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梦语长生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梦小善
    古北之国,有一人一剑一宗门,笑饮三千酒,醉卧九重楼!

    圣人之城,有四九书生,白衫染尘,抬头望天,手无缚鸡力,却高语动风云!

    绯红之都,有鲲鹏化鱼跃,身躯遮蔽三万里,妖后化蝶密语鲲鹏,乃休!

    …………

    天之高,青鸟不得探,海之深,鲲鹏难究其底。

    修者大能,弹指之间千里疆土崩坏,通天大河可被逆流,山峦不过土丘。

    九天皆是修,十地妖如雨!

    强大的力量带来的最终索求便是永无止境的长生,但殊不知,这长生,亦是死亡的源始!

    …………

    “木者,永生!”

    不知多少年前,九天十地微微颤动,虽然颤动的时间极短,使得极大多数的修为弱小者都不能感受到这样的一丝异常,可是那些真正的强者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在了五行天之内。

    但不等他们最终做出决定是不是需要前往五行天一探究竟的时候,观星宗主峰轰然倒塌!

    次日,观星宗宗主身损的消息便传遍观星宗所在的星辰天,随后这个消息更是以着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蔓延了九天,而伴随着这样的一个消息,“木者,永生!”这四个字如同魔咒一般,驱使着无数的修者前往星辰天的观星宗一探究竟!

    但最终,这股躁动伴随着观星宗慢慢衰落而平静,主峰倒塌,宗主力竭而亡,几大长老失踪,再加上周围的其他宗门蠢蠢欲动,还有之前“木者,永生!”四字带来的灾难,使得观星宗迅速衰落,要不是某位大能顾念旧情,观星宗绝对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

    而即使能够保住一丝传承,可观星宗也已然在星辰天销声匿迹。

    再之后,九天十地又重新陷入了平静之中,此后数千年,安逸异常,然而就在一年前,天空炸响,轰雷不决,整个九天十地陷入黑暗之中,除了犹如无数长龙降世的雷电之外,竟然不再有任何光亮!

    好像灭世雷罚,有修士自恃实力想要飞天一探究竟,可刚刚飞到半空直接被雷霆轰杀,形神俱灭!

    如此反复,恐惧蔓延九天十地!

    世界恍如即将崩坏,有实力的宗门和势力在自家老祖的带领下寻找求生之法,而自知自身随时可能被灭亡的修士尽皆陷入疯狂!

    这样的疯狂一直持续了半年,直到一阵清香凭空蔓延九天十地,天空黑暗兀然消失,雷霆渐灭,而随后血雨降世!

    “木皇身损,留下长生法!”

    …………

    风云天,九天之中排名最末的天地,不仅仅地广人稀,而且灵力比之其他的天地简直稀薄的可怜,但即使是排名最末,可依旧有着无数风云的涌起。

    就如同其名字一样,“风云”!

    风云涌动,秩序涣散,没有任何一个宗门可以在这里称霸,更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对这里绝对的掌控,所以无数的混乱在这片天地滋生,正道邪修都可以共存,修士和妖族也可以坐在一起商讨杀人夺宝的交易!

    这里是混乱之地,也是练就无数强者的天地!

    风云天,青云郡,大青山!

    悠悠青山,白雾缭绕,仙气盎然,有一座山门,在白雾之中若隐若现,一副世外之样,不沾染大陆上的混乱和厮杀!可这样的宁静今日却被彻底打破。

    “观星门,木皇身损,血雨长空,你们一定窥测了了不得的秘密,现在赶紧交出来,不然的话,我等诸位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许道友,木皇身损已有五百年,再说五行天在九天之中排名第三,我风云天却是垫底,两个天地之间不知隔了多少万万里和多少空间壁障,我观星门又怎会和木皇身损扯上任何的联系!”

    山门之内有老者声音不疾不徐地传出,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包围了山门的十二个修士!

    筑基之后,飞天遁地!

    那十二个修士赫然都是筑基的修为,此刻围绕观星门,已经是可以带给这三级宗门强大的威慑,更不谈这十三个人身后的三个同样三级的宗门,另外还有一股散修的势力!

    “观星宗观星门,谁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说不定就是观星宗的余孽!”

    许仓,也就是刚刚观星门内的老者刚刚道出了“许道友”的那位,此刻一声冷哼,对着山门之内鄙夷出声。

    而在场的十一个修士也轻夷一笑,这观星门和观星宗当然没关系,前几日许仓不知道从哪边打探到有关观星宗的消息,当是他们乍一听观星宗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给吓住,观星宗那可是在星辰天的九级宗门,是随便一个弟子出来都能碾压他们几千次的超级超级巨无霸的存在。

    虽说最终还是没落了,但也比眼前的这个观星门强大无数倍!

    所以他们明明知道两者毫无关系,但却依旧气势汹汹地冲杀过来,无非就是……

    想到那是不是出现在自家女弟子身旁的淫贼,自己这些人又偏偏逮不住的身影,此刻的十一人,脸上已经有些发青!

    “观星宗,我等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长生法,不然……”

    “不然你大爷!”

    许仓话语还没完全落下,一个暴喝直接将其打断,“你来啊,你来试试啊,老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把我观星宗怎样!”

    “刘氓,别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们分分钟请出宝符轰了你这山门!”

    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观星宗里回荡的依旧是无比熟悉了的声音之后,许仓的脸已经红的发紫。

    刘氓,观星宗第七长老,筑基中期修为,实力不是很强但也不算弱,这样的一个人原本应该没有多好的声明,可偏偏他是某个人的师父,以至于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这大青山方圆三千里的五个三级宗门没一个不知道这刘氓的大名!

    “给脸不要脸,你们倒是快点,我还要去喝我徒弟送给我的酒去!”

    之前暴吼的气焰一下子消失,随后是懒洋洋的声音,但就是这样的一种语调听到许仓的耳朵里,让其脸上的紫更浓了一分!

    因为许仓知道那酒,更知道那酒是自己放在灵泉里温养了十年,还没喝上一口就被自己的乖徒儿送到了刘氓徒弟的手里。

    “刘氓,你找死!”

    想到痛处,完全不能忍受,许仓猛地一拍储物袋,一张青色的符箓赫然出现!

    “剑符?”

    在许仓身后的十几修士,在看到许仓手里忽然出现一张青色符箓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之内的贪婪一闪而逝,

    符箓原本就不常见,黄青蓝紫黑,五个等级,其中黄色符箓不值多少灵石,但是更上一级的青色符箓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了,更何况这还是一枚剑符!

    可还不等他们有任何的开口,许仓手中灵力顿显,随后一阵银光赫然从青色符箓内出现,随即锋利的气息尽显。

    “去!”

    低喝一声,银白剑光直冲云雾而去!

    “咔!”

    银白剑光撞在云雾之内,传出一声脆响,声音很小,但还是被这些实力依然筑基的修士听在了耳中。

    许仓脸上一股苍白之色被瞬间隐藏,更是涌出一丝丝惊喜!

    一宗山门当然不是那么好破,而自己即使花了偌大的代价请了一帮人,甚至大出血地弄来青色剑符无非是想给观星门表个态度。

    我青山宗不是那么好惹的,我许仓也不是吃素的。

    没想到这护山大阵居然这么不堪,早知如此的话,自己早该来擒拿那淫贼……

    此刻,许仓脑海中种种念头一闪而逝,却又在瞬间戛然而止!

    围绕观星门山门的云雾被银白剑光一剑震散,恰好让原本视线被阻看不清山门内情形的许仓和其他的修士看了清楚,此刻就在山门之前,护山大阵一幕之隔的观星门内,有一个一手抓鸡腿,一手抱酒坛的老者,吃的满嘴流油,而在他的旁边,有一白衫书生,手捧长卷,看着脚前的一缕正在消散的银白之光,还有被刚刚银白之光戳中的鸡头碎骨,有些怔怔地出神,

    而随后似乎是被许仓等人的气势所迫,愣愣地看着许仓的方向,并且在片刻之后腼腆一笑。

    “轰!”

    云雾倒回,遮拦视线。

    观星门护山大阵光晕不断闪烁,似乎是被刚刚银白的剑光激怒,隐隐有咆哮之声回荡!

    但此刻,许仓对这即将完全运转的护山大阵有任何的在意,不仅仅是他,还有他身后的其他修士,此刻也有点发愣,刚刚那幅画面,刘氓吃的满嘴流油,还有那个淫贼“云淡风轻”的样子真的深深刺激着着他们的神经。

    “梦小善,你敢出山一步,我许某必定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