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初初交锋
    朦胧的微光点亮了整个十里镇。镇上的人初初醒来,街上开始热闹了起来。

    桃梓盯着茶楼的大门已经有些时候,此刻有些发困,就往地上一坐,靠在了墙壁上,却不敢闭上眼睛。

    “姑娘……姑娘……”一个大嫂走了过来,看见缩在墙角的桃梓,以为她是蒙了难,赶紧扶起桃梓,道,“姑娘,你在这里干嘛呀!要不到嫂子家去吃点热乎的东西吧。你瞧你,都冻着了。”

    “不不不,不用。嫂子,我没事,我就是在这里休息休息。”桃梓忙摇头道。

    “哎呀,这怎么行,天冷,地上寒,快起来吧,去嫂子家坐坐。”嫂子说着就要扶起她。

    桃梓忙忙推诿着,

    就在这时,茶楼门又开了,男子走了出来,还是那个模样,只换了身蓝衣,走在前面。

    桃梓不敢犹豫,忙道,“嫂子我还有事情,改日,改日再聊。”说着便挣开了嫂子,一溜烟的跑着,躲在男子的身后。

    “这姑娘……怕是遇到心上人了吧……”嫂子见状道。

    男子的步伐起初很慢,此刻却渐渐越走越快。左转右转,在小巷里不断的穿梭,桃梓勉力跟着。

    不禁意间,桃梓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看模样是座废弃的寺庙。

    “你打算跟到什么时候?”男子转过头来,语气听不出一丝波澜。

    桃梓见被发现了,只得打着哈哈道,“顺路。”

    “难道你和我一样,是来毁了这座庙的?”男子觉得好笑,看着桃梓。

    桃梓也不再遮掩,直言道,“你为何要将刘伯的田地变成这幅模样?”

    “哦~原来是为了这事而来。”男子一点也不意外,反而嘲弄道,“怎么,你是来寻我麻烦的??”

    “我只是来讨个说法。”

    “你吗?你凭什么?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男子道,“你可知道我活了多少年?你来寻我,自不量力!”

    “难道你有力量,你就能为所欲为?做一切不顾人之事?”桃梓怒道。

    “有何不可?”男子反问道,“你可知道,我可不是你们世俗说的好人,我做事只凭自己快意江湖,”

    “刘伯毕竟帮了你……你难道不能……”

    “我高兴,他助人是为了乐,我助他寸草不升也是为了乐!”男子打断道。

    “你这是歪理!”桃梓气道。

    “在我这里,力量才是道理,你还不动手吗?”男子轻哼一声一脸的不屑。

    桃梓被他一激,双手合十,灵力变化出无数花瓣,纷纷飞舞冲向男子。片片花瓣,在空中顺着风,变得凌厉异常,瓣瓣夺命。

    “就这点本事?”男子心生不屑道。他挥起衣袖,宽大的衣袍生出一阵大风,呼的一声吹乱了灵力幻化的花瓣,花瓣片片在风中摇曳。

    桃梓自然不会甘心,她灵力一动,一柄未开封的桃木剑,从虚空中隐了出来。雕琢细致的花纹,看的出打造这柄剑之人的用心。

    此剑远看古朴无光,凑近看,竟有一丝隐隐的灵力波动。

    “你竟然用木剑?你可是在逗我?”男子看到桃木剑,不由动怒,道,“我这次要让你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

    男子侧身飞来,动作之快,宛若迅雷。他的指尖幻化出一柄利刃,直朝桃梓刺来。

    桃梓来不及避,用桃木剑架住灵力幻化的利刃,两人相互对峙。

    桃梓只觉得手中的剑渐渐拿不住,无数灵力压在桃剑上,桃剑仿佛有几千倍种。

    桃梓咬紧牙关,灵力凝聚在了桃木剑上,桃木剑通体散发着绿光,和男子稳稳的对峙。

    “起!”男子的身形闪动,刀光剑影中,他像条毒蛇般,腾空而起。手中的利刃就像毒蛇的信子,朝着桃梓,吐露锋芒。而人却凭空扭转身体,飞起一脚,踹在桃梓毫无防备的肚子上。

    桃梓闷哼一声,倒在了不远处的稻草堆上,因此侥幸缓过气来。

    “太弱。就你这样的,再来个十个八个,也寻不到我晦气。罢了,不和你这女娃一般见识,走了走了。”男子说完就理了理衣服,准备飞身而去。

    可桃梓自然不会放弃,用尽全身的力量飞扑而去。左手拽住了男子的衣袖,右手噗的一章就往男子身上招呼,也不管有没有效,倾尽全力!

    “你!”男子勃然大怒,他的小腹一阵吃痛,那一掌砸的他生疼。

    他提起桃梓,就往地上砸去,再也没有刚才的情面。下手很辣,不再有半分犹豫。

    桃梓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她在半空中不断的催动灵力,让自己下落的慢些,最后轻轻点地,腾空而起,举起桃木剑就开始念道,“斩妖邪,劈!”就像无数年,师傅教的那样,一字一顿,字字清晰。

    桃剑宛若有灵,霎时,绽放精光,冲着男子直冲而去。

    “你不是修仙者?你是谁?”这熟悉的封妖决响起,男子的目中绽放精光,拼力跃起。想要挣脱。却越收越紧。

    “你也不是人,你是妖!”师傅将这桃木剑赐给桃梓的时候常说,这桃木剑专克妖邪。

    男子知道穷途陌路,突然将怀中的一块玉决捏碎,大喝道,“他日,我定不会放过你!”

    一阵妖风狂起,桃梓再睁开眼时,男子已消失不见。地上只留下了一件外衫,被桃木剑牢牢的钉在地上。显示着这一切不是梦镜。

    “桃梓!”公子楚从远处御剑而来,看到浑身带伤的桃梓,忙问道,“你怎么受伤了?那人呢?”

    “我没事。”桃梓站了起来,从地上拔起了桃木剑,用灵力将它收回至虚空之中,道,“他跑了。”

    “你没事就好!他若是跑了再杀便是,下次切不可再这般鲁莽!你一人突然不见,可知我有多担心吗?”公子楚道,“罢了,不说你了,快寻了他们,我们找一地先将你的伤养好。再说其他。”

    “我已经知道怎么将那些杂草除去了!”桃梓道。

    “当真?那可真是好消息!待你将伤养好,我们一同前去。”

    “不用了,我无碍,现在就去吧。”桃梓说的坚定,不容拒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