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网游之帝轩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铁索桥
    在五个的群殴之下,虽然最后的还剩下的一万多的气血也在一点一滴的减少,但还是把攻击的速度慢了下来,比刚才慢的五分之二,直到boss还剩下多气血的时候,陈缘圆对着一旁看戏的我喊道:“晨辉,来一箭,秒了它!”

    “知道了!”取出一支铁箭,放在精灵王的配弓上,一记火失就朝不远处的boss射了过。

    “嘭!”

    “弱点”

    本来还以为会射在boss的背上,没想到boss突然转了个身子,火失直接射中boss的胸前,原本就已经被几个砍的破烂不堪的护甲,再也抵挡不了火失的强大攻击,火失射中boss的胸部,穿刺而出,带走了一个远超于boss气血的伤害。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和你的队伍杀死白银级boss无头将军,过得经验,声望+!

    “嘭!”

    几秒钟后,boss直挺挺的向后倒,砸起了大量的沙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几个都被遮天的沙尘笼罩,等沙尘散的时候,几个都直勾勾的看着我,那眼神要是能杀人的话,恐怕我都已经死了好几死回了。

    十万的经验让每个人的经验条都增加了,梦雪和可儿更是直接就升了一级,而我自己离下一级还差多的经验。

    boss爆了肯定会随机爆出大量的经验和金币以及几件像样的装备,虽然这是boss是几个合集磨到残血再由我击杀的,不过几个离boss最近的都不愿意摸尸,几个都认为这个无头将军有些恐怖和恶心,尤其是身上散发在空气中的阵阵恶臭,更让几个远离了这具庞大的尸体,最后都不约而的让我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

    在这具庞大的尸体地下,我摸了好几次后才发现,这家伙实在是台穷了,金币我就摸出了枚,一件头盔,而且头盔和前面的守备套装的零散装备散发出的光芒都是一模一样的。

    等当我把最后的一枚铜币拿在手里的时候,boss的尸体也就在我的面前化为了点点黑光,向地底天空中的晚霞飞。

    等到周围的气息全部消失殆尽的时候,几个立刻就走上前来,梦雪浅浅一笑并语气急切的问道:“晨辉,快看看,快看看是不是守备套装的零散装备!”

    我直接把这件银白色的铠甲,捧在双手上,点开设置中心便将装备的属性共享打开----

    【守备头盔】(白银级--铠甲)(精致)

    防御:

    力量:+

    体力:+

    需要等级:

    梦雪看着一脸悲剧的我,笑道:“又是我的了!”

    我非常郁闷的道,随手就把装备递了了过:“当然,给你!”

    梦雪则是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微笑安慰道:“寒晨,没事的,你看着不是还有一个沙漠绿洲吗,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适合你的装备。”

    我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是啊,这是游戏怪有的是,还怕没有适合自己的装备吗!

    我当下就提着精灵王的配弓拉着梦雪就朝沙漠绿洲走。

    “等等!”梦雪突然停了下来,用力拉着我喊道。

    “怎么了?快点走啊!杀怪爆装备!”我被梦雪的一拉,差点就摔倒在沙漠里,回过头奇怪的问道。

    “诺诺…;…;”梦雪用手指了指一旁正依靠坐在沙漠里的几人。

    “哦!你看我给急的!”我看着众人奇怪的眼神,猛的拍了一下额头,带着歉意的目光道。

    “晨辉,不是本姑娘你,你就这么急着为自己的装备啊!你看看我们现在还能再打吗?”和可以背靠背休息的冰凌杵着利爪剑,看着满是叹息的道。

    “呵呵呵!我不急!你们慢慢休息!有的是时间!”我连忙露出一脸献媚的表情看着冰凌道。

    …;…;

    半个时过后,几个的装备耐久度已经恢复了不得不,没提升一点装备的耐久度居然就要花上分钟,也就是一分钟才提升一点,这还是在前期装备的耐久度最高也就是,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陈缘圆从我手中取过一组无时间限制直接恢复点气血的血瓶,走到队伍的最前方,抿嘴浅笑道,指着不远处的沙漠绿洲道:“我们都已经休息了半个多时了,是时候该高正事了,既然大家现在的装备耐久度差不多都已经恢复圆满,那么就趁手中还有些药水,那么我们现在就一鼓作气杀进沙漠绿洲把将军陵最后的boss灭了,好尽快的完成这个任务!”

    o酷f匠lk唯一,正版,其他都s是zv盗版)

    我点点就拉着梦雪的芊芊玉手,往沙漠绿洲走,不过此时的心情确是激动无比,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家伙会不会爆出我的装备,但有怪打,就一定有几率爆出来的。

    一条没有尽头的沙河把沙漠和绿洲分成了两岸,一架腐朽不堪铁索桥成为了交通两地的唯一路,几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可以断裂的铁索,在沙河流水的拍打下,剧烈的摇摇晃晃,无一不显露出此处的险劣。

    “靠!这地方怎么那么像泸定桥!”我站在铁索桥的沙漠边上,看着沙河里极速流过的河水,望了一眼距离只有多米远的绿洲,不由的惊讶道。

    陈缘圆满是伤感的抚摸着一边的一根已经满是锈迹斑斑的铁索,张口就蹦出了一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是什么诗啊,好印景的!尤其是里面的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梦雪露出了满是茫然不解的表情看着陈缘圆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