑百合慵懒的笑意,慢慢的脱她身上最后的一件衣服。像再拆最心爱的礼物,可这袭脑而上的羞耻感像凌迟一般折磨着阿崽。

    笑容和吻,麻痹了她的大脑。

    赤果的她在黑百合面前如同美味甜点,黑百合娴熟的摸到她的两腿之间,手指挑起那透明的液体黑百合笑容更深。

    手指探入更深处四处寻找着什么,捏捏按按都让她喘息不已“唔……不要……呃……嗯……”

    摸到一块凸起的小圆点,柔软布满了肌理。每一次恶意的触摸都让怀里的人惊呼颤抖,黑百合咬着她的耳朵,热气呼在她的耳边“那里——很舒服吧?”

    对上黑百合深邃的目光,对于阿崽来说,她的笑容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呐?告诉我——想要吗?”手指利落的拔出带出了许多粘腻透明的水渍,她抖了抖。

    身体好像失去了一部分一样,每寸肌肤都尖叫着渴望更多的触摸。

    “……别离开我。”

    对上怀里那人渴望的眼神,黑百合收敛了笑意。自顾自的解开了身上的睡裙,一丝不挂的在她面前。目光深沉,凶恶激烈的吻逐一落下。

    像野兽一样。

    手指恶意的搅动着,快速又用力,痛苦又让她觉得愉悦。黑百合紧捏着她的下巴,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霸道又怜惜的吻却还是不小心弄破了她的嘴唇,血腥的吻。

    “既然招惹我了,就不要逃。哪怕死,也是我的人。”回应黑百合的只有更激烈高昂的喘息,一夜,春色无边。

    天亮的时候,黑百合是第一时间醒来的。昨晚劲烈的运动做的很晚,身体每一个地方都欢呼着,十分舒坦。望了望床边还熟睡的人儿,眼角是哭过的红痕,唇被亲的红肿此刻看起来更加吸引人去亲吻。

    抱紧了怀里人,怜爱的亲吻着她的额头,她似没睡醒的小猫似得不安的哼了几声。许久她也迷迷糊糊的醒了。还来不及害羞就被黑百合的话语打断了思路。

    “你看那个圆形彩虹漂亮吗?”

    阿崽四处望了望,窗外不远处确实是一道漂亮的圆形彩虹,很少见却也十分美丽。“嗯,我老家都叫那个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