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手摧毁自己最心爱的宝贝是什么感觉?

    懊悔、煎熬,看着她流下的泪水和绝望的表情。只希望时间倒流能重新来过,心疼她的痛苦想替她承受。才惊觉,这些痛苦都是她本人给予的。

    爱不得,恨有所失。

    黑百合无措的看着离开的阿崽,为什么……她为什么总是伤害自己最爱的人?

    三作为她的随从,看到这些也不如何是好。他一向自由张狂惯了,这情情爱爱的琐事他不懂。哑了哑,嘴边安慰话又咽了回去。

    黑百合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颓然的放下了“走吧。”

    渴望光明和温暖的人,注定会被阳光灼伤。可她的小太阳,被她毁了。她摸了摸胸膛,很疼。比雷劫那会疼了千百倍。对这份感情最大的成全,大概就剩离开她了吧?

    太亲近了,总会忍不住刺伤她。这么痛苦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保持距离就好了,她……后悔了。如果一生都作为旁观者,作为她的家人就好了。

    让爱的种子沉在心底,根须交错盘旋。终生不见阳光,默默守护她,就不会两个人都这么痛苦了。

    可世间从不让人有机会重来。

    这便是人生最遗憾也是最精彩的地方。

    ‘那个…不如放弃任务吧?’

    ‘诶!我的意思是本来这个也不是原本的线路,本来就是图着做的开心轻松才做一做的…’

    ‘并不是说都是宿主的错才推脱的!我用我的积分抵押,就不会有失败惩罚了。’

    我恍惚的看着毛绒绒的系统,绿豆大的黑眼珠里都是不安和心疼的情绪。

    智能机械…吗?

    你的关心是真的吗?

    还是说…又是这个电子游戏给我制造的假象?

    瞎矫情什么呢。

    所谓是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作完。和自己做的饭,哪怕像屎一样难吃,也要哭着吃完是一样的。

    (此处省略1字复杂的内心活动)

    “不用了,我还没废到那种受了伤就落荒而逃的地步。”胡乱揉了一把二十一,望着远处的风景怔怔出神。

    “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有权限调整情绪的。”

    二十一为难的看着我“但是……”

    “调整到最大。不然……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这些任务吧?”我没法保持冷静和理智,对于游戏位面的参与者来说这是致命的。

    “好吧。”

    ——

    再睁开眼时,窗外的阳光跟平时一样。鸟儿的叫声唤醒了一个平淡又枯燥的早晨。

    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那里已经不疼了。昨晚那如同万箭穿心的感觉就像一场噩梦,挥之不去的言言恶语我已经记不得了。

    真是厉害,不过一夜的时间。

    “没事吧?感觉还好吗?”对上二十一担心的眼睛,我笑了一下。“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谢谢你。”二十一点点头,它不敢开到最高权限。

    想来中级应该也够用了,它是有私心的。不希望这一份它和宿主说不上是友情还是亲情的感情,被抹去。最高级的……那时候宿主就不是原来的宿主了。

    拿着为数不多的积分换了几瓶特效药,去了男主角的房间。他还睡的跟死猪一样,真是太懒散了。这样的警惕性……指望他打倒黑百合?

    果然还是我努力修炼跟黑百合开战比较有希望。然而这些都是我不能替他去做解决的,把药一股脑灌到了他嘴里。扒开绷带看着那些狰狞外翻肉慢慢的融合恢复原样。

    应验了那句土话——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唔……白小姐?你!你怎么来我这里了?!”李明紧张同时带着一丝窃喜,他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过了好一会看着自己完整复原的身体久久不能从震惊里回神。

    “你喜欢我是吗?”

    李明狂喜的回过头看着那个美丽女人,难道她终于决定要告诉他答案了吗?!看清她表情的那一刻他愣住了。

    “那你愿意为我做一件事吗?光是嘴上说说……也不能表达你的心意吧?”

    李明郑重的点头,拉住她的手。目光如炬笑的爽朗“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是你希望的。”女孩子谨慎一点是好事,他反而会因为提出要求的她而感到高兴。说明她也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儿。

    我望着被他护住的手怔怔出神“昨天袭击我们的……就是巫山上的那个妖怪。打败她……”

    “不要伤害她。我……只想给她个教训,让她不要再下山来了。”

    李明答应了。

    他其实一直隐瞒着别人,他有个随身空间。里面的资源和功法灵丹,要不了几日等他实力大增去收妖除魔就能抱得美人归。

    不过昨日受伤太重,一时之间连空间都召唤不出来。他沉了沉眼眸,看着自己身上完好无损的皮肤。难道白小姐的异能是治愈?不管如何,她的神秘让他欲罢不能。

    她——身上还有多少惊喜和宝贝呢?

    等成为了他李明的女人,有再多宝贝秘密又如何?那些不都是他的了?此刻,在他眼中白百合已经是他的人了。

    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愿再与他多说什么。催促了他几声抓紧时间修炼,离开了房间。

    我饿了。

    摸了摸腰间的匕首,确定了四周无人后,安心的往无人的深处走去。拍了拍手,一具刚刚死去的丧尸懵懂的站在我面前。

    冰冷的匕首在我手中折射出明亮的光泽,我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走吧。不要被人发现了。”

    丢下一脸懵逼的僵尸,我……还是无法做到吃掉一个同类。哪怕我们都是被人排斥的‘异类’,哪怕这一切都是假的,是复杂繁琐的程序编造出来的假象。

    可我就是他妈逼的做不到。

    饿着肚子臭着脸回到了基地,正好那些外出的人们已经回来了,看着他们烤肉喝酒吃罐头的欢快模样。

    带着满腔怨怼回房间蹲着数蚂蚁,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勉强称之为是桌子的东西。半残的蜡烛。这个条件在基地里算是贵宾级的,还有许多人都挤在一个房间里盖同一张毯子。

    不能……有怨言。

    离开了黑百合精心布置的温室,我看着自己粗糙了许多的手。下意识的摸了两把自己的长发,连头发都粗糙了许多。我看那发尾有些打结的地方。

    留长发已经不合时宜了,但是这个身体不是我的。我没有决定权,我走以后这个身体就要物归原主了。

    ————

    李明猛地睁开眼睛,黑暗中他的身体散着浅浅的光芒。从床上起身,他低声抽笑着活像个神经病,终于……终于……他突破了!

    “跟那天那个妖怪比,我能不能赢?”他像是自言自语似得问着,他胸前的玉佩震了震。苍老的声音在他脑海回荡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么我要去报仇了!”自负、不可一世的他,急忙的冲去要和那个妖怪决一死战。

    在那之前,他想去看看白百合。这么晚了应该是睡了,轻手轻脚推开了房门。刚突破的他视力和听力都突飞猛击,在夜晚也能看的十分清晰。

    是那天的那个妖怪。

    他想做什么?!

    本能的他的身体做出了反应,无数的火球往那砸了去。朴素的小房间瞬间被火舌舔吻燃烧了起来,后知后觉的李明瞪大了眼睛。

    糟糕,白百合也在里面。

    他急忙的要挥去火焰,才发现已经不收他的控制了,火势越来越大。他正准备冲进去救人的时候,一团黑雾从火焰中飞了出来。

    黑百合紧抱着怀里已经被她用咒封印的人,她不悦的眯着眼睛,对这个男人的厌恶嫌恶已经是极限了。

    她的头发有些烧焦,脸上沾染着灰黑的尘土污渍,都是这个卑鄙小人。在她背后趁其不备的下狠手,不然的话。她才不会出现这种低等的错误。

    冷漠如同看待垃圾的眼神。

    她不会死心的。

    之所以会成为魔物,除去强大的怨念和深深的恨意,还有那锲而不舍的执念。这个人,本来的就是她的掌中之物,怎么能允许被他人指染。

    她本来就是她黑百合的。

    就是她本人,也不能离开她。

    不过几日不见,心中的思念让她发狂。黑百合怜爱的摸着她的脸蛋,“痛苦也好,怨恨也好,我们一起沉入深渊吧。”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寂寞的。”

    “我会学着爱你。”

    二十一纠结的看着这莫名其妙的神转折,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花光宿主的积分买了个记录水晶。说不定宿主看了这些心里会舒服一点呢?

    而李明,他却呆滞了。

    玉佩传来一阵低沉猖狂的笑“早说了那个女人有古怪,原来是一对双生魔物。杀了她们……祭吾的藏玄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