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梦语长生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怨念
    峡谷里,此刻已然大乱,马修和梦小善离开之后,柏汝暴起,带走赵紫嫣,而赵梦琪也随之追赶而去,

    留下只能是以公孙逸为首的观星门弟子,另外还有被柏汝“无意”解开了绳索的神州宗弟子,

    当然,柏汝在当时的情况下肯定不会花费偌大的力气去帮所有神州宗的弟子解开他们身上的束缚,他做的只是同样在每个人的身上输入一道灵力而已。

    可这也就够了!

    神州宗弟子,师出同门,修炼之法虽说不一定完全一样,可最起码有共通之处,所以柏汝给他们的那道灵力正是突破梦小善灵力封锁的关键力量,

    再加上当时候的情况,是观星门弟子一时半会根本就顾及不上他们,而这就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

    以至于当之前退去的以公孙逸为首的观星门弟子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神州宗的弟子,他们的修为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了,

    而两者相遇之后,都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动手!

    一边愤怒到无以复加,另一边则是为了求生,这一战两边都竭尽了全力。

    当梦小善好不容易是带着泪眼婆娑的赵紫嫣,还有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东西,但是当梦小善靠近却感觉到一阵哆嗦的赵梦琪回到峡谷的时候,这里已经出现了不少的伤亡。

    但所幸的是,伤的基本上是观星门的弟子,而亡的全部都是神州宗的弟子。

    其实这也难怪,神州宗的弟子虽说比观星门的弟子要早从冰雪的世界出来,但是一出来就被梦小善封住了灵力,当他们好不容易是从梦小善的魔爪里逃出来的时候,公孙逸他们又来了。

    更关键的是,一个想着逃,一个想着报仇,两边的斗志是完全不同,当然更关键的是……观星门弟子的数量可是他们的好几倍。

    完全就是碾压啊!

    所以观星门的弟子损失较小,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事实上,在这样的情况下观星门弟子还能重伤,就真的只能是说修士之间的差距……还是不小的。

    然而当梦小善和赵梦琪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所有的征战全部结束!

    梦小善就是站在那边不动,属于筑基修士的力量传开,就给了神州宗的弟子无限压力,再看到安然无事的赵紫嫣,他们焉能不知,柏汝凶多吉少,所以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

    全部缩在了一起,神州宗弟子现在不过九人,两人是被愤怒的观星门弟子直接站了,剩下的九人此刻抱团,戒备的看着观星门弟子的方向,当然更多的是看向梦小善。

    “你们回答我一些问题,我就不杀你们!”

    此刻的梦小善忽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不仅仅是让其他人一愣,更是让神州宗的弟子拿着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梦小善。

    明明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居然还说会放过他们。

    “我只要他死,其他的人,我不会动手!”

    脸上的戾气一闪而逝,梦小善手指着神州宗弟子的某人,而被梦小善这么指着之后,那人的脸色瞬间煞白,并且在有意无意之下,神州宗的弟子稍稍偏离了那人。

    如果说梦小善之前说放过他们,他们觉得梦小善是傻叉的话,那现在梦小善说只要一个人死,他们就不得不选择相信几分。

    毕竟,被梦小善指着的那人真的是祸根。

    在他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他们不得不是花偌大的气力去帮他擦屁股,现在更是沦落到如此的地步。

    神州宗,在中土那都是横着走的角色,其门下弟子更是因为宗门极其护短的门风,哪一个不是被躲着走的存在,但是现在却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刀剑相加。

    说实话,他们真的是憋屈!

    “诸位师兄,我是神州宗弟子,过错自然是由宗门长老责罚,不管生或死,一切由宗门定夺,

    但是这小小的观星门真的欺人太甚……”

    “闭嘴!”

    轰然一吼,梦小善目光如剑,直指说话那人。

    一股寒意毫无道理的从那人的心底生出,随后蔓延全身,一句话生生卡在喉咙里,最终都没说得出来,

    刚刚他是做了最后的挣扎,其实他对赵紫嫣所作的事情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中土那么大,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

    一个炼气的女修士而已,死就死了,又能怎样?

    更何况,自己要是真的调和了五行,在宗门里的地位绝对暴涨,那奸杀了一个女修士的事情,又有谁会提?

    他庞楚最大的错,就是错在让赵紫嫣逃了出去。

    瞳孔之内,恐惧慢慢被愤怒所取代,而这股愤怒甚至让他忘却了身体里的寒。

    “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一个小宗门,要不是在这空间里,筑基的师兄不能够进来,你们何敢嚣张?

    不说一个修士,就是整个观星门的女修又算什么?

    就是爬到我的跟前,跪着求我,我都嫌脏!”

    “庞楚,你……”

    眼见着庞楚往前迈了一步,正对梦小善,脸上更满是怨毒,有平时和庞楚还算交好的修士,正想要出声打断庞楚,好让其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在激怒这一群疯子,

    但不满和愤怒已然滔天的庞楚哪边会理,“我神州宗弟子,一人就能荡平你一个宗门,你又算什么东西?

    小小的筑基,何敢嚣张?

    你现在敢杀我,我神州宗必定荡平你观星门,鸡犬不留,寸草不生!”

    一连串的话直接抛出,庞楚体内的灵力已然酝酿,但就在他稍微转身,想要呼和其他弟子一同冲杀出去的时候,却愕然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同门已经和他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一脸的不解,庞楚自认为自己刚刚的那一袭话没有丝毫的毛病,他之所以用着咆哮的声音说出那些,本来就是想要激起同门的怨气,从而和他一起放手一搏,

    其实他原本的想法真的是对的,在被观星门弟子包围,又有梦小善坐镇的前提之下,他们唯一的生路就是背水一战,

    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真的让他的同门都无法接受。

    “庞楚,你……疯了!”

    长叹一声,即使是和庞楚交好,之前还想要出声阻止他的修士,在此刻的时候也退后了几步,和庞楚保持了距离,而直到这一刻,庞楚才终于感觉到绝望,

    “你们,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