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道隐名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七章 玄魅岛
    半个月后。

    一座至今为此,苏望在从极海域见到过的最大、足有方圆二十多万里之广,其上妖气也是最为充沛的海岛,就在前方遥遥在望了。

    那座海岛,正是从极海域的第一大岛,玄魅岛。

    遥望着前方的玄魅岛,站在冽天后背上的柏梠又惊又喜,柏梠没有想到,一直都只是听说冽天的速度奇快,这次柏梠才真正地见识到,冽天的速度比传言和想象中,还要快上数倍。

    普通妖体大圆满海妖也需两个月的路程,冽天竟然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即已跨越了,甚至地,此刻柏梠身上的伤势都还没完全痊愈。

    柏梠心中惊叹:“当真无愧从极海域第一海兽之名!”

    又过了一会。

    苏望和冽天,还有柏梠终于来到了玄魅岛的附近,苏望让冽天深潜到海中十余万丈处等候。

    因为有柏梠在,所以苏望这次,既不打算如闯角戎岛那样声势逼人,也不打算如之前第一次来玄魅岛那般,隐匿了身形和气息悄然登岛,而是决定和柏梠一起,光明正大地登岛。

    柏梠作为角戎岛岛主角戍的心腹之人,玄魅岛岛主魅洙及其一些重要的长老和首领自是认得柏梠,所以柏梠径直御浪上前,与在岛外巡视的玄魅岛海妖表明了身份,言说要拜岛求见岛主魅洙。

    巡视的海妖立即发出传讯,不久后,即从玄魅岛内急速飞出了一名青年女子玄魅妖,不用苏望发问,柏梠即告诉苏望,来的这名青年女子玄魅妖,正是魅洙的心腹之人,魅昕。

    只见魅昕,全身上下与人类修士几无差别,同样都是人类的头颅、身体与四肢,只是整个头颅的颜色是玄黑色,双眼是竖着长的,浑身上下也只有双臂和脖颈处有一些玄黑色的鳞片,这正是玄魅妖的相貌。

    此外,魅昕一袭黑色长发,细长的双眉,杏眼顾盼间隐有妩媚,鼻细唇薄,容颜清秀,身段亦是修长婀娜,凝魄后期的修为。

    玄魅岛和玄魅妖,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在整个从极海域更是独一无二,并且与其说玄魅妖是海妖,倒不如说玄魅妖是鬼怪更为准确,也即是所说的精、灵、怪、兽中的怪之一物。

    之所以说是鬼怪,原因有二,鬼者,是因为所有的玄魅妖修炼的,不是妖的修行功法,而是如同鬼魅和鬼修一样,修炼的是鬼道功法,而怪者,则是因为所有玄魅妖的本体,都是一块玄黑色的怪石。

    据传闻,玄魅妖其实并不是出自从极海域,而是远古之时,玄魅妖的祖辈不知从何处,也不知为何来到了从极海域,凭着强大的实力和诡异的鬼道功法占据了最大、妖气最浓郁的海岛,即如今的玄魅岛。

    主修鬼道功法,也即修仙界所说的鬼魅或者修鬼者,亦称鬼修,鬼修常年待在阴气重重且黑暗阴冷之地,因此性格也多阴鸷狠辣,修炼时将灵气或妖气等转为自身鬼力,信奉的是以鬼化圣的修行之道。

    按照修为等级由低到高,鬼修可分为:炼魂期、凝魄期、魂丹期、魂婴期和归虚期,分别对应修士的凝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和化神期。

    苏望曾来过一次玄魅岛,知道方圆二十余万里的玄魅岛,最外面的方圆十余万里,妖气充沛,聚集的也是来自从极海域各处的各种海妖,与其他的海岛没有区别,那些海妖也都是依附玄魅岛的海妖。

    而玄魅岛最里面的方圆十万里,玄魅岛的玄魅妖和海妖称之为魅域,阴气重重,且终年都是弥漫笼罩着漆黑如墨的鬼气,骤一看与魔气相似,但魔气的气息冷热皆有,而鬼气则全部都是阴寒刺骨。

    一般的鬼气,对修士和妖人来说,影响不大,但终年弥漫且浓郁的鬼气,身在其中,视线和灵识都会受到不少的束缚,就连灵力或妖力,若要顺利施展,也要比平时多消耗一倍。

    所以,在魅域中居住和修炼的都是玄魅妖,而岛上的其他海妖想要进入,除非有相熟的玄魅妖带领,或者是接到岛主、长老或首领的召见,持着一枚名为魅玉的黑色玉佩才能进入,且不受任何的束缚。

    只是至今为止,无人知道的是,此前苏望来到玄魅岛,根本不需要持着魅玉,也可以任意进出魅域,视线和灵识等也没有受到任何的束缚。

    后来苏望终于弄明白了,苏望之所以不畏那些鬼气,是因为苏望的魂魄早已经有了胎光之变、尸狗之幽的一寒一幽之力,论寒冷之力,苏望身上的冷冽之气比那些鬼气更为冰寒,所以那些鬼气对苏望无碍。

    魅昕先是看了一眼柏梠,然后又看了看苏望,不知为何,魅昕看向苏望时,竟是内心猛地一跳,似乎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是自己的天敌一般。

    尽管苏望看起来是妖体大圆满的修为,但魅昕乃是魅洙的心腹之人,魅洙也是凝魄大圆满的修为,魅昕在面对魅洙时,也不会有这样心惊肉跳之感。

    不过虽然心中震惊,魅昕的脸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至少柏梠没有看出任何的异常,而苏望的灵识强大无比,魅昕虽然强自镇定,但苏望还是察觉到了魅昕的那丝惊慌之意。

    苏望目光冰冷,但却没有看向魅昕,而是心中暗道:“这个女子,倒也镇静,难怪会成为魅洙的心腹之人。”

    魅昕不敢多看苏望,而是看着柏梠,淡淡说道:“原来真的是柏梠道友,只是为何柏道友不等贵岛的角戍岛主一起,就提前来到我玄魅岛?这位道友又是何人?”

    魅昕最后一句,问的正是苏望。

    苏望和冽天虽然在从极海域威名赫赫,但真正见过苏望和冽天面目的海妖,其实很少,所以魅昕此时并不认得眼前的青年男子,就是苏望。

    柏梠闻言,却先是看了一眼苏望,见到苏望没有说话,于是对着魅昕开口说道:“此事说来话长,魅昕道友,不如我们边走边谈,在下还有紧要之事,要面见魅洙岛主。”

    魅昕和柏梠,看似关系不错,听闻柏梠之言,魅昕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微微点头,随即手掌一翻,掌心中立即多出了两块魅玉,分别递给了苏望和柏梠,并说了魅玉的用处,其实就是说给苏望听的。

    柏梠没有迟疑,立即接过,而苏望为了免于引起猜疑,也是接过了魅玉,随即三人飞身而起,朝着魅域径直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