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成道立 > 作品相关 第四百零五章惊变
    唐牛不知道逍遥子想要给他讲什么故事,他只知道自己的这个朋友目前显得很忧郁。他觉得在逍遥子的身上已经找不到那个杀气盈身的那个江湖第十杀手的影子,同时他又不能忘记这个逍遥子是他人生中很重要永远也不能忘记的朋友。

    每当唐牛遇到不顺的事情的时候,唐牛总是在他的叹息中,想念起和他亲如手足的逍遥子来,惟其如此,他才能在逆境中重新站起来。每次他对自己说:“逍遥子不管现在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和他成为敌人,我们一辈子都是最要好的好朋友,这一句话经常使他流下泪来。

    此时唐牛哽咽着说:“唉!你把故事讲给我听吧!我也很想要知道究竟是谁改变了你!”

    逍遥子站在那里沉默了良久!唐牛的情谊此时都表露在他的脸上!若不是因为自己想要找到张青白,我能这样对他吗?”逍遥子叹息一声,他也感觉到了自己被改变了,但是他甘于被改变,因为那个人是武林盗帅,自从四年前一别后他的脑海里就一直留存着盗帅楚留香的形象。

    赐给我生命的就是这两个人。其中楚留香对自己的影响最巨,原本以为盗帅只有一颗多情的心。但,这颗多情的心,对明朝百姓来说是好事,对逍遥子来说也是他改变自己的动力。

    那是在四年前的一个晚上,逍遥子和楚留香在江湖上第一次遇见。当时逍遥子已经有了退出杀手界的打算,随着年岁的增加,现在逍遥子已经厌倦了做杀手的生活,但那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安安逸逸的度过下半辈子。但是楚留香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逍遥子的想法,虽然江湖上一直在流传关于楚留香的不好的传言,但是逍遥子知道那些都是谣传。

    逍遥子认识楚留香的时候楚留香的十个师傅还健在,不过都已经是八十高龄的老人了,他们曾经一起去北邙山拜见十位老人。让逍遥子痛心的是,他们的品德和高风亮节让逍遥子感觉自己的过去简直畜生不如,而如果自己能够参加楚留香的计划,自己的人生间变得非常有意义。名扬天下的黑儒很欣赏逍遥子,他也健在,精神矍铄,身体壮实。

    在黑儒的指点下逍遥子的一剑刺向太阳剑法变得更加的精进,很可能比他过去的几十年的修炼还要受益匪浅,后来黑儒还将龟息神功传授给逍遥子,那是一种只要不被人残忍的zhijie就永远不会死的神功。

    到了这一年的七月,楚留香再次来找逍遥子。去年冬天两个人曾经见过一面。逍遥子这段时间已经将十位老人送给他的秘籍看完了,他们就开始聊起来计划的事情。此时的逍遥子对这个计划有一种罕有的兴趣,在她这个年纪便有这样一种兴趣,恐怕也是很难能可贵的。

    后来楚留香和逍遥子谈起了他的剑,他的剑法,比起逍遥子的一剑刺向太阳还要技高一筹!

    他最珍爱的兵器,是一柄剑柄嵌有七颗碧绿宝石的——七星剑!

    逍遥子知道,那柄剑即使是天下第一刀碧玉刀,亦可以毫不逊色,这柄剑它的剑锋,甚至能破金如破干柴,在江湖之上简直所向披靡!

    这确是一柄人间不可多得的宝剑!但是楚留香却并不因为拥有它而开心,反而想要将它送给一见如故的逍遥子!

    逍遥子依稀记得,楚留香曾经在酒桌上所说的一句话,任何人就算你在强也不能和仙斗,但同时,楚留香流着眼泪的眼睛中却迸射一道寒光……

    突然间,这剑主人盗帅楚留香竟然嚎啕大哭起来了!

    “剑,应该留给和它有缘的人,逍遥子,来年七月,我如果还活着,我会去你的十连营把剑取回来,你道可好?”楚留香的请求逍遥子不忍拒绝,于是离别后就拿着七星剑回到了自己的十连营。

    第二年的七月楚留香没有来,又是一年的七月,逍遥子此时站在那里看着瀑布下练剑的6幽,他的唯一的弟子6幽虽然年仅十六,看去很木纳,但是却是一个天才。

    这几年来,逍遥子对他的培养终于有了成效,6幽长得也是仪表堂堂,如此英俊的男子又怎会不绝顶聪明?这个瀑布是十连营机关最多的地方,号称江湖上最神秘的三十六洞天之一,除了6幽还有谁能在这里练剑?

    看着6幽逍遥子脸上显得很欣慰,也很得意,仿佛他看到的并不是一个年轻人,而是勾魂使者。一个可以为他完成很多事情的勾魂。

    长相柔美的逍遥子,忽然眼睛紧闭手指连动,似乎推算着什么,忽然,逍遥子将双目睁开,面容扭曲,他算出二弟楚留香已经遇难但却并不是死在那千手观音张小姐的手里。

    他还算出楚留香留在这世上的一个遗落在江湖中的遗孤名叫张青白,逍遥子本想继续掐算一下,却是一团迷雾笼罩无法算出张青白准确的位置,只是知道他现在应该是在京城附近。

    逍遥子气愤的转过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间内供着一尊佛像,中间摆了个蒲团,壁上挂了只松木雕的木剑,看上去很普通的一把剑,却是逍遥子赖以成名的绝世武器。

    多么奇妙的命运,多么令人感到恐惧。逍遥子脸色一灰,又低声咒骂了几句,一双眼看着墙壁上的剑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用你,现在是你重出江湖的时候了。”

    逍遥子说得认真,他轻轻将剑拿起,抚摸着剑身淡淡道:“别人或者不知,青龙会的浊龙阁只有大龙头可入,而且每隔一年,便会改变一次进入的方法,每次等大龙头出关之后,就会完全封闭不知道内情的人连找都找不到。所以能拥有你,我真的是福分不浅啊。”

    逍遥子霍然拿起木剑,剑从剑鞘里面拔了出来,登时房间内紫光大盛,阵阵龙吟之声传来,逍遥子的眉头皱起。

    刚才那一瞬的灿烂光辉,就象是流星一样,悄然逝去,无影无踪。

    逍遥子眼中闪过一丝迷惑,青龙会从来不许有叛徒,这是青龙会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没有人敢破坏的。那么,自己凭什么就敢违反呢?他禁不住的喃喃自语道:“我早说过,除了我真的从这个世界彻底蒸,否则我始终都无法摆脱被青龙会处决的命运!”

    随后逍遥子带着6幽离开十连营朝京城方向行去,楚留香在京城根本没有亲戚,楚留香在江湖上是一个浪子根本没有固定的落脚点,逍遥子预感到里面一定有什么玄机,走了十几里地的山路,逍遥子忽然转头对身后的6幽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允许你走出十连营,而我这次为什么带着你一起离开十连营?”

    6幽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就跟假的一样,递过来一个水囊,媚笑道:“因为师傅怕我变心不回十连营了,这次却是要去找张青白啊,又害怕我一个人在十连营不守规矩,私自逃跑。”

    逍遥子点头,喝了一口水赞许的说道:“对,我怕你私自进入江湖,这种事情,我小时候也常做。但我一向不喜欢别人这样做。”

    他忽然从怀中掏出两件东西,慢慢在手掌上打开。

    这是一个孔雀羽毛一样的小东西,仿佛是一只孔雀的尾巴,下面伸着一根小铁链,只是极细,那前端有一个孔大约有拳头大小,上面刻着一个古兽面容却极为狞恶,古兽的两只眼睛冷森森的,仿佛其中含了万年累积的杀气。

    另一件是两个环,金环。环的样子看去极为普通,上面没有镂花,只是一阵风吹过后,那环的颜色忽然变了,变成金黄,这就是当年和小李飞刀齐名的上官金虹的成名武器。

    逍遥子叹道:“孔雀翎和这对金环,天下不知道多少人死在这两件奇门兵器之下,又有多少人恨不得将它们据为己有?”

    他抬眼看着6幽:“现在,我将它们交在你手中。”

    6幽的身子颤抖起来:“孔雀翎,这就是孔雀翎?”他喃喃着,身子越颤越厉害,突然跪在地上大哭起来:“师傅,6幽一定不负十连营,永远做你最信赖的弟子!”

    逍遥子叹息一声道:“这次会带你走出十连营,更是因为我想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6幽立刻眼睛一瞪,声音变得洪亮的道:“师傅请说,弟子一定帮你办到!”

    逍遥子凝目看着她,禁不住笑了,他的笑容就像鲜花绽放一样:“我要你去找到玉豹并且杀死他,只有杀死了他我才能重新回到青龙会。”

    逍遥子叹道:“6幽,这些年你常说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曾经誓要玩尽天下所有的美人。你现在还这么想么?”

    6幽呆呆地站在那里,突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十连营无情的隔断了他的初恋,让他从此怨恨天下所有的女人

    但是6幽还是有些感激逍遥子的,没有他自己就不可能拥有今天的剑术,现在师傅将天下第一暗器送给自己,  所以6幽二话没说拿着师傅给他的孔雀翎和金环进入江湖去寻找玉豹的下落去了

    逍遥子望着他的背影离去一动不动,脸上面的表情任谁都捉摸不透,江湖莫测,不知道自己的弟子6幽进入江湖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京城并不遥远,但是也有十几天的路程,这天一个身影迅捷的掠过这片草地,月刚出头,就见前面孤鹤鸣飞,黄莺乱耳,已经到了九道山上了,逍遥子要找十年未见的老朋友九道山庄的庄主唐牛,让他帮忙打听二弟的遗孤张青白的下落。

    而此时一个人的身形有如飞燕般地掠过树枝,俊目扫视了四周一遍之后,看着逍遥子的背影蹙起了两道英雄眉。

    他在心里在暗想:逍遥子这是要赶去九道山庄了,那个6幽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他的踪迹,难道他真的就是……

    忽地,她俊目倏然一亮,脸旁上浮现了如花般的笑意。

    他穿着一身黑衣,而此时黑夜的颜色恰巧也是黑色的,所以逍遥子一直没有现她的身后跟着这个楚留香。

    显然,楚留香很重视逍遥子前往九道山庄这件事情,这件事关系着明朝的命运,并且还关系着他的计划的成败。

    楚留香本来想要继续跟着逍遥子的,但是当他一眼瞥见不远处冷笑着走出来的6幽的时候,便立即改变了主意,跟着6幽的身影朝着另一条山路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