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寻星会
    桃梓这几日越发的刻苦,天不亮就起身练习灵力,法术,生怕有一丝怠慢。

    随着一口浊气的吐出,桃梓的面色渐渐好了起来,周身灵力通透,一阵幽香浮动。

    洛弈就站在桃梓的背后,笑着看着她,道,“颇有进展。如此这般努力,我们也可以放心了。”

    “大师兄。”桃梓笑着迎向洛弈,步伐轻快。

    “你也注意着点,别累坏了。修炼之道还是注重循序渐进。”洛弈忍不住唠叨了两句。

    “是!”桃梓知道自己的大师兄就爱唠叨,整个飘渺虚,他是比师傅,更像是师傅的存在,也不恼,撒娇称是。

    洛弈脸上露出难得的温柔笑意,“该走了。”便将桃梓一把提起,飞身而起。

    桃梓只觉得天旋地转,再落地时,桃梓便看见了乐翎,正一脸愤怒的瞪着自己,手中举着剑,“我当你不敢来!”

    适才,桃梓才想起今日是乐翎与自己的对战,只得老实的道,“我忘记了……”

    “谎言!”乐翎看着桃梓,眼中满是怒火,道,“受死吧!”凌厉的剑意飞扑而来,刀刀不留情。从身法上看,在百花谷,应该也是这辈杰出的人才。

    可桃梓如今今非昔比,自然能够灵巧的躲过,捏了个剑决,旋身而起,一道绿光飞向乐翎。乐翎飞起闪过。两人就这样缠斗了起来,绿光在空中不断的撞击。一时间难分胜负。

    “你为何不用那个诡异的灵力?”乐翎气道,“都使出来,我必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对付你,我只要自己的力量就够了!”桃梓道。

    “休要猖狂!”乐翎杏眼一瞪,卯足了力气,提剑飞来,剑身剔透,招招夺命。

    桃梓飞身后退,杀意席卷而来,桃梓连连闪退,适时的灵力乍现,化作一道绿刃,光击中乐翎。

    乐翎嘴角溢出一道鲜血,大喝一声,瞬时间乐翎的头发披散开来,双目露出淡红色的精光,浑身光芒四起,她手中的剑也徒然增大,仿佛露出了獠牙,狠狠的刺向桃梓,毫无保留。

    “魔剑!”不知谁出了口。墨白面色一变,飞身而起,想要救下桃梓,却终究离的太远,还差一步。

    桃梓看着剑身离自己不足三寸,知躲闪不及,便使出浑身的灵力将自己的全身包裹起来,形成坚硬的壁垒。

    堪堪侧身,只觉得一阵剧烈疼痛,桃梓的左肩被撕开,鲜血汩汩直流染红了衣裳。

    但桃梓没有后退,她更近了一步,剑没入了她的左肩,她抬起手,绿光乍现,用尽浑身的气力,竟凝聚成一柄短刃刺向乐翎。

    乐翎看见桃梓负伤,嘴角勾笑,心中难免得意。可当看见那柄绿刃,向自己扑来,本想闪避,可不曾想,自己根本无法弃剑后退,只能眼看着这柄剑没入自己的前胸,但此刻的乐翎感觉不到痛意,她的神志已渐渐不清。

    “不可!”寻真终于也坐不住了,起身飞扑而来。

    “这……”乐翎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她最终握着剑,借着剑身刺入桃梓身体的作用力,堪堪站着,人却慢慢合上了眼。

    墨白适时而至,一把扶住桃梓,用手凝成光束,斩断魔剑。乐翎不由的向后仰,晕了过,寻真接住了她。

    “翎儿!翎儿!”寻真眼含泪滴,转头望着墨白怒道,“若是翎儿有什么事,我定要你徒儿殉葬!”

    “你没这个本事!”墨白轻哼一声,抱起桃梓,不理场面的混乱,飞身而起,道,“走了,有魔剑的地方,不呆也罢,回飘渺虚!”

    “是,师傅!”飘渺虚的弟子们飞身而起,迅速的隐入了云端,在不见了踪影。

    “这……该算谁赢?”

    “飘渺虚,桃梓。”聚星阁阁主起身道了句,他抬头看着桃梓离的方向若有所思。

    “墨白!我定与你割袍断义!”寻真只有这一个侄女,心中自然是疼痛难忍,她的吼声响彻整个百花谷,久久不散。

    而参与的门客,见这般场景,不由道,“魔剑出世,难道是……时候到了?”

    “这……这女娃,怎会有这邪恶的东西……当真是造孽啊!造孽!”

    “快快,离开这里!回谷!”不知哪位仙家一,众人皆称是,“是时候,回谷算算魔界的气韵了。但愿是我们多虑了!快走!”

    “告辞了,阁主。不定过几日,就要来你聚星阁,叨唠你了!”鹤谷的谷主道。

    “无妨。记得带上酬金。”

    “一定!”

    就这样,原本热闹的百花谷一片寂寥,只剩下乱了一地的美酒佳肴,提醒着刚才的不是虚影。

    寻真此刻也顾不上这么多,她抱起乐翎就往百花谷的一方清泉飞,速度之惊人,一闪而过。

    “师妹,师妹!”瑾钰看着桃梓身上汩汩流着的血,不由红了眼眶,语带哭腔的道,“师妹,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桃梓虚弱的躺在墨白的怀里,嘴里却不住的咳嗽,“咳,咳……”

    “别动。”墨白加快了速度,没多久,便到了飘渺虚,墨白一改常态,再也没有步行入殿,而是直接飞入飘渺虚的药殿,将桃梓心的放在药殿里的床上,自己利落的找着止血的药材。

    “我飘渺虚,看来是缺个大夫!”墨白嘴里骂骂咧咧。动作却仍然很快。

    “来了。”墨白捧着一把磨的粗糙的药泥,心的走了过来,道,“快!快给她敷上。”

    “谁拔剑?”洛弈问道。

    “我来!”瑾钰刚想动手,却停了下来,顿了顿道,“桃子是个女子……这……不合理数。”

    众人一惊,看着桃子,道,“这可怎么办好?”

    “无妨!”桃梓支撑着起身,道,“师兄,你拔吧。”

    “这……”瑾钰顿了顿,回避了目光。

    墨白一挥衣袖道,“哪这么多礼数,都是我们照看大的孩子,有什么打紧的,不过到底是个女娃子,还是便回桃子,来的合适!”着一挥衣袖,桃梓变成了一颗圆滚滚的金色桃子,桃子上插着半截利刃。

    “拔!”

    “是!”瑾钰不再犹豫,伸手敏捷但不失细腻。没有血液喷出,众人松了口气。

    墨白将利刃收起道,“还不快上药。”

    “是!”众弟子一阵忙活,手忙脚乱的给一只桃子上着药。没消半刻,桃子身上被涂满了药泥,模样滑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