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是意外啊!
    “啊啊啊啊!”桃梓尖叫着爬了起来,一双小脸通通红。

    左肖适时悠悠的转醒,他睡眼朦胧的望着桃梓,道,“这是怎么了?”明知故问。

    桃梓看看自己,又看看左肖,看他一脸无辜的模样,桃梓心想多半是自己昨夜里饮酒过多……才……

    她想起自己醒来时,正蜷缩在左肖的怀里,嘴角的哈喇子流在了他的衣衫之上,她此刻望着左肖略湿的衣襟,小脸不由又红了几分,内心不由虚了几分。

    “估计是你喝多了,才不知数的睡着了。”桃梓使劲的眨巴着眼睛,让自己说的可信点。

    而知道一切的左肖心里一副了然,但此刻却装作才明白的模样,点头不再追问。

    这一夜发生的事,就这样淹没在了时间的潮流里。

    蹬蹬蹬!脚步声极快的靠近,桃梓抬眼一看,苏染染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们。

    “我们什么也没发生!”桃梓赶忙挥手道。

    “我又没说你们发生了什么……难道……”苏染染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审视着两人,“衣衫不整……你们昨夜到底做了什么?”

    “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桃梓红着脸忙道,反而越描越黑,苏染染心下一副了然,倒也不再追问了,她道,“我刚到处打听,听说了一个消息,对我们极为重要!”

    “在魔族的西北方向,最近天象异变,连日以来一直雷电交加却不落一滴雨,当地人说是有墓穴要出世了,而天下间能使天地都为之变色的墓穴只有那几处,如今各族人都派了年轻子弟,聚集在那处,说是……要探一探宝物!”

    “墓穴!”桃梓一听瞪大了眼睛,她记得人族至尊说过,有一处炉鼎就在魔族先辈的墓穴之中,得了这个消息,自然不会犹豫,“我们也去!”

    “走,立刻动身!”左肖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整理了下衣衫,便跟着苏染染一路向西北方向进发。

    …………………………………………………………………………

    “听说了吗,那西处的银华村最近可热闹了。多少帮派都聚集在那里,听说是为了一座墓穴!”

    桃梓一听,竖起了耳朵,他们此刻正坐在一间茶楼里喝着茶。

    “可不是,天都有异象了,多少年没有过了,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万象的墓穴!”

    “万象?”说话的人一脸崇拜,“那可是魔族响当当的人物!”

    “怎么,你也想去看看?”

    “我哪里敢啊,万象之墓,多少人觊觎,更何况万象之墓,机关重重,又岂是你我平凡之人,能够去闯上一闯的?”

    “是这么个道理!”

    桃梓起身,继续赶路。万象之墓,那究竟是怎样的地方,她想去了便会知道。更何况,对于乾坤鼎,她无路可退,必须全力以赴!

    才刚踏入银华村,村里的村民一副了然的模样,对他们这种外乡人,看也不看。桃梓打量着整个村子,发现不少人家门前挂着魔族驱邪的红帐,路上走的人中更有不少一望便知是修仙之人。

    互相对望,修仙之人不少警惕的望着他们,此刻便开始了无尽的对峙。

    左肖寻了一处僻静的酒楼,领着桃梓住下,三人坐在大堂前,喝着茶,看着满天的雷光,倒也惬意。

    “好巧!”一个声音响起,熟悉又透着疏离。桃梓甚至不用看,也知道来人。她的声音她太熟悉。

    桃梓的脊背略微发僵,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不去质问她。她用尽全力才保持住自己的安静。

    “李素。”苏染染唤了她一声,只是她的眸色并不是那么热情,毕竟她还没忘记,当初的她是怎么骗了他们。

    李素的目光从三人面前一一扫过,最后又扫了一遍整个酒楼大堂,忘不见公子楚,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说不出的失落。

    她勉强着笑着,装作无意的问道,“怎么没见着公子楚?”

    “你问这做什么?”苏染染显然不想告诉她,一脸敌意。

    “我……”李素刚要说些什么,让自己看上去没这么突兀,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红装,从一旁款款而来,她的手上还握着马鞭,黑发高高束起,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素,道,“素,你也在这里?”

    李素望见来人,脸上重新挂上了招牌式的微笑,她道,“是啊,好巧。”

    “不巧,我想你我都是为了这墓穴而来,又何来的巧字?这个词显得未免矫情了些。”晩瞳看着李素道,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言辞。

    李素望着她,只是姗姗的笑着,她明白,从小的教育告诉她,当遇到不能得罪之人,她应该怎么做。最标致的笑容,得体的从容,她不知学习了多少年,又做了多少年,就这几句话,撕不破她来之不易的脸皮。

    “你还是这个样子,半点真心都没有!”晚瞳对她嗤之以鼻,对于她而言,李素就是她魔族一个普通的商贾之人,谈不上有多尊贵。更何况魔族崇尚武力,无尽的力量才是他们追寻的本质,而不是这可笑的财富。

    李素尴尬的说不上话,她觉得在她的面前,她总是低微到了尘埃里,而且对于她,她不敢反驳,也无力反驳。

    面前的晚瞳整个魔族无人不知,是骁勇善战的晚大将军唯一的女儿,是整个魔族最有权势的女子!也是年轻一代中,最负有威望,最有实力的女子。也是无数魔族人心中,最好的王后人选。

    她的生命,就是由无数幸运构成。

    “朽尘呢?”她的眼里甚至完全看不见桃梓等人,只一味的问着朽尘,她直呼着他的名字,就是在魔族,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她是其中一个。

    “君上他去打探情形了。”李素回答道。

    “怎么去了这么久?”晚瞳略微皱眉道,“也不带上我一个,真是!”

    听着熟悉的名字从别人的嘴里逸出来,桃梓的心格愣了一下,她的心有着说不出的滋味,不是嫉妒,是一种莫名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