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小仙不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暂时写
    韶华下了决定,她不能回天族,至少此刻不能。外面的世界太大,有太多的精彩纷呈,太多的强者林立。

    而在天族,人人都将她当成尊贵的帝姬,所有人宠爱着她,将这世间美好的一面放在她的面前,又几时教过她这些?

    血腥,才是她最需要快速学会的东西。

    她抱紧了自己,感受着灵力在身体内的转动,她下了决议。

    左肖背着桃梓,在这凹地继续走着,但他没有忘记,他们最初为何而来,他不断的用灵识扫荡着地面,不敢有片刻放松。

    少年仍跟着他们,他偶尔踢踢地上的碎石,挖出两柄新的剑来,便不在说话,刚才的冲击落在他的心底,他无法忘记。

    一直商人的部队从远处步步走来,轿撵停了下来。

    韶华望着曾经她最爱的轿撵,再没有生出想念的心思,如今的她更喜欢用双脚感受着这片土地。

    轿撵上下来一人,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薄纱,绣着精致的黎白杏花,莲步款款毫无疲惫之意。她望着左肖道,“好久不见。”

    “李素……”左肖微微一怔,自从那日在万象之穴分别已经数日。

    她还是一身华贵的模样,高高在上。她客气的疏离道,“桃梓,怎么了。”

    “无妨。”左肖将桃梓放在自己的背上紧了紧。

    李素就这样点点头,不知道心里生出什么心思,最后道,“你可还恨我当初骗了你们?”

    “不了。”左肖道,对于李素她已经生不出多大的仇恨,更多的只能说是一种不信任盘桓在他的心底。

    “那他呢……”李素装做无意识的问道,整颗心却揪了起来,她几乎发了疯似的想念他,心底怎么也忘记不了他。

    这或许就是名为爱情的力量。

    可他为什么偏偏是个佣兵?李素不止一次的问着自己,若不是如此,她和他会有可能吗?

    “他很好。”对于公子楚,他不想透露太多给眼前的李素。想要告诉的人自然会传出消息,并不需要他多嘴。

    李素点点头,一刻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她复杂的看着沉睡的桃梓道,“我们之间的情谊是不是只能止步于此?”

    “当年的我们是如何躲过糜兽,是如何一步步存活下来,我从来没有忘记!”李素看着左肖道。

    “……”左肖没有答话,他知道过往的岁月在每个人的心底都留下了痕迹,可是欺骗留下的烙印才是真的无法释怀。

    如今能像平常朋友那样,聚在此处说话,已经是左肖最大的退让,“你在魔族的生意还好吗?”

    “好。”有了魔君的帮助,魔族的生意又岂会不好。在魔族每天与魔族上层人士交流,她已经乏了。她时常想念桃梓一行人,又时常后悔当初的欺骗,可木已成舟,她终究只能懊悔。

    “你这次来……”左肖看着李素道。

    “做些普通的买卖,顺便来看看我的族人。”李素扯出一个笑容道。

    桃梓动了,她在左肖的背后微微一抽。左肖赶紧将她放了下来,看着她圆润的脸蛋慢慢的便红润,心底也算放心了不少。

    桃梓睁开了眼,望见左肖那张憔悴的容颜,她道,“怎么样了?”

    “苏丹将染染带回去了。”左肖陈述了一个事实。

    桃梓哦了一声,她起身看见了在他身后一脸局促的李素,她的眉头不由皱起。

    “你来做什么?”桃梓一脸的敌意。

    “我是来做些普通的采买……”李素解释道。

    “买卖?你为何会经过这里?”桃梓显然不信,她比谁都更清楚,李素的为人。普通的采买又岂会经过这里,这么荒凉的路,怎么可能是经商之路。

    “是我让她来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马车上响起。

    桃梓的脊背微微发僵,她一听就认出了她,她对左肖道,“我们走吧。”

    朽尘从马车上跃下,道,“小桃梓,你难道连见都不想再见我一眼吗?”

    “不想。”桃梓应道,语气中没有一丝感情。

    “桃树现在长得很好,哪天我们一起再去看看吗?”朽尘温柔的道。

    桃梓一怔,道,“恭喜你给了桃树第二次生命,可我如今并不会故土重游了。”

    朽尘道,“桃树尚能枯木逢春,你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让我们重新认识彼此?”

    桃梓没有回应,自顾自的往前走着。

    朽尘一把拉过桃梓,道,“你为何一直背对着我?是没有勇气见我吗?是不是你怕,你会再爱上我?”

    桃梓转过脸庞,望着朽尘道,“你在说着什么玩笑话?”她的目光冰冷一片,让朽尘的心揪了起来。

    他松开了手,低垂着眉目,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道,“我会继续等你的,等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桃梓不为所动,她继续向前走着,不断审视着这片土地。

    整个凹地并不大,三人来回的走着,并没有瞧见虚牙鼎的存在。

    桃梓难免失望,

    左肖扶住了她,道,“终究会找到的。”

    看着这一幕,朽尘的心里的嫉妒又窜高了几分,他的眼睛灼灼的望着左肖,左肖也望着他,没有片刻退让。

    韶华在一旁见到这一幕,心中一阵酸楚。

    她落寞的回避了自己的眼神。

    可却无法回避自己的内心。

    韶华从小就比谁都更明白自己的内心,她知道她爱他。或许就是在万象之墓,那一个瞬间,她陷入了这段感情之中,无法自拔。

    她不惜丢掉自己的骄傲,偷偷摸摸的跟着他们,亦步亦趋。

    可终究是晚了一步,她看着桃梓和左肖,心下一阵心酸。

    李素在一旁心下了然,却不点破,她道,“你们要寻找的东西,我可能帮到你们?”

    桃梓望着她,心下犹疑。

    “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欺骗于你,我只是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墨白上神也做点贡献。”李素目光真挚的望着桃梓道。

    “世人皆知商贾之人消息最为灵通,你们所寻之物,若是在凡人的手中,你们自己寻,怕是怎么也寻不到的,交给我就不同了!”

    桃梓望着她,眼神充满了不信任,但却又事关师傅,想要听她怎么说。

    “我明白当年的事情我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当年的过错,可你们要相信,我是真的想要悔过。”李素道。

    “你如何能帮我们……”桃梓动心了,只要事关她的师傅,她总是愿意一而再的去尝试去相信。

    “我会动用我家族的力量,从小贩这里入手,他们走南闯北,消息最为灵通。”李素道。

    “好。”桃梓明白没有永远的敌人。在这一刻她更想将仇恨换一个希望。

    李素笑了,她的心里是由衷的高兴。

    “我们在寻找虚牙鼎。”桃梓将心中的秘密说了出来。

    “可是天族的至宝,虚牙鼎?”李素不由道。

    “你知道?”桃梓追问道。

    “我只是知道一些简单的消息,知道的并不多,不过假以时日,若真在人间,我定给你寻来!”

    -----------------------------------------------------------------------

    “废物!”置梧躺在床上休整着自己,他气愤的将眼前的一切都扫在地上,他无法忘记他的耻辱。

    血族苏丹……

    他在心底不断念着他的名字。

    他的心底生出无数的邪念,想要立刻剥碎了他。

    “很好,血族!”他愤怒的站了起来,“来人!”

    一群侍女鱼贯而入,

    皆黑衣薄纱,他看着他们,面无表情的道,“去把寻真给我叫来!”

    寻真踏了进来,看见满地的狼藉,她不由皱起了眉头。

    “寻真,你可是真心为我效力?”置梧望着寻真道。

    “自然。”寻真口是心非的道。面对这个人,除了他身上无尽的力量,他的内心却如同孩童一般,一点是非善恶也分不清楚,做人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

    “那好。”置梧的面色缓和了几分道,“我要你想办法,让天族灭了血族。”

    “这……”寻真明白这不是一点的困难。

    “怎么,做不到?”置梧的面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道,“若是你这次做的好,你的侄女的灵力必然能在我的帮助下更上一层楼,若是你违背了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我做的出来!”

    寻真明白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她只得咬牙应下,“寻真定当竭尽全力!”

    “这个给你!”置梧将一块暗黑色的灵石递给了寻真道,“必要时可以借助真主的力量,你明白的,我的任务向来不问过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寻真应道。

    ---------------------------------------------------------------------------

    “染染啊,喝点水!”婆婆端着杯茶送到染染面前,染染因为练习功法,已经浑身大汗。

    “再过几日就是传承的日子了,紧张吗?”婆婆问道。

    苏染染摇摇头,她自打回来后,每日都在用心修行,从来没有过一时的停歇,她相信等到那日的来临,她也一定会做的很好。

    “别这么惯着她!”苏丹从背后经过,他道,“该让她吃点苦,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嘿,你这臭小子,说谁闺女呢?”婆婆作势要打他,一瞬间其乐融融。

    “不好了!百花谷的人来了!”一个人冲了进来,他跪在地上,嚷嚷道,“天族的人率兵来攻打我们了!”

    “天族?”

    “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今日要来?可是有什么误会!”苏丹准备出去看看。

    可刚踏出门。门外的灵力波动让他面色一沉,他就看见寻真带着那些千百年来素来与他敌对之人,站在他血族的门口,乌压压的一片。

    “你什么意思?”他问道。

    “你血族作恶多端,今日我等就是来为民除害!”有人喊道!

    “我血族早已收手隐居在此,何来的作恶多端?”苏丹沉声道。

    “难道当年的仇怨也能一笔勾销吗?”老旧派从不顾及什么是非黑白,他们只坚持着自己的信念。更何况苏丹确实造下无数杀孽,只是不为人知。

    “你们想怎么样!“苏丹开门见山道。

    “战!战!站!”凌厉的杀意扑面而来!

    苏丹面色一沉,道,“好,那就依你们!”

    他跃入空中,灵力覆盖在他的身上形成铠甲,他手持着利剑在空中威风凌凌,他道,“谁第一个?”

    苏染染在下面见到了这一幕,他不曾想到,他父亲说的那一幕,竟然真的会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