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成道立 > 作品相关 第五百一十九章鸿蒙和尚
    君携剑而来,不知江湖事。

    落寞有风雪,寒冰困蛟龙。

    暖风破坚冰,张青白真性情。

    让你醒悟时,是否天机泄?

    此时四名壮汉自以为张青白会惧怕八臂神魔罗鸣等人,再加上之前被对方打得皮肉疼痛,此时想要报复张青白暴打他一顿找回面子,因此不知死活的围住张青白就要将他大卸八块的架势。

    虽然张青白并非嗜杀之人,但是自幼便成为一个流浪孤儿,经历了许多坎坷看遍了世态炎凉,以及看着眼前四张面目可憎的脸孔,十年余的阴霾时光中所受的苦难,在此时仿佛一瞬间爆了,让张青白对眼前四人起了杀心,甚至已有了要杀死眼前无极门所有高手的念头。

    张青白的七星剑并没有拔出来,浪迹江湖这么久,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都会给自己编一个草蚂蚱,四个只有二流身手的壮汉,还不至于让他拔出七星剑,他轻轻的丢掉了手中的草蚂蚱,其实张青白并不在乎四名武功低下的壮汉,值得让他注意的是八臂神魔罗鸣和活阎罗曹gang川,但是心中却谨记着那位“唐半仙”的话,关于6白圣当年所说的他应该遇见却没有遇见的那个鸿蒙禅师,唐半仙说张青白这一次会遇见鸿蒙禅师的传人,这也许也是天道的另一种呈现,当年张青白没有遇到鸿蒙禅师,如今却可以遇到他的徒弟,这就是他和鸿蒙禅师的缘分未断的表现。

    只是不知道鸿蒙禅师的徒弟是谁,因此纵然非常想见他,却也无迹可寻,知道这个秘密的并不是只有张青白一个人,还有一个就是捕快出身与张青白焦不离赞的西门鹰。

    西门鹰知道唐半仙所说的鸿蒙禅师的徒弟必然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如果他出现也必然会帮助张青白对付无极门,但是哪个门派都不会都是好人或者都是坏人,因此也不敢保证鸿蒙禅师的徒弟就是好人,并且唐半仙也说得很隐晦,似乎这一次张青白和鸿蒙禅师的徒弟见面,也并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

    张青白和那四个壮汉斗在一起,不到一刻,张青白虽然还没有拔剑那四个人已被打得找不到东南西北,却依然像四条疯狗一样一次次的扑向张青白,张青白忍之又忍,终于起了杀心。

    但是此时李云奇已经看出来白奴等四个人不是张青白的对手,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打的如同丧家之犬,立时想要上去解救自己的手下,但是八臂神魔罗鸣却用眼神制止了他,然后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张青白只觉得身后异响,待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却看到来的正是八臂神魔罗鸣。

    如此一来那四个壮汉立刻感觉有了靠山,更加肆无忌惮的对张青白猛扑不止,似乎拥有信心将张青白短时间内撕扯成无数碎片。

    此时,又来了一些无极门的高手,西门鹰望着那十余名黑衣人里面的一个壮汉,竟然仿佛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个人却根本没有注意西门鹰投来的眼神,只是注意着场上和八臂神魔罗鸣,白奴等人拼斗的张青白,看起来似乎只有张青白一个人才能让他感兴趣!

    西门鹰及他身边的唐门高手环望那些新来的人后,现最引人注意的只有那个黑衣壮汉,看似普普通通的样子,身上却隐含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神采,似乎看着他就会产生一种禅意。

    突然!西门鹰看见那个人腰间佩戴的一把剑,那是一把浑身碧绿晶莹的剑,似乎和唐半仙所说的碧玉鸳鸯剑很像,此时活阎罗曹gang川对张青白沉声喝道:

    “张青白!你为什么还不拔剑,与我拼斗居然能在三十招还没拔出兵器的,放眼武林也只有你一个而已,我却想要知道你的剑究竟能有多么厉害,小子,拔剑吧!”

    那张青白,虽然已听清曹gang川的喝声,却是毫不理会的依然赤手空拳的和八臂神魔罗鸣和白奴等四人拼斗,且怒声叫道:

    “和你们打,用得着我拔剑吗?你们这点本事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看我十招之内就将你们毙杀在这里。那个引起西门鹰注意黑衣壮汉小恶魔宋大海此时却是脸上露出不屑,但是张青白话刚说完,就真的开始为了在十招之内毙杀敌人这句话而尽全力,只见他拳影如风专门招呼那四个白奴为的壮汉,一招之内就将他们全都击倒在地,而一直被他逼得手忙脚乱的八臂神魔罗鸣却终于获得了喘息之机,此时八臂神魔身上已有不少伤,看着白奴四人已经被张青白一招杀死躺在那里,四周众大汉及李云奇冷默的环望着场上的局势。

    突然!张青白只觉无极门的人群中,似乎有一双精亮的眸子盯望着自己,那是一种充满杀意的眼神,似乎对张青白拥有天大的仇恨一样。

    但是就在他的眼神中,似乎还有若有若无的一种含义,任谁看见都会纳闷,他为什么这么注意张青白,张青白也看出了那个小恶魔宋大海,似乎对自己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感情。

    在小恶魔宋大海身侧的是一名满头白,年约六旬的老妇。

    这位神色阴森的老妇,仅是眯着眼睛望着场内还没有倒下的张青白和八臂神魔罗鸣,似乎并未见到身侧小恶魔宋大海的目光。

    此时李云奇,并没有注意小恶魔宋大海,依然还为场上的局势而焦急,看到八臂神魔罗鸣渐渐已处于下风,顿时阴森森的冷声说道:

    “哼!原来张青白的拳脚功夫也不错,竟然赤手空拳就能和八臂神魔罗鸣打成这样,难道真的想在十招之内毙杀八臂神魔罗鸣吗?”

    然而小恶魔宋大海闻言,却豪壮的大笑说道:

    “哈!哈!八臂神魔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我上去和张青白打,张青白又怎会像现在这样轻松自如,我原本初入江湖,并不知道谁好谁坏,但是这趟浑水我是趟定了!”

    话声一落,张青白却一边和八臂神魔罗鸣拼斗,一边若有所思的说道:

    “兄弟,今天无论生了何等天大之事,都只是命中注定的,只是不知道你来自哪里?来做什么?!”

    张青白方才见他不涉世事但是却似乎有着一种让人不敢忽视的神采,似乎并不像一个初次进入江湖的人,看得出他一定是个习有奇门武技的人,虽然与自己相较尚差上一截,但是若是自己和他交手恐怕也要在数百招之外才能分出胜负,因此再一次的说道:

    “兄弟,江湖之路坎坷难行,可是总有吸引人的地方让无数少男少女进入江湖,而最后结局本是难测,因此你还是不要趟这个浑水的好……”

    但是小恶魔宋大海却又朗爽的笑说道:

    “你放心,我的功夫虽不高,但是却也并不惧怕江湖的所谓风雪,这一次奉师命下山也只不过是想要替他见一见那个和他有缘的人而已,我并不想加入你们双方任何一派!况且他们还不见得会留下我呢?!”

    此时李云奇终于注意到了小恶魔宋大海的存在,阴森森的说道:

    “你是谁?你怎么会站在那里?你有什么目的?快点离开这里,否则让你今日死在这里,后悔晚矣。”

    小恶魔宋大海闻言,看了年仅十三四岁的李云奇一眼,顿时笑出声来,道:

    “这么小的小孩,居然说如此大话!小兄弟你莫要信口开河以为我初次进入江湖就好哄骗,赶紧闭嘴否则我饶不了你!”

    “嘿!嘿!嘿!一个初入江湖的人居然敢这么嚣张,倒是你的打扮……哈!哈!怎么会在腰间系上一条红色的绳子呢?”

    小恶魔宋大海闻言,却毫不在意的走了出来且哈哈大笑的说道:

    “你以为你可以随便说任何人吗?小兄弟你这样说我,我很生气,你这是在找死……趁着我还没有真的想要杀你,你还是马上离开,最起码也该闭上你的樱桃小嘴!”

    然而张青白知他是武林新人,却是很像唐半仙所说的那个鸿蒙禅师的徒弟,万一就这样被李云奇杀死岂不后悔不及,那便是自己的罪过了。

    心中有了主意后,立即开口说道:

    “这位兄弟你别插手这里之事了,您还是快离开这里吧!”

    但是小恶魔宋大海却摇头说道:

    “兄弟,我是外地人,不知你们为什么在这里拼斗,若就这样离开岂不是错过了一场好戏,你的处境甚为凶险,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你说一声就可以,不用和我客气!”

    李云奇此时只是看着张青白和小恶魔宋大海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里说着话,并没有把自己当回事,似乎是两个交心的朋友在唠嗑一样,因此非常生气,此时冷森森地说道:

    “你们这是在唠家常吗?是不是以为这里是一个很适合唠家常的地方啊……哼……”

    张青白闻言,心知李云奇已经对和自己交谈的壮汉起了杀心,这样下去必然会连累这个壮汉,因此立即喝道:

    “李云奇,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没有解决,你不要牵连别人,有本事下来和我一战!”

    小恶魔宋大海也看出来张青白对自己很关心,但是如果李云奇下场张青白面对两个高手,势必陷入空前危急的窘境,既然自己和这个黑衣男子有缘,不如今天就帮他一下,因此笑道:

    “好!看不出来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居然也是一个武林高手。呔!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可以倚仗的东西……”

    喝声中,已拔出腰间碧绿宝剑冲向李云奇,但是李云奇身边的十余名壮汉却一起出手拦住了他,护主心切让他们对小恶魔宋大海动了杀心,所以一出手就是狠招,看似不杀死小恶魔宋大海,就不能对李云奇交代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