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第一次任务
    佑衡接着道,“我给你们讲讲你们通过的评级吧,戊级。你们能接的任务便是戊级及己级的任务。任务系统一共分为级,分别为甲乙丙丁戊己,如今你们便处在戊级。”

    “这是如何确定的呢?”苏染染对自己的评级有些不满意。

    “你们刚才的表现,和整体的团队素质。”佑衡继续道,“放心,绝对公正。”

    苏染染只得退了回,继续听着。

    “话又回到刚才,至于这评级,多是一年评定一次,若是有特殊事迹可予以特别提升。每一级对应的任务,不同,当然所处的待遇也不同。”

    “那我们现在可以接什么任务?”桃梓好奇的问道。

    “这么早就想接任务?不再修整一下?”佑衡环视了四人,问道。

    “嗯。”众人目光坚定。

    “真是一群有趣的孩子。”佑衡笑着道,“今天的任务,比较无趣,不过倒是适合你们。你们现在就适合这样简单的任务,增加彼此之间的默契。”

    “己级任务,帮助十里镇的一位农民除草,戊级任务,帮助寻找一位岁的少女,已走失日。”佑衡看向众人道,“相对而言,我觉得除草的任务更适合你们,当然这要看你们自己选择。”

    “我能不能问下,为什么这个农民不自己除草?这不是自己的活计吗?”桃梓率直的问道。

    “犀利!”佑衡道,“来我聚星阁寻求解决之法的人,又岂会这么简单。”

    “听他来,这几月来,他家唯一的几亩薄田不知为何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每日狂长,这本是件令人高兴之事,可无奈隔了几日,田里的作物迅速枯萎,成堆的杂草冒了出来。越长越高,无论是用火烧还是拼命的拔,第二天还是和昨天一样,半点收成也没有。他只能来我聚星阁求助。”

    “他家可还有别的生计?”公子楚问道。

    “没有。”佑衡回答道,“而且本是贫农,若是在过几天,怕就要窘迫的要食树皮了。这任务其实也到了段时间,皆因报酬太低,没有组愿意参与。”

    “我们!”桃梓心中不忍,道,“我选择这个任务,救一人,不如救一户。”

    “好!”公子楚接着同意了,佑衡看向苏染染,和左肖,都纷纷没有意见。

    “既是如此,我将任务的竹简赠与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功成归来。”佑衡最后嘱咐了句,“记住,平安归来最重要。”

    “是!”四人在一晃眼,又回到了大街上,街上人来人往,无人注意着他们。

    桃梓摸着怀中的竹简,知道这一切不是梦。

    “我们走!”公子楚提起桃梓就腾空而起,脚下踏着一柄细剑,似行云流水般,在空中穿梭。

    苏染染及左肖亦是跟着,四人意气风发的朝着十里镇飞,不肖一刻已寻到了委托人的住处。

    原因无他,那片诡异的草仿佛成了座草林,在空中也能看的真切。令人泛恶心的一片绿油油,就像是无数毒蛇在朝天空中吐着信子。

    “真让人作呕。”苏染染皱着眉头抱怨道。

    “快下吧。”

    公子楚一落地,便看见了委托人刘伯,垂着脸,一脸的丧气,跪坐在地上,唉声叹气。

    刘伯瞧见来人,见从天而降,激动的无以表达,只一个劲的道,“仙人,是仙人吗?”

    公子楚笑的如沐春风,声音中有种令人平静的魔力,道,“我们来自聚星阁,专程来为你解惑。”

    “是了!真的是仙人!老婆子,快快,把家里的菜都拿出来,好生招待着。”刘伯双脚跃起,腾空离地,神情激动的冲进那不远处破军的茅屋,道,“快些点,快些点!”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暖给暖了心,寻了一处草堆坐下,商议着如何除草。

    还没待出个所以然,刘伯捧着几碗夹着大半糙米壳的饭,来到众人面前,心的递给他们,道,“趁热吃,老伯家没有什么好东西,只能用这些招待你们了。”

    几人望了一眼,便明白了刘伯的处境,可委实这饭难以下咽,就算是平日里修行也未曾吃过这样的饭,本想借口推诿,却没想桃梓直接的问了句,“老伯,你不吃吗?”

    “我……我……”老伯一下子被问傻了,支支吾吾不出个什么,桃梓饶过他冲进茅屋里,眼前的一幕超乎想象,桃梓直接红了眼睛。

    那是两碗树皮,泡着水,深褐色的汁液充满了两个碗,看的出也是精心熬煮过的。

    刘嫂见着来人,略微尴尬,道,“没事的,没事,姑娘,你别哭。这我,和我家老头爱吃的。”

    老伯进来后,连连称是,一股脑倒端起碗就往嘴里送,一直道,“好喝,好喝!”

    桃梓不由分,就端起另外一碗,往嘴里灌,苦涩一下子充满了整个口腔,难以形容的作呕感,呛的桃梓,连连咳嗽,近乎停顿的磕磕绊绊的把话了出来,“好……喝,我全喝……了,你吃我……的吧!”

    刘嫂红了眼睛,想要抢下来,毕竟不是修行之人,怎么敌的过桃梓。

    “你……你这娃子……”刘嫂泪流满面。

    “我们也想尝尝这汤……”公子楚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碗,心的收着摆放在台子上,道。

    “对。”苏染染接着应道。

    “你们……你们这些…娃子……”刘嫂泣不成声。

    “罢了罢了,老婆子……这仙家的气度…真是……”刘伯也心生感动,“实不相瞒,老头子我没用,上周就没米了,这些都是好久之前存下的,就为了招待你们……没想到……没想到……”

    刘伯老泪纵横。

    桃梓掏出自己的手绢,擦干刘伯的眼泪道,“这日子总会过的,我们来,就是为你们解惑的。必不敢,辜负你们的期望。”

    桃梓的坚定,没有一刻犹豫。

    四人站在一起,仿佛身上淡出了一丝灵力波动,像极了戏文里的仙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