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万万没想到。

    会有这么一天。

    真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强那啥奸不成反被那啥操了。这回真是应验了那一句,风水轮流转,明天到我家。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对不起,你是个好女孩……我只是把你当作妹妹……昨晚的事情,忘了吧。”

    黑百合不冷不热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跑了。我抱着被子懵逼的看着二十一,这套路不对啊……我不是走那种‘大家都爱我’、‘宇宙无敌美少女’、‘玛丽苏综合症’路线的吗?

    不知是气得,还是冷得。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我捏着二十一无措的问着它“我这是……呃……嗯?”

    大粉胖子抖了抖,噤声不愿讲话。它怕说错话让宿主的理智彻底崩掉。

    “说话。”

    二十一倔强的闭紧了嘴,宁死不屈。

    “啧,我是不是被套路了?眼巴巴凑上去之后,结果人家吃完不要了?”我心口有点疼,几次呼吸不畅。

    这一刻,我体会到了,被科技玩弄的滋味。明明只是个npc,什么都是假的。居然把我……套路了?呵,真厉害呀,我都差点要控制不住的欢呼鼓掌叫好了。

    二十一安慰似得蹭了蹭我“不要在意啦,这不是我为你安排的世界线……所以……回到正常世界线就好了!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再发生了。就当做了一场梦吧!”

    我很想骂人。

    但我做不出来。

    已经这么狼狈了,若是还不能保持冷静自若的风度。

    那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连同最后的尊严。

    我发誓我没喜欢过她,只是心存好感。和之前那些攻略目标一样,我发誓。她的存在可有可无,失去她也不过偶尔怀念。绝对没有什么心碎,也不存在什么心如死灰。

    可我就是他妈的很难受。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换好衣服,梳整齐头发,做好表情。

    笑眯眯的和小玉打了招呼,若无其事的出门。我要去找那个逃跑的家伙。不撕烂脸皮不说清楚我心里的那种钝痛感是不会消失的。

    我又发现了一件事。

    明明是我最熟悉的人,我却不曾真正的了解过她。她在哪里?她在做什么?平时爱干嘛?这些我都不知道,只是一味的被她理所当然的圈养着。让我忘记了这根本不是属于我的任务界面。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是为了我而运转。哪怕我死掉了,也依旧如常。

    哽了哽,惊觉发现了此刻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系统“二十一,告诉我现在黑百合去哪里了。”

    二十一报了定位,我看着面板上闪烁的小红点,急切的向她的方向走去。

    刚开始还安静不动的小红点,现在一点一点偏离轨迹离我越来越远。是巧合……?还是那个家伙……在躲着我?

    沮丧是什么?

    我想我懂了。

    一天之内能体会这么多感觉,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抱紧了一旁软绵绵的系统君,委屈和失落巨大的阴霾笼罩着我“已经……够了。完成任务我们就走吧。”

    不想留在这个让人伤心的世界了,也不想再看见那个让人伤心的混蛋了。

    ————

    黑百合冷冷的站在高空,看着不远处的女孩失魂落魄的走了。三猥琐的笑着“怎么?跟你家小情儿闹别扭了?”

    向来对这些无所谓的黑百合恼羞成怒似得给了他一巴掌,“闭嘴。我和她的关系仅仅是当作家人而已!再满嘴跑火车,我杀了你。”

    三莫名其妙的捂着被打肿的脸,怎么回事?今天吃了火药似得,还不让人说笑话了。真是无趣。黑百合冷漠的一转身化作黑雾消失不见。

    对于那一夜的意乱情迷,她是罪魁祸首。很想回到过去抓住自己暴打一顿问‘为什么?’,但其实她心里都清楚。做了就做了,懊恼却并不后悔。

    她享受那一夜。

    那一晚是甜蜜的让人软烂的。

    而她却不愿意面对醒来后的关系改变,最近亲的关系除去家人。她不知道如何应对别的关系,爱人?真是令人着迷又害怕的字眼。

    黑百合回到了家,却隐藏了自己身影。躲在一旁看着阿崽心灰意冷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她要离开了。

    黑百合心里有点着急。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她,必须要做些什么……才行。顿了顿,放下了伸出去的手。不行……。她不能再做出这种逾越界限的事情了。

    她的爱。

    她要不起。

    能回报的很少,还是就此停下吧。

    黑百合本身就不适合恋爱,她内心的深处的占有欲、控制欲、多疑。会在爱的滋养下愈发明显,说到底她还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

    毕竟她是那么一个糟糕的人。她不想伤害那个她宠爱的女孩,便只能放开她的手了。

    尽管如此,她却还是每天像个变态一样偷窥着阿崽。不是已经决定要放手了吗?为何……还这样不死心的紧跟着她的后面?

    真是难看啊。

    大妖怪的脸面都遗失殆尽了。

    阿崽又混迹人群中了,每天和那些讨厌的家伙打丧尸过日子。看起来……阿崽似乎一点也不想念过去的房子、一点也不想念小玉……和……她。

    黑百合恨得牙痒痒,瞳孔里诡异的红光骤现,想杀光这群……碍眼又抢走了阿崽注意力的家伙。忍了忍一腔怒火,放下了手里的长剑。

    最近,那个叫李明和李丽的兄妹俩和阿崽走的很近。

    尤其是那个让人不爽的男人,黑百合冷笑着。她明白的,那男人的眼神,可笑。可是,为什么阿崽会特殊的对待他?为什么比别人都多看了他几眼?为什么要指导他怎么快速的提升实力?

    到底想做所什么?黑百合收敛了眼眸,嫉妒和仇恨把她变得更阴沉。是想背叛她吗?还是……那么快又爱上了……别人?

    爱上了这个……男人?

    她的崽,可不是谁都能指染的。

    这个窥视她宝贝的渣滓。

    好想杀了他。

    杀了他吧。

    偷偷地,只要假装被丧尸袭击的样子,就能蒙混过关了吧。

    “你是谁?”李明不解的望向那个模糊的人影,捏紧了手里的武器。万一是丧尸的话,他必须快速的通知所有人。

    黑百合默不作声,目里凶光毕现。手里的邪气蛰伏在男人的脚下四周,这么孱弱的人类。呵,她只要动动手指,这个家伙下一秒就能被邪气戳个稀巴烂戳个千疮百孔。

    “你在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冷漠。黑百合慌乱的回头,背后是忽然出现的阿崽,这幅丑态……也被她看到了吧?

    黑百合慌神松懈的那一刻,蓄势待发的邪气不受控制的四面八方向李明冲去。分明是要置他于死地的架势。

    男人痛苦的叫声唤醒了黑百合,她的阿崽着急的奔向了那个气若游丝的男人,背着他急忙的走了。由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

    黑百合:……

    三:……事情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还严重……

    ——

    我愧疚的替倒霉的男主角包扎着伤口,也不知道那个混蛋忽然发什么疯来找男主角的茬。不管怎么说,男主角差点被炮灰了。这个任务还失败的话,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叹了一口气,望着被包成木乃伊的男主“没事吧?还有哪里疼?”

    李明艰难的摇摇头“没事了,麻烦你了。”好在绷带挡住了他的脸孔,不然这幅窘状被心上人看到了。他以后再没脸面面对这个女孩了。

    准备离开的我,被他猛地拉住了手。李明对上那一双清澈透亮的灰眸,贴心话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我……其实喜欢你很久了!我不是那种……呃……那种随便的男人。我想,如果你不嫌弃我,我们能不能……”

    黑百合并没有走,她不愿意就这么走了。此刻她无比痛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这么远却还能看的这么清楚,一词一句听得明明白白。

    阿崽温柔的抚摸着那个男人的额头,面带浅笑的样子“有什么事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谈。不着急,你好好休息吧。”

    呵,看着挺般配的。怎么就那么刺眼呢?

    吹熄了蜡烛,关好了房门。我看着不远处站在阴影处的黑百合,眯了眯眼睛。她看了多久?又或者说她甩了我以后,偷偷摸摸的跟了我多久?

    心尖在微微颤抖着,疼痛,酸涩,无力感。不过还好,这些,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努力维持着疏离又礼貌的笑容“亲爱的……姐姐,你就没什么解释吗?”

    “大晚上出来袭击一个无辜又弱小的人类,可真不像你的作风。还是,你就喜欢这样玩弄一个可怜的人?”

    黑百合沉了嗓子“你呢?那个男人跟你什么关系?整天跟这些垃圾混在一起,真是丢人现眼。”

    不是的。

    为什么,恶毒的话语,压抑的嫉妒和仇恨一同汹涌而出。

    “你就这么不自重吗?这么希望有个人爱你吗?寂寞的不得了所以找了个这样的男人?你们上过床了吗?我想应该没有吧,要是上过床他应该早就对你没‘性’趣了。”

    “你床上那僵硬的姿态,估计也只有我能忍受了吧?我还想说为什么要偷偷地一人走,我不在你就能到处勾引那些渣滓是吗?”

    风很冷,今天的夜晚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真是黑暗啊。

    但这些都比不上站在我面前的那个人,她高高在上的态度,嘲讽的冷笑。吐出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像是匕首插在我的心上。

    好疼,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

    粉色的系统努力的拉着我离开,我却像被定住的木头一样。傻傻的站在那被她的冷言冷语伤的体无完肤。

    “呵呵……是这样吗?”

    “我以为你是爱我的,哪怕有过一点儿。”

    “现在看来,是我犯了个不得了的错误呢。”

    我也有热泪,都给了眼前这个混球。也有过为数不多的真心,也都给了这个混球。我以为,我不会对这个游戏里的任何一个角色动心。

    可那都是我以为。

    是我输了。

    怔怔的望着那个该死的混球,脸上温热的液体肆意的滑下,颤抖的声音“就到这,为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