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梦语长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我要唱歌
    怒极,许仓焉能不知,刚刚的碎裂之声正是那鸡头被斩碎的声音,又焉能不知,那梦小善一定是故意把鸡头扔在了剑符轰击的点上,

    被剑符余威所震,所以鸡头碎裂,但毕竟只是余威,剑符经过观星门护山大阵的减弱,已然不然把那鸡头泯灭成虚无!

    而也恰恰是因为如此,自己才会误将鸡头碎裂的声响当成护山大阵稍稍破裂的声音!

    这样的尴尬,简直,简直……

    一声暴吼简直要再次将此地的云雾震散,让护山大阵内刘氓都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看许仓远去的方向,又看了看梦小善,然后有些诧异地开口,“徒弟啊,你玩的不会不是人家的徒弟,而是人家的女儿吧!”

    “师父,我和青儿姑娘那是神交已久,怎可用‘玩’如此粗俗之言?”

    忽地听到自己师父如此的话语,白衫梦小善愤而击书,满脸悲愤模样,“青儿姑娘十分欣赏我的歌声,如此佳人,怎可轻辱?”

    “不仅仅是青儿姑娘,还有赵姑娘、李姑娘,都十分欣赏我之歌声,尤其是李姑娘更是将如此美酒赠我,我梦某怎可辜负他们!”

    此刻的梦小善手指关节因为“愤怒”而有了淡白之色,脸上更是流露出凄苦的表情,“我准备明日就下山,再去一会青儿姑娘,顺便让他们再次沉醉于我的歌声……”

    “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一把将自己手里已经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头砸向梦小善,而后者也似乎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出,稍稍一偏身就躲了过去,脸上更是立刻堆满了讨好的笑意,但也不敢是再多说些啥!

    毕竟自己上一次可真的是差点被打断了腿!

    没有在意自己的鸡骨头到底有没有砸到梦小善,只要自己这个便宜徒弟能闭嘴就好,刘氓继续喝了一口酒,又顺脚踢了一下自己脚边的鸡头碎骨,“一年的时间,我观星门的观星术才到一层,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不能进入二层,你就等着被琪儿追杀吧!”

    “师父……”

    手中的长卷直接落在了地上,满脸“悲痛”的梦小善还准备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师父刘氓此刻已然渐行渐远,以至于在刘氓身影完全消失之后,忽然想到啥的梦小善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耽搁,疯似的跑回自己单独的小山头!

    此时此刻,这梦小善哪边还有刚刚手捧长卷的儒雅,又哪边还有淡然一笑的腼腆,有的只剩下一股狡黠到至极的气息。

    ……

    观星门三级宗门,在灵气稀薄的大青山还能算得上是一股势力,尤其是宗门内的执法大长老拥有金丹期的修为,更是观星门在大青山一带有恃无恐的根本。

    就比如刚刚的许仓等修士,即使是攻破了山门,也绝对不敢继续地深入,不然的话金丹修士的怒火他们是承受不起的!

    当然,至于观星门的执法大长老并没有在许仓等人到来的时候出现予以威慑,完完全全就是因为梦小善。

    实在是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能惹事的主,但是惹完事情之后还总能让一些人心甘情愿给他擦屁股!

    所以整个观星门也就对梦小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过,就都没事!

    “吾颂天地,天地予恩,乃望长生!”

    盘坐灯草芯编制的蒲团之上,终于摆平了这一次的事情而回到了自己地盘的梦小善,安下心来,清了清嗓子,体内灵力稍稍涌动,触及自己手臂上,那一块铜钱模样却是全部黑色的图案。

    并且在那团有着微微一颤之后,猛然发声!

    曲调奇特,弯转变声,忽高忽低,即使是擅长音律的修士都不能够完全模拟出这样的一个曲调。

    更关键的是,唱出这样一个曲调的声音,竟然声音嘶哑异常,好像是嗓子是被通红的铁块烙上,不仅仅烫坏了嗓子,更憋出无比凄惨的“呐喊”!

    而如果那些才进宗门的弟子能听到这样的一个声音,大概也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一个才是炼气期的弟子能够拥有一座小山作为自己的洞府,

    也大概能够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进来就有关系不错的师兄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靠近那座小山的原由,

    当然更能够明白,在那座小山上近乎鸟兽绝迹的根本!

    只不过对于这样的一个事实,梦小善完全没有丝毫的知觉,三句十二字,梦小善足足唱了九遍,每一遍都完全不一样,也都毫无规律可言,但相同的是,他九遍唱出来的声音一样都让人无发忍受,

    一直到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忽然之间在梦小善的周围出现,梦小善才是罢休!

    深吸一口,那股淡淡的灵力随着梦小善的这样一个动作瞬间被吸入其体内。

    三息之后,梦小善睁眼,眨了眨眼睛,又舔了一下嘴唇,眼神之中满是回味,以至于眼神里充满了还要继续的渴望,但只是片刻而已,将那样的冲动强制地压下去,梦小善阖上双目直接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此刻,在梦小善的体内,那股被其一口吸入的灵气在极短的时间内游走了梦小善的一身,最后汇入丹田,隐入气海之内。

    没有直接转化为自己气海里的灵力,而是在气海的深处停顿,并且最终被气海完全掩盖!

    这样的一种灵力,梦小善称其为“隐灵力”,隐灵力不能被自己调用,但是却可以让自己在一天的时间里吸收比之寻常多出十倍的正常灵力,

    换句话说,在吸收了隐灵力之后的一天里,梦小善修炼的速度是寻常的十倍!

    所以并没有耽搁多久,梦小善呼吸慢慢变得悠长,已然是完全进入了修炼状态,灵力的波动再次传出,随着梦小善的吐纳一进一出,最终灵力汇聚梦小善的气海,成为梦小善实力的一部分。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过,黎明破晓,梦小善悠然转醒,查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气海再次壮大了一丝,脸上顿时是充满了笑意。

    “炼气五层,炼气期的第二道关卡,自己已经很近了!”

    梦小善真的很想现在就静下来,再次唱出歌诀,但可惜的是,那歌诀自己每七天只能唱一次,这是自己经过一百试验之后得出的最佳时段,

    不然的话,赵梦琪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想到那娘们追着自己跑的情形,梦小善直接打了一个冷颤,歌诀带给自己的除了那些特殊的灵力之外,剩下的唯一就是行云步。

    术法行云,能够让自己的速度无限拔高,甚至可以让自己在半柱香的时间里跟得上筑基初期的修士。

    但缺点就是,在这半柱香的时间里,自己毫无防御也毫无攻击力,如果不小心撞在树上,自己都能被撞死,而且在半柱香之后,自己需要足足三天的时间才能恢复那空虚极致的气海。

    术法行云,梦小善在这一年里只用过两次,一次是三个月前自己被梦琪追到了大青山的深处,另一次就是不久前自己在青山宗被许仓追杀了!

    话说那娘们好像也该回来了吧?

    想到自己只是因为唱唱歌,顺便掩饰一下自己的歌诀,却招来那么多的追杀,梦小善不知不觉满脸辛酸泪,又满脸委屈地看了一眼周围,自己用三十坛好酒换来自己师父布置的一个阵法,才完全隔绝了自己唱歌的声响,一时之间感叹万千!

    “我的歌声那么好听,为什么都不懂我呢?”

    “是的,一定是嫉妒我不仅仅长得帅,还充满了儒雅的气息,实力又强大!”

    “是的,一定是这样子!”

    “但我怎么能因为他们的嫉妒,就让他们听不到我的歌声呢?我应该让他们更加嫉妒,嫉妒我的歌声才是!”

    义正言辞,满脸大义,梦小善目光直视山外,浑然忘了自己起初的意愿只是为了通过唱歌掩盖自己的歌诀,虽说那歌诀只要自己手臂上的一个黑色圆形图案还在,就不可能被别人学了去,但梦小善还是怕别人听出什么端夷。

    而到了此刻,原本的掩盖之意,已经变成了梦小善的理所当然,甚至是……荣耀!

    “我要唱歌,让整个风云天都拜服在我的歌声之下!让九天十地都必须倾听我的歌声!”

    但就在梦小善满腔宏愿的时候,一声愤怒的骂声透过小山,透过阵法,直接传入梦小善耳中。

    “梦小善,你给我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