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异乡的客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异客之哀
    2010年12月中旬的一天,他登上了离别的列车,这是他人身中第一次独自离开家,他不知道接下来两年的时光该如何去度过,穿着这一身迷彩,看着周围一群稚气未脱的娃娃们,他在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原本可以安安心心的医院上班的自己,却一股脑的投身的军营,踏上了自己所谓军旅生涯。

    火车还是古老的绿皮车,从山阴之地到魔都竟然开了整整五个多小时,当再次落地的时候,月亮已经接近半空,看了一下周边陌生的环境,他没有特别之处,也许唯一和别人有区别的就是年龄比人家大了不少。

    时间每天都在减少,他盼望回家的日子也在不断接近,这个故事并不会详细写诉他军旅生涯的故事,我只会去描述他的心态,他内心的世界。

    2012年他即将退伍,他获得了爱情的丰收,大学同学终于答应了他,决定等他回来之后两人在临安奋斗,似乎接下来的故事就该描述他们甜蜜的生活了,可是很多事情却并非如自己所愿,他得到了一个自己并不想得到的机会,他离开了魔都,来到了帝都,这意味这他还必须学会再忍耐,再忍耐。

    2016年的他,已经拥有了家庭,一家三口,分割三地,魔都、临安、山阴,他是多么想回到妻女身边,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他多么想看着女儿一点一点的长大,他想带着她去看看一个那么大的世界,他想带着女儿发现各类新奇的世界。不过这一切真的只是他想想而已,他只能够默默忍受着,他的心里是矛盾的,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何时能够恢复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何时能够真正陪伴妻女身边。

    今天,他一个独自走在魔都的街头,看着周围的繁华,来往的人群,喧闹的世界,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6年下来,他在魔都没有朋友,没有那种可以真正交心谈心的朋友,确切的说是几个关系的好的,都不在身边,那几个寥寥无几的人,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都和他没有关系。

    这6年时间,他也想再写点东西,可是每每打开电脑,却要注视着周边人的情况,他的内心是孤独的,他的内心的怯弱的,他不愿意他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之前的所有作品似乎也因此了,重新看来,大学期间那每晚坐在电脑面前码字的时光真的很幸福,一杯龙井,一首音乐,伴就着一章,虽然它的质量并不是很高,但它们就像我自己孩子一般,多么希望它们能够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有一天会发现它们的价值所在。

    身在异乡为异客,魔都始终不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家并不在这里,我想很多在魔都奋斗的小伙伴们、童鞋们都应该明白,动不动五六万,十来万的房子,这些是耗尽家产都买不起的房子呀,对于每个国人而言,没有属于自己的住房,这里就绝对不是自己的家,有房才有家,有家必须得有房,这种思想在国人心中已经根深蒂固数千年。

    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回到妻女身边,尽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接女儿上下学,接老婆上下班,带着她们出去旅游。心里的不舒服真的每天都在积攒,也许某天达到了极限,这个就会爆发的,好像说上一句,蓝瘦,香菇,他每天都在重复着一样的生活,30的人却还得和1718的年轻人一样,哼哼哈嘿的去,年轻人睡上一觉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而30的他却要酸疼好久好久。人真的不能不服老。

    还是和大家说说他今天的故事吧。周末能够出来真的很难得,24小时工作制的他,感觉轻松了很多,骑着魔拜单车慢悠悠的在路上,没有人和他抢时间,应该说是今天注定着他一天的无所事事。仅仅半个小时,就把今天该要处理的事情给解决了。接下来真的真的没事干了,他买了一包板栗来到网吧,突然想到了这几天在看的微微一笑很倾城,他注册了一个新倩女幽魂的帐号,草草的做了一会儿任务,就失去了兴趣,还记得曾经在传奇世界中驰骋的自己,而现在再进去,人物因为时间的缘故,也被清除掉了。似乎网游已经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他已经过了那个沉迷网游的年纪。每时每刻,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干这些事情,他很无奈的朋友群里叫人,似乎其他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魔都一个自己不并是很喜欢的城市。

    故事并没有因为这个而结束,魔都世界还在不断变化着,他住在90年代初的破房子里,现代化时代的更新唯一和他有关的也许就是那个监控设备吧,每个家伙都被监视的死死的,也许牢笼也不过如此而已。

    异客之哀,我想这个应该说中了很多人的心里痛点,往往那些越是发达的地方,越是看不起外来务工人员,越是看不起不属于它们地方的异客。我的心每天都在默默的滴血,就向是一把一级的破刀在刺伤我的心灵,虽然伤害不是太大,但温水煮青蛙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更何况这把破刀时不时还给你来一下暴击,它会重重伤到你的心。

    医疗并不能解决本质的问题,原本是一名白衣天使的我并非护士,是医生,深知心里的慰藉远比生理的治疗效果要明显的多。时间会代表一切,时间会消失一切,时间真能冲淡一切吗?还是它在厚积薄发呢?这个世界是属于主人翁的世界,身在异地的你,仅仅只是一个异客而已,你并非此地的主人,它不是你的,这个就是你作为异客的悲哀。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魔都,如果哪天可以不用再来,他绝不会再踏入此地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