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被困
    “无耻!”桃梓怒目瞪着朽尘,骂道。

    朽尘也不否认,他仍旧笑的看不出情绪,道,“阶下囚的愤怒,我可以理解为无能吗?”

    “求求你,放了她吧!”李素哭的似个泪人,她道,“你不如抓我,我是李家的女儿,更有价值!”

    “论价值,你远比不上她。”朽尘笑道,

    李素一愣。

    朽尘道,“你以为我为何费劲心机抓她,自然有她的价值。倒是你,出尔反尔,比我魔族之人还要无耻,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李素跌坐在地上,喃喃道,“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

    朽尘撇了一眼李素,便提着桃梓往魔族的宫殿飞去,片刻不停留。

    临走时道了句,“若是说出去,你明白后果的!”

    李素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大街上。

    苏染染提着满手的东西,显摆似的拿给李素看,道,“你瞧瞧,好看吗?”

    “好看。”李素随意的答着,眼神瞟也没瞟那件包装精致的小礼物。

    苏染染有些失望道,“送给你。”

    “谢谢。”李素望着三人欲言又止。

    “桃梓呢?”左肖随口问道。

    李素像背书似得念出这段不带感情的借口,道,“她思乡情切,先回去了。”

    左肖皱眉,思虑了片刻道,“罢了,既然是她的决定,应该支持。”

    “我们走吧。”公子楚见桃梓没来道别心里有些失望。

    “李素,有缘再见!”左肖做了个礼,与李素话了别。

    “若是再能遇见,希望我们还是朋友!”李素望着公子楚,眼眶微微泛红。

    “我们是朋友!”公子楚笑着服了个礼,走了。

    路漫漫,三人又踏上了征程。

    ……………………………………………………………………………

    “你抓我干什么?”桃梓一路上想尽办法的挣扎,却无能为力,气道,“我身无半两肉,你何必抓我?”

    朽尘一听,笑了,道,“难道你还能吃嘛?”

    “不能吃!不能吃!”桃梓眨眨眼道,“难道你抓我回去做苦力?”桃梓毕竟未通人情世故,问出来的问题都幼稚不已,让朽尘心下开怀。

    “都不!”朽尘道,“我还会把你养起来,养的白白胖胖的!”

    “那你岂不是做亏本生意?”桃梓眼睛一闪道,“这可不行,不行!”

    “放心,我魔族皇宫,多养你一个并不碍事!”再一眨眼,桃梓只觉得脚底生风,周边的景物疯狂后退。

    数千里,只在一瞬。

    巍峨的宫殿,漆黑的瓦墙,配上红色砖瓦堆砌的屋顶,黑与红在阳光下彰显着它的不同。

    门前并没有侍卫森立。空荡荡的门前,让人以为这是座废弃的宫殿。

    朽尘一挥手,门应声而开。桃梓看着里面一片漆黑,没有光。

    “走!”朽尘提起桃梓就往里走去,步履匆匆,没有一丝犹疑。

    再落地时,桃梓已经在了一间雅致的厢房,它不像外院一片漆黑,而是以白色为基底,鲜花环绕。

    “喜欢吗?”朽尘随意的靠在墙上,双手环抱。

    “你捆我来,究竟意欲如何?”桃梓复杂的望着朽尘道。

    “以后,你便会明白。”朽尘道。

    “闲来无事,你陪我下棋吧!”朽尘从虚空中摸出一个棋盘,黑白分明的线条,瞬间冲击了桃梓的眼睛,她应道,“好。”

    时间匆匆流逝,桃梓不堪的技艺被打的节节败退。

    慢慢的桃梓放松了下来,再没有被捆之时的挣扎。既来之则安之。

    另一边,则炸开了锅。

    “小桃梓到底哪里去了?”洛弈皱着眉,扫视着整个大殿。

    重师弟无人出声,面面相视。

    “够了。”墨白穿着一件素白的云衫,来到了大殿。他的面容憔悴,看得出已疲累多日。

    “师傅。”洛弈上前行礼道,“弟子不孝,未能寻到师妹。”

    “罢了。”墨白的声音有些疲倦,道,“她累了自然会回来,你们别太担忧。”

    “就怕……”瑾钰在一旁话还没说完,便被插了嘴,

    “呸呸呸,说什么鬼话呢?”五师弟陈泗道。

    正在此时,

    一朵云彩落在了大殿之上,

    鹤谷的谷主步履匆匆的踏进了大殿,

    “墨白,出大事了!”李云脚下带风似的急吼吼的冲到墨白面前,扯着墨白,就往外走,“跟我走!魔族出兵了!”

    “什么!”墨白一听,桃花眼微瞪,道,“他敢!”

    “他终究背弃了你们之前的约定,天君也没有法子,只能请你出山了。”李云说的飞快,他急道,“兵将都到南天门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走!”墨白腾云而起,身后跟着飘渺虚的弟子们,神情严肃的往战场飞去。

    远远的就瞧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

    天族被打的节节败退,魔族气焰正盛。领头的便是这万年来的宿敌,朽殊。

    “好久不见!”墨白看见朽殊打了个招呼。

    “万年不见,你怎么憔悴了几分?”朽殊在云端蔑视着看着墨白道。

    “些许小事,倒是你……”墨白轻视着朽殊道,“你可是要同万年前一般,再彻彻底底输一回?”

    “哈哈哈!”朽殊狂放的笑着,黑发中已夹杂着白发,在风中起舞,“你看这眼前,你以为我还会重蹈当年的覆辙吗?”

    “想不到啊,万年未见,你违背诺言,还这么嚣张!”墨白道。

    “当年的君子一诺,本就是笑柄,我又岂会遵守?”朽殊道,“你不知道,这万年来,我每日只要想起当年的耻辱,便有着无尽的力量去提升我的灵力!”

    “今天,便是将这份耻辱,还给你的时候了!”朽殊终于祭出了青朽剑,剑身在刀光剑影中颤动!

    “你也渴望他的鲜血吧!”朽殊抚摸着剑身,神情温柔。“这就给你!”

    “疯子!”墨白从虚空中祭出一剑,通体洁白,剑尾垂着个桃子状的玉环,墨白道,“是时候了。”

    剑身绽放光芒,映的一切虚无缥缈了起来!

    “无虚,我们起!”墨白腾空而起,手中握着此剑,就像戏文里说的那样如同盖世英雄般出现,光芒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