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传承
    “你又何苦呢?陈香?”一个黑色漆黑的棺材从灰蒙蒙的尽头飘了过来,他的周身悬浮着一股黑暗的灵力。

    “让我看看,你身边是不是睡着她!”灵体不管不顾,就飘进了棺材里,她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没想到,陪你数万年的人最后竟然只有我一人,她呢?她是不是早就弃你而去?”

    “陈香,你何必执念于她呢?你为何就是不信,当年的我并没有骗你,我爱的一直是你,而她只是我们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当真吗?”陈香道,

    “当年我自知已穷途末路,已无多余的日子可以继续下去,与那魔教一战,我终究损伤了根本,而你还正值青春,我又怎么忍心,让你委身于我,便编织了谎言,骗了你。”

    “万象……”陈香感动,却落不下泪水。

    “可我怎么能料到,你竟然随了我,一同殒落在了此处。”万象的声音忍不住的颤抖。

    “你又岂能不知,没有你的日子,这个天,又有何处能装的下我?”

    “只是我心里始终放心不下的,还是那些异教徒。当年的他们就凭借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与灵器用鲜血做引强行引出巨大的灵力,霍乱世间。”

    万象的棺材一下子开启了,他从棺材中飘了起来,站在了左肖的面前,道,“这次我又在人群中发现了他们,我将他们送入了我这里最深层次的地狱,希望他们能被永久的困在那里,可我明白,这些人只是杯水车薪,外面的世界一定又和当年的我们一样,异教徒早已扩大了影响,等着将这个世界变天的时机!”

    一阵异动突然将整个墓穴摇晃,“是谁在冲破墓穴之间的结界!”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决定将我的力量,传承给你。你可介意做魔族之人的徒弟?”

    左肖摇摇头道,“我的天赋并不佳,寻我并不是个好出路。”

    “可你的心性最佳。”万象看着左肖道,“我知道你真正介怀的是什么,你和他们不一样,你的心性决定着你的身份,而不是出身!”

    左肖微微一怔,他的眼眶泛红了,跪在了地上磕头道,“师傅!”

    万象一笑,道,“好!”

    桃梓也适时的醒来了,她看到了眼前这一幕,虽不知缘由,但她是为他高兴的。

    左肖只感觉一层层灵力不断的涌入了自己的身体,与自己的本源融合在了一起,他的身体渐渐发烫,无数灵决也出现在了他的识海。这就是传承的力量。

    “从今日起,我万象也有徒儿了,谁还能笑我是孤家寡人!”万象大笑道,“现在就让我把这些碍事的敢闯入我地府的人,统统送去陪葬!”

    “他们也只是一时贪念,罪不至死。”左肖道。

    “孩子,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心性!”万象道,“若是他再进一步,我不知会怎么做!若是不进,就依你。”

    “师傅,我想问,魔族的至纯之血,所在何处?”

    “你要用它重塑你的身体吗?”万象似乎也在思索这个可能。

    “不,我要拿它救人!”左肖坦然道。

    “可你的身体……如今也需要……”万象刚想说些什么,便被左肖拦住道,“救自己的朋友才尤为重要!”

    “罢了,这魔族至血,本就在我这里,就在我的棺材里,你去拿吧!至于你如何用它,我只希望你思虑周全。”

    左肖刚要行动,一阵轰鸣,灰蒙蒙的墓穴瞬时发亮,一阵光透了进来,抬眼一看是朽尘和晚瞳。

    看到墓穴中的左肖,朽尘一愣,再看见那两尊灵体,朽尘跪在地上道,“魔君朽尘拜见万象前辈。”

    “没想到我这庙小,竟然还容得下魔君!”万象的话说不出的嘲讽。

    “前辈,我这次来……”

    万象挥手打断了朽尘的话,道,“我知你的来意,可如今,我已将我的衣钵传给了这位少年,论心性,你不如他。”

    朽尘不可置信的看着左肖,道,“你可知道他是谁?”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当如何,现如今若他没有身份,便是我万象的徒弟,若他有身份,还是我万象的徒弟。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万象坦荡的说道。

    “可如今魔教作祟,无数苍生都在等一个答案,您的答案,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给了他?”朽尘不甘的望着万象,他费尽心力,为了魔族的众族人,不惜来此犯险。

    “我从不看中俗世的身份,我只是喜欢他的心性。你不用再说了,我的答案就是他。”万象道。

    朽尘只得应下,他看着左肖道,“若是有朝一日,你的作为违背了你昔日的诺言,我定要追你到天涯海角,屠了你!”

    “那至纯之血?”晚瞳着急的问道,她听说至纯之血可以易筋换骨,让人的修炼更上一个层次。如今魔族内忧外患,这至纯之血是再重要不过。若是给朽尘用了,朽尘定能超越他的父皇,成为最英明的魔君。

    朽尘一猜便明白了至纯之血的位置,他伸手够向了棺材,瞬间桃梓和左肖动了,两人一前一后包抄着朽尘,让他无从下手。

    “桃梓,魔族至纯之血对我很重要,你能不能这次收手?”

    “对我而言也很重要。”

    昔日的恋人在这一刻为了彼此的信念,再次出手,朽尘毕竟是魔君,他的实力远在桃梓之上,就连左肖也难以敌对。

    可看着桃梓执着的眼神,看着她不计一切的向前,朽尘最终不忍,他放了手。

    他背对着众人对晚瞳道,“走吧。”

    “可……”晚瞳的眼神满是不甘的望着至纯之血。

    左肖犹豫一刻没有将至纯之血装了起来,递给桃梓。

    “这是命令。”朽尘道,“走。”他的脊背有着说不出的落寞,他望着陈香和万象互相依偎的灵体,心里陈杂纷呈。

    “谢谢你。”桃梓在他经过之时,道了一句。她的话亦出自她的肺腑。她明白,让他放弃,是多么的不易。可是她必须要得到。一句谢谢,但愿能表述自己略微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