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女上司的贴身司机 > 章节目录 第163章这可怎么办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在自己的包里随身放着那种东西”林雪梅反问道。

    “我……”老实说,李龙第一次见到林雪梅包包里那个东西的时候,真的以为林雪梅是属于那种放荡成性的女人。

    直到后来接触过之后才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是错误的,但是,他一直很疑惑,一直搞不明白,你说一个女人的包里随身带着那玩意儿干什么?就算是男人,也不一定全都随身带这玩意儿啊!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骂我下贱,任凭哪一个男人见到一个女人的包里有这东西也会这么想的,别说是男的,就算是女人见到女人的包包里会有那东西也肯定会朝着某一个方面着想,一般情况下,从事那种职业的才随身带着这个玩意儿,不是吗?”林雪梅颇有些自嘲的说道。

    “我真的没有想那个,我只是觉得……”李龙的犹豫还是出卖了他。

    “就算你不会想我是不是就是做那个的,你也肯定会想我的生活糜烂对不对?”林雪梅戚戚然说道。

    “这个我……嗯,只这么想过,尤其是在那个时间我正好又看到萧总给你打电话,一个常务副总直接跟你打电话,这让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觉得你们之间……”知道隐瞒自己的想法那是不明智的想法,李龙索性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觉得我们之间有私情对不对?”真正说起话来,林雪梅是有什么说什么,丝毫不会遮遮掩掩。

    “嗯”李龙只好老老实实的承认。

    “他是我父亲曾经的秘,在得知我离家出走来到这平原省之后,主动请缨来到这里,其实,如果按照父亲的意思,是准备把他留在京城附近的,毕竟那种地方升迁的机遇要多一些,但是他没有同意,按照他的说法,说我父亲有恩与他,他应该过来照看我,就这样,他来到了阳江市,而经历了这么一件事,父亲对他更加的看重”林雪梅默默地诉说着往事。

    “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应该是对你有想法的对不对?”李龙插话道。

    “嗯,他的心意我知道,但是我只拿他当哥哥看待,对他,我真的没有那种感觉?”林雪梅点头承认。

    “那对我呢?”李龙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对你?”林雪梅明显楞了一下“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李龙不假思索的说道。

    “真话就是,其实我对你也没什么感觉,但是你是我记事起第一个看了我身体的男人,所以,你得对我负责”林雪梅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真的假的啊?”李龙一脸的失望加惊奇。

    “是真的,你看了我的身体,你就得对我负责”林雪梅的话丝毫听不出有丝毫调侃的成分。

    我靠!李龙在心里暗暗地爆了一句粗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妈我也真是太幸运了,看了一个女孩的身体就能得到她的身体,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为毛总是往俺的头上砸呢?难不成俺上辈子积德不少这辈子要打赏俺?

    李龙一阵沾沾自喜:我真是太帅了!

    但是,林雪梅接下来的话却又深深的打击了他:“但是,如果是单纯的这样子我还不至于把自己交给你的,慢慢地接触中,我发现你看我的眼神跟其他男人看我的眼神是不一样的,所以才坚定我要把自己交给你的决心,如果你的眼神跟他们的眼神一样,我不但不会把自己交给你,反而会把你踢开我的身边。”

    “我的眼神怎么跟他们不一样了?”李龙疑惑的问道,他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神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啊!

    “你看我的眼神是欣赏,他们看我的眼神明显是带着赤果果的兽欲,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跟我做那些肮脏的事情,如果你的眼神也跟他们一样的话,我是万万不可能把你留在我的身边的,更别说还主动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你了”林雪梅的话让李龙很感动,同时也让李龙很惭愧,说实话,他第一眼看到林雪梅的时候也是在想,如果能跟这么一个女人做那种事,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但是,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他就是一介草民,而人家林雪梅是年轻有为的老板,两人之间的差距只能用天地来形容,别说是发生点什么事了,就算是想想李龙都觉得有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奢望,明白了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李龙眼神中的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林雪梅这种天生丽质的一种欣赏与崇拜,他把林雪梅当做了自己的女神,把林雪梅看做是自己的神仙姐姐,认为林雪梅的这种美是自己不能亵渎的。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这种自卑,却造就了他非凡的收获,既获取了她的芳心,还获取了她把自己的第一次交出来的决心。

    “林姐,如果你这样说,我更加不能跟你做那种事了”听完林雪梅的话,李龙义正言辞的说到。

    “为什么?”林雪梅扭转头看着李龙,发现李龙的眼神里写满了真诚,并没有刻意做作的嫌疑。

    “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婚姻,应该有着幸福的生活,我不能糟蹋了你的身子,不能让你无法面对你未来的另一半,我不能这样做,如果这样做了,那就是天地不容,会遭天谴的,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快而扼杀掉你一生的幸福”李龙感觉自己的身影瞬间高大了不少,暗自得意自己竟然还会说这话:靠,我他妈真是太帅了!

    果然,听了李龙的这番话,林雪梅的眼神一下子红了“龙,这是我心甘情愿的,跟你没有半点的关联,你不用自责,也不用愧疚,更不用不安,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只要是你愿意,我甚至可以为你去死……”

    “不要”李龙堵住了林雪梅“不要去说这个字,我不允许你这样,我要你好好地活着,为我而活,更为你自己而活,你应该有自己烂漫的人生,还有,你想过没有,你的家庭背景……”

    李龙说完这话,林雪梅一下子沉默了:是啊,自己可以放,但是父亲那边应该怎么解释,既然已经重新回到了那个家庭,就应该要承担起一定的责任了,想父亲这样一个封疆大吏,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委身于一个有妇之夫吗?会允许自己的女儿终生不嫁吗?答案很简单,不用想也明白,就算是林万江再开明,也不会开明到允许自己的女儿给别人当三的地步。三,是一个男人纷纷向往,女人人人喊打的词汇!更是被长辈所唾骂的职业,林雪梅猛然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似乎迈入了三的行列。

    一个分公司的老总,给一个结过婚的司机当三,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笑掉大牙,就算是不会,那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这一刻,林雪梅猛然间犹豫了,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产生了动摇:他是看了自己的身体不假,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欣赏不假,但是,单单是因为这样就把自己交给他吗?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司机,只是一个工人,而自己是公司干部,是高层领导的女儿,是有着美好的前程的。

    似乎感受到了林雪梅的异样,李龙环抱住林雪梅的手臂松开了不少,心中也在滴血,更是再无声的骂自己真是傻瓜:送上门的肉你都不吃,你还吃什么?这样一个绝色佳人,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有多少男人为了能跟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共度一次良宵而舍尽全部的家财,但是,自己可以免费的到手的东西却要推出去,这是不是属于犯贱的行列?

    但是,李龙并没有后悔,如果真正的后悔了,那也就不是李龙了,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的,绝对不能因为自己贪图一时之快而毁了一个女人幸福的一生,如果那样,那自己就真的成了千古罪人,这样一个女人,本应该有着自己的幸福人生与美满的家庭,如果自己把她的那张膜给捅破了,她后来的丈夫或许会因为她是大老板的女儿而暂时不计较,但是以后呢,如果林万江在大老板的位子退下来呢,他的丈夫还会不在意吗?到那个时候,怕是就要露出另一幅嘴脸了吧!

    想到这些,李龙越发的觉得自己不能对林雪梅做那种事情了,那简直就是毁灭一个人的幸福啊,这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李龙默默地起身,随手拉过林雪梅刚才丢弃的那条浴巾包裹住身子“还有毯子吗,能不能借我一条?”

    “衣柜里面有,自己拿一条”林雪梅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李龙,同时也把李龙在梦境中拉回来:自己终究只是人家的一个臆想罢了,想要真正的成为人家心目中的那匹白马,先不说需要费很大的气力,或许自己压根就没有这个可能,草根与公主的爱情只可能出现在安徒生的童话里,现实中,那是万万见不到的,即使能见到,估计也只能是在梦中,而且属于那种白天做的梦。

    按照林雪梅的指引,李龙在衣柜里找出了一条毯子,裹在身上去了客厅,倒在沙发上,看着卧室里那散发出的橘黄色的灯光,李龙心中一阵凄凉:没事你干嘛非要答应留下来啊,回家后至少还能睡炕上,在这里呢,非但不能触碰人家,还得忍受在这沙发上蜷缩的痛苦,真是没事自讨苦吃,不行,一定得想办法改变这种现状,至少得想一个法子改变自己目前的窘相,小区里很多的邻居走在说自己是倒插门,虽然没有说到明面上,但是背后的指指点点却是不可少的,李龙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实在是忍受不了那群老妇女们在背后的诋毁,既然孔佳怡不同意卖那所房子,那自己就想办法买一套小点的好了,看看人家表哥,不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而有了自己的房子跟车子吗?

    上位,致富这两个词深深地印进了李龙的脑海里面,萧远山的话同时再次在耳边响起:年轻人,要懂得隐忍,要学会厚积薄发,要学会在摔打中成长,所有上位者的位子都不是凭空得来的,那是经过一系列的努力之后才获取的,当然,努力的方向是因人而异的。

    “龙,你睡着了吗?”迷迷糊糊的,李龙快要进了梦乡,突然,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又穿透进了李龙的耳膜之中。

    “啊,嗯”李龙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我睡不着”

    我靠,上帝啊,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就不能让我安稳一会儿吗?李龙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林姐,马上就两点了,你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李龙带着哭腔说到,虽然熬夜也是他强项中的一项,但是,他得为自己的生命跟林雪梅的安全负责啊,天知道这领导人什么时候会出发,如果休息不好,这车子怎么开?有十条小命也不够糟蹋的。

    “我睡不着,你陪我聊会天好不好?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在包包里放那东西吗,我现在告诉你”林雪梅伸手拨弄着李龙的身子“你看在这里多不舒服!”

    李龙还是忍住了:“林姐,你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我在这里简单休息一下就好,当年在草原上演习的时候我们连床铺都没有,也一样过来了。”

    “哇,你参加过演习啊,是跟电视里演的那样吗?给我讲一讲好不好“林雪梅脸上一阵兴奋,打小,她就崇拜那些穿军装的。

    呃,李龙额头上闪现出一道黑线,自己真他妈犯贱,没事找事干啊!这张臭嘴说什么不行,非但捡林雪梅爱听的说。

    “林姐,回头我再给你讲好不好,现在我们先睡觉”呃,话里有话,又说错话了,李龙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祸从口出,还是不要再说了,否则还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此时的林雪梅,已经完全把心态放平了,她认为,所谓的世俗观念只是人在潜意识里对那些不如自己的人的一些鄙视,但是人与人之间应该是平等的,既然身体有需要,那自己干嘛非要违背自然,索性放一把又有何妨。

    女人,应该尊重自己的需要!

    林雪梅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到。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包里为什么会有那东西。”

    “为什么?”李龙的好奇心重又被勾起,人,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会充满好奇的。

    “你听说过这样一篇报道吗?‘在女人遭受到性侵犯的时候,是应该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还是理性的递上一只那东西’”林雪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李龙听,但是,她并没有要求李龙接话,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上大一的时候,我偶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这样一篇报到,说是西方国家本是一个性开放的国度,但是那里的艾滋病患者反而不是最多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在他们的大学校园里,路边上,随处可见免费的发放点,哪怕是在凌晨,只要你有需要,大街上同样可以找到你需要的这个东西,更有甚者,在自己女儿满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父母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或许就会是一盒,他们当然不是在劝说女儿过早的过生活,而是告诫她们要懂得该如何来保护自己。

    杂志上提到,性接触,是引发艾滋病最直接的途径,每个女人都有几率会受到性侵犯,在我们国家,大部分女性会选择誓死抵抗,到头来会落一个人财两空的结果,但是,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只有一次,我们不应该轻言放弃,那么,你就应该想办法把自己受到的伤害减少到最低,此时,一只小小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

    强上这种事情,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地享受吧!

    不知道为什么,李龙会突然想到这么一句话,林雪梅的这番话让他忍不住想笑,可以试想一下,当一个女人在面对无可避免的强上的时候

    “先生,请等一等,先戴上好吗?”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包包里拿出。

    这个时候,强上者会是什么反应?十有八九会以为这个女人神经有问题:靠,我这是在强上啊,你竟然还有如此雅兴,还让我戴,你是不是出门忘记吃药了?

    李龙的思绪在跑马……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林雪梅转过头看了李龙一眼“看到这篇报道,我最初的想法跟你一样,但是后来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反而觉得这个人说的是有道理的,既然不能摆脱,那就只能无奈的选择面对,而面对的时候又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来把自己受伤害的程度减小到最低。”

    “所以,你就在你的包里放上了一盒?”李龙笑了笑说到。

    “嗯,第二天我就跑去药店买了一盒,你不知道,买这盒的时候,我下了多么大的勇气,单单是药店我就跑了十趟,每次都是鼓起勇气向前,但是到了门口又打了退堂鼓,然后再鼓起勇气向前,然后再打退堂鼓,如此三番五次下来,我才迈进了药店,你知道吗?我进去的时候人家服务员都在笑我,虽然她们没说,但是我知道她们肯定在笑我,当时我是拿了东西撒腿就跑,钱都忘记给人家了”说这话的时候,林雪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此说来,你那还算是抢劫得来的”李龙笑的肚子都疼了。

    “不许笑我”林雪梅转过身轻轻的捶打着李龙的胸膛。

    “好了好了,不笑了”李龙强忍住自己的笑“那后来再去买的时候是不是胆子就大了许多?”

    “后来?后来我就再没买过,因为那玩意儿压根就没用到过”林雪梅颇不以为然的说到。

    “你说啥?”李龙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林雪梅“你的意思是说你包里的那盒还是你上大一的时候买的那盒?”

    “是啊?怎么了?”林雪梅疑惑的看着李龙。

    “我的上帝啊,难道你不知道那玩意儿也是会过期的吗?”李龙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迷惘的林雪梅。

    “那个也会过期吗?”林雪梅一脸的诧异“我从来没有打开过啊!”

    “我的林姐姐,就算是不打开,那玩意儿也是会过期的,不信你去看看,上面肯定写着呢!”李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林雪梅的‘无知’了。

    “哦,我去看看,上次我打开了,”林雪梅真的就颠颠地向外面跑去。

    “哎呀,还真的是这样的”林雪梅一脸惊诧的跑回来“保质期只有五年,都过期好几年了呢!”

    “过期几年了?”李龙呵呵笑着说到。

    “我看看啊!”林雪梅掰着手指头开始算,还没有算出来呢,李龙猛然间‘啊’了一声,他想到了一个让他无比蛋疼的事情,貌似,他上次好像还用了一个,就是林雪梅无意之间塞进他口袋里的那个,被他跟孔佳怡给用了,我擦,怪不得孔佳怡会怀孕,感情就是那个的问题。

    “怎么了?”林雪梅吃惊的看着李龙痛苦的表情。

    “我……我好像还用过一个”李龙感觉自己真是掉进倒霉窝里了,啥悲催的事情都能被自己遇到,在林雪梅的追问下,李龙把上次的事情跟林雪梅讲述了一遍。

    听完了李龙的话,林雪梅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