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水嘀嗒嘀嗒的流着,格外的寂静。

    “我明白了,是残骸!”桃梓突然道,“这么多残骸的地方,怎么会有水?”

    “此处有异。”左肖点点头,表示认同。

    可容不得他们细想,洞穴晃动的越来越厉害,成堆的巨石掉落,毫不留情的砸向他们。

    “没办法犹豫了!”公子楚上前一步道,“是生是死,看造化了!”

    “好!我打头阵。”左肖说完就屈着身子,匍匐着前进。

    桃梓也毫不犹豫紧跟着钻进了洞里。

    一股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是腐肉的气息。

    “这里究竟是哪里?”苏染染跟在后面,不由皱眉道。

    难以入鼻的气息,刺痛着每一个人。

    前面的路越来越窄,窄的难以进人。

    “怎么办。”桃梓问道。她清晰的发现退也不是,进也不是,陷入两难。

    水声比之前清晰了许多。

    一声巨响,众人都明白了,退路已被封死,洞穴终于不看,摇晃,碎裂一地,化作巨石堵住了出路。

    “好消息是,估计麋兽一时半会进不来。”公子楚故作轻松的道。

    众人沉默,桃梓是仙桃,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事,可他们只是凡人,这样的结果,一定不是他们想要的。

    “别慌。”左肖看着低落的桃梓,道。“会有办法的。”

    “把剑给我!”左肖突然对苏染染道,

    “什么剑?”苏染染一惊,连忙否认,她的剑,她自己明白。

    “你懂我的意思,不想死在这里的话,给我!”左肖也不愿多说。

    苏染染阴着一张脸,思索了片刻,最终无奈的摸出那柄血剑,递给了左肖道,“你会不会觉得我是怪物?用血养剑!”

    “不会,世间的奇妙又何止于此!倒是你,别在将自己困在自己的心里。”左肖劝慰苏染染道。

    “好!”苏染染点点头,应下了。将此剑递了上去,嘴里道,“孩子乖,要听话。”

    来不及思索苏染染的不同寻常,

    左肖将剑插入了两侧的崖壁,一瞬间,崖壁开始颤动,岩石开始剥落,一块块血肉从岩石后掉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新鲜血液的气息。

    “难道,我们听到的是……”桃梓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血肉堆积而成的岩石,这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

    “没错,血流的声音,便是我们听到的水声!”左肖退后一步,道,“还好有此剑!”

    “后面,你应该知道怎么办,染染。”左肖回头望着苏染染道,他的声音透着一股穿透力,直击苏染染的内心。

    “你知道,我是谁?”苏染染震惊道。

    “本来不知道,你拿出此剑时,略微猜得。你是不是一进这洞穴就明白它的古怪。”左肖看着苏染染道。

    “是,没错。”苏染染看向岩洞道,“这里本是江南,又岂会有巨石成堆的山丘?更何况,山丘里满是残骸,我就明白,这是活死人墓。”

    “所谓的活死人墓,便是这般,尸骨堆砌,血肉为注。”苏染染顿了顿,道“而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因为,这就是我的族人所做之事,他们称此为补冢。用来养剑再好不过。”苏染染垂下了眼帘,模样凄婉。

    “你无需自责,你的族人和你不同,你是用自己的血养剑,并不疯魔。从未害人的你,何须自责!”左肖道,“生为哪一族的人,是造化天定,又岂是你我,能够明白的?”

    “你们不厌弃我?不想杀了我除之而后快,要知道,我不但是血族之人,我还是血族族长唯一的继承人,你们不杀了我?”苏染染几经崩溃,泪水决堤。

    “这是命!怪不得你,更何况,你是好人我知道!而且我们是同伴不是吗?”桃梓笑着扶去苏染染脸颊上的泪滴,道。

    “恩。”苏染染点点头,破啼而笑,“我就知道,我走的路没有错!”

    苏染染走上前去,血肉的剥落使众人不用在匍匐在地。

    她嘴里念着最熟悉却最不想学会的嗜血决,剑身在她的指引下通体血红。

    血肉的灵力幻化成一缕缕的红光,莫入了剑中。

    众人只觉得头顶越来越亮,再抬头,血肉堆积的洞穴已消失不见。这个山丘又变回了如履平地的畅快。

    光芒刺眼,却令人心安。

    苏染染提着兴奋不已的剑身,走了出来。

    左肖走在她边上道,“这一切恶的源头不因你,所以也不怪你。”

    “恩。”苏染染安抚了手中之剑,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可好景不长,还没等众人缓过气来,麋兽再次出现,它并没有走远,而是学着人的模样,掩盖住了自己的气息,躲了起来。

    “死吧!”它一声怒吼,奔跑着冲了过来,口中吐出巨大的火焰,飞逝而来。

    来不及撤,

    桃梓身体的桃花之魄又再次动了起来,漫天的花香,伴着灵力在空中幻化作一堵厚实的花墙,阻碍着麋兽的道路。

    左肖飞身而起,他的躯体通白,手中握着一柄剑,古朴无光,却暗藏深蕴。

    “我们走,无光!”他唤此剑无光。

    剑身在空中破开了麋兽的火焰,光芒四射,火焰的碎焰砸向了地面,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染染动了,她提着血剑穿过花墙,毫不犹豫的刺向麋兽的心脏,刚吸了无数血肉的血剑,此刻光芒乍现,无比耀眼!

    公子楚也不犹豫,他顺着花墙的灵力,布下结界,将麋兽困在里面,动弹不得。

    这一次的他们,成长了,学会了配合,也是麋兽强弩之末,四人齐心,再下一刻!

    麋兽嘶吼着咆哮着大地,奋力挣扎却无妄,它的眼角不甘的落下最后的泪,

    心脏碎裂。

    麋兽幻化成了一缕虚烟,随着一阵风,消散。

    四人相视,仿佛隔了一个生死那么长,大家大笑着,放松着……

    一个个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另一边……

    “麋兽也失败了?”一个看不见正面的男子听着属下的汇报,皱起了眉,语气中满是不满,道,“没用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