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养伤的桃梓很忧伤
    “唉……”

    “唉…………”

    “哎哎哎……”

    桃梓一个人在床上躺着,木愣愣的望着天花板,不住的叹气。自从受伤以来,师傅就下了死命令,伤没养好不准出房间,不准练习法术。

    可怜的桃梓只能日复一日的发着呆。

    “要是我的眼神有光,这天花板早被我烧出一个洞来!”桃梓嘟囔道,这一日日的时光就这样匆匆过着。

    “啊……”桃梓长哮一声,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灵机一动,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口,悄悄的往外瞧着,“我得想办法溜出,哪怕放放风也好。”

    正巧,门外原本守着的六师兄走开了,桃梓的心理别提有多高兴,简直要撒开丫子跑起来。

    她笑的眉开眼笑,慢悠悠的推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

    这飘渺虚就是这点最好,清静。加上所有人,飘渺虚才八人。根本不用担心路上会碰到谁。

    桃梓,吹着口哨,跑远了。

    可没多久,桃梓又觉得无趣,这飘渺虚虽不,但到底也没有多大,没多久,就了无生趣,这不就是一个更大的牢笼嘛。桃梓觉得没劲,一个人呆在桃树上,晃着双腿,看着天上偶然飞过的鸟,心理生了艳羡之心。

    “若是我偷偷的出了这飘渺虚,是师傅先发现我,还是我溜的快些呢?”桃梓若有所思。

    “被抓回来,左不过一顿责罚,况且最近我有伤在身,师傅,定不会罚我。这么有百利而无一害,必须做。”桃梓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就这么办,在这样憋下,我才真真是要病了!”

    桃梓走就走,一溜烟,跑到飘渺虚结界的入口,看着那层明显被加固的淡蓝色壁垒,桃梓没有一刻犹豫,立刻冲了出。

    一阵法力激荡的桃梓直晕,她也没有后退,一步步在结界里走着,在一晃眼,便出了这飘渺虚。

    再回头一看,飘渺虚,隐在了空气中,消失不见。

    “再见了,师傅,徒儿出走走,马上就回来。”桃梓笑着回头道。可若是她知道,她这一走,她的世界再也不同,不知她还会不会做此选择。

    墨白徒然睁开了眼,浑身荡出一层绿光,双目折射着精光道,“这丫头……”

    而他口中的丫头,现在已飞上云端,到处飞翔,也没个影踪。

    桃梓左看右看,笑的乐开了怀。这还是她头一次,自己出了远门,自然高兴不已。

    “这儿,是人界……”从没过凡间的桃梓,看着那扇泛着黄光的澎湃灵力大门,停下了脚步。

    “会不会很好玩……”桃梓望着里面,心中难免好奇。

    “好不好玩,了不就知道了吗?”不知谁在话,一个低沉的男音响起。

    “谁,谁在窥探我的心?”桃梓的心事被猜中,左看右看,竟无一人,最后目光落在这扇泛黄的门上。

    “你,你会话?”桃梓惊讶的望着人界的入口道。

    “笑话,我本是人界至尊,坐化在这里,化作屏障,保障我的家园,为何不能话?”

    “你不会吃了我吧!我先好,我是只桃子,没有肉的。”桃梓晃了晃自己纤细的胳膊,用事实证明着她没谎。

    “哈哈哈,有趣的女娃!”

    “多少年没见到了,你该人界!”

    那一瞬间,还没等桃梓话,一阵光笼罩了她,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仿佛被时空挤压了身体,却不感到疼痛,在一晃眼,她已落在了地上。

    身边的喧闹声,让她一时不适应。

    “好吵……”仙界的人总是客套又疏离,就算聚在一起,也总是带着一层屏障,保持着自身的风度,从不会似此番,

    “哟,姑娘,从没在这里,见过你,你是外乡人吧?”一个男子蓄着些络腮胡子,一脸微笑的看着桃梓。

    若是在人界的姑娘看来,那目光就算是再傻的姑娘也明白,这叫做不怀好意。

    可从被师傅捧在手心,连江湖险恶都没见过的桃梓,怎么可能懂的这些。

    她笑的单纯,道,“是啊,我第一次来这里!”

    “姑娘可是来寻亲的?”男子摸着自己的胡子,上下打量着桃梓。

    “不是。”桃梓老实交代道。

    “那是来寻友的?”

    “也不是,我就一个人出来走走。”桃梓笑的灿烂。

    “哦,这样啊!”男子抿嘴一笑,道,“一人闲逛甚是无聊,不若让我带你寻个好处?两人相伴,总好过一人孤单。”

    桃梓心想的也有理,没想到这人界这么有人情味,倒真是个好地方。便爽快的应下,跟着男子走了。

    一路上,男子步履匆匆,桃梓跟着吃力,却也没多想,不消片刻,眼前便出现了一座亭台楼阁,模样大气磅礴,淡红色的纱缦挂在楼阁的各个角落,让楼阁多了分温柔。

    一个女子约莫三十来岁,从楼里出来,她走路一摇一摇,笑的灿烂,手上的帕子一挥,桃子便闻到了一阵香味。

    是不是人界的女子都这般细腻,连帕子都是香的。

    “哟,这就是你这回带来的货色啊!”女子上下打量着桃梓,仿佛把她看了个遍,“模样是生的不错,可就是瘦了些,家世清白吗?”

    “清白清白!”男子连连点头,“那钱……”

    “还是老样子,你帐上支吧!”女子斜着眼看了桃梓一眼,道,“跟我来吧。”

    男子一听有钱拿,高兴坏了,一溜烟的就走了。桃梓刚想跟上,就被女子拦住道,“你这要逃跑的心思,还是莫要生出来的好,进了我兰贵坊便是我兰姨的人了,以后吃香的还是馊的,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你这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桃梓望着女子,道,“他只带我来寻个好地方,见识见识,并没将我归了你呀,你这话,的可是错了。”

    “笑话!”女子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事情,道,“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你可知他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