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火之魄
    左肖自知鲁莽,放下了韶华。韶华拉住了他,低垂着眉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左肖。”

    左肖,韶华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她重复了一遍又一遍,这个名字在她的心底生了根。

    左肖看了一眼她层层叠叠的云纱道,“以后不要再穿这样的衣裙!”

    韶华点点头,再抬眼时,左肖已领着桃梓,苏染染离开了墓穴。

    韶华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第一次感觉到这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她明白她爱上了他。这是一种对她而言弥足珍贵的感情。

    乐翎自然明白韶华的眼睛说明了什么,她的一双眼睛阴晴不定的看着韶华,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缪颜拉住了她,摇了摇头,她们与韶华帝姬告了别,也回了城。

    这一日仿佛就这样揭了过去。

    桃梓回到了酒楼,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床上,整个人闭着眼睛,困的不行。

    左肖看着她这番模样也放了心,合上门,回房间歇息去了,一切仿佛又回归了平静。

    …………………………………………………………………………………………………

    “不要!不要!”苏染染又一次从床上惊起,她看着朦胧的夜色,明白刚才的那一切只是梦境。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脸颊上满是泪痕,她徒手抹去。

    又是这个噩梦。

    她始终无法忘记,在那年她年幼时,

    她的父亲是如何在她面前了解了她最好朋友的生命。

    那具小小的躯体,就是那样像一片落叶似的坠落在了地上。

    父亲也是在那时候告诉她,血族之人只需要力量,不需要朋友。

    转眼已过去八年。

    从血族逃离至今也已有六年之久。该回去吗?

    苏染染陷入了沉思。

    她其实有个秘密一直藏在心底,她知道血族至血的位置,可她从未提起。因为她不想回去,她害怕回去。她不想再面对那血淋淋的事实,她也不想再看见自己的朋友在自己的面前消亡。

    可是……

    一想起桃梓的执念,她又陷入了两难。

    这一夜,她就是在这无尽的沉思之中度过。

    翌日,桃梓像往常一样,笑着敲开了她的门,递来温热的豆浆和一小个包子,道,“昨天睡的可好?”

    苏染染违心道,“甚好。”

    两人坐着聊了片刻,左肖便在门口唤着两人的名字道,“该走了。我听说在南方有一座山,已数年烈火,未曾灭过!我想我们应该去看看。”

    苏染染应道好。

    桃梓笑着打趣道,“这天下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左肖只是笑笑道,“记性比较好罢了,我们走吧!”

    三人御剑前行,倒也一路无阻。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桃梓远远的就望见了那座山。山上早已寸草未生,一行人浑身大汉的,光着膀子提着大堆的货物从他们面前经过。

    桃梓问道,“你好,可知道前面怎么上山吗?”

    那人看着桃梓像是看着怪物一般道,“姑娘,你没看见那边都烧的跟什么似了,还上山?莫不是脑子坏掉了吧!我们只是从山脚边远远的经过,就热成这副模样,你还要上山?”

    “我们有要事须得上山,放心我们不会被烧成焦炭的。”桃梓笑道,“可能相告?”

    “说不准是仙人!”有人在他耳畔附嘴道,“罢了罢了,告诉你,从前面过去,绕过那个村子,边上有条小溪,常年似滚水之状,山的入口就是在那里!”

    话音刚落一行人就先走了。桃梓谢过来人,便大步向前顺着那个方向走着。

    没走几步,灼浪扑面而来,汗水滴答的往下落。

    桃梓毫无退意,她撩起了袖子,继续向前走着。

    大约走了半日之久,桃梓的嘴唇已微微发白,她看见了那条小溪。溪水涓涓的流着,只是这水像极了开水,不断的翻滚着。

    苏染染大步向前,她想取一点水饮用,却没想刚伸出去手,便被左肖拦住,左肖道,“这水怕足能烫伤,你别动,让我来取。”

    左肖取出一个琉璃杯,用灵力覆盖着杯子,将溪水不断的引入。他待得这溪水凉了不少,递给苏染染道,“这下可以喝了。”

    苏染染喝了一半又递给了桃梓,三人分食。

    “这上面怕就是这烈焰山了,至于这火之魄,大约就在其中。”左肖抬头道,“烈焰灼人,不若我自行上去,你们在这山下等我?”

    “不。”桃梓拒绝了这个提议,道,“若是要去,也该由我去!”

    左肖望着她没有作响,他明白桃梓的心思自来就是如此,下了决定必不会改变,“罢了,一同上去!”

    左肖将灵力做成屏障,覆盖在桃梓和苏染染的身上,一步步踏上了此山。

    桃梓也将自己身上的灵力铺了开来,在这烈焰之中前行。

    汗滴答滴答的往下落。虽然灵力能抵御火焰的灼伤,却挡不住烈焰的温度。

    三人每走一步都步伐艰难,却无人退去。

    就这样走着,已不知不觉到了山腰。

    火焰的力量不断的压榨着剩余的灵力,三人勉力的支撑着,左肖道,“你们拉着我,我驼你们上去!”

    “这对你伤害太大!”苏染染直接拒绝道。

    “这是唯一的办法,我的灵力最为雄厚,也最能支持,如今若是再犹豫,等到我们三人灵力一同耗尽,到那时,万一出点什么岔子,才是避无可避!”左肖容不得拒绝,他拉住桃梓的小手,桃梓牵着苏染染。

    三人的灵力在这一刻仿佛浑然一体,三人互相扶持,心底生出无限的力量。

    “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们。”苏染染道。

    “其实,血族至纯之血就在我父亲的手里。”苏染染将心底的这个秘密说了出来,她犹豫了很久,也挣扎了很久。可如今她一切都看淡了,有朋友了,学着去保护就好。何必畏惧?

    桃梓一听,笑了道,“正好能去你的族中拜访你的亲人,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

    “我的族人,并没有那么友善……”苏染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