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道隐名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九章 围船游弋
    凌厉的剑光,瞬间划破海面。

    一声鲸啸,带着疼痛之意,响彻四周。

    冽天的速度虽然不慢,而且身上瞬间释放出冷冽之气笼罩防护,但雪伶影施展的剑光更快,冽天刚想要闪避,剑光即已斩中了冽天。

    一片血雾挥洒卷起。

    冽天痛啸一声后,庞大无比的身形竟是不由自主地一个翻滚,重重落进海水中,震起了阵阵浪涛,浪花四处飞溅,梭风船也是随之起伏不定,不过船身内却是平稳异常,丝毫不觉得颠簸。

    海水刚好漫过冽天的后背,可以清晰地看到,冽天的背脊上,有一道细长的剑痕,鲜血正流淌不已,看似吓人,不过只是轻伤而已。

    雪伶霜三人自然不是残忍嗜杀之人,自从到达外海后,无论是遇到海妖,还是海兽,除非真的是不知死活地纠缠,或者意图不轨的,否则三人一般都是惊退即作罢,并无大开杀戒。

    如今面对冽天,自然也是如此,否则以雪伶影的实力,加上冰涟雪焰剑之威,只需一剑,即可取冽天的性命,至少也会重伤以致奄奄一息,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在冽天的后背上留下一道剑痕而已。

    雪伶霜三人,原以为冽天受此一剑,就会知晓眼前之人不可招惹,从而惊慌逃离,然而冽天受伤沉进海水中后,竟是又立即浮身而起,看着雪伶霜三人,又是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鲸啸。

    鲸啸声中,居然没有愤怒和恼恨之意,反而像是充满了急切,又好像是充满了苦恼,似乎很像让雪伶霜三人明白自己之意,却苦于无法表达。

    冽天半浮在海面上,依旧挡在梭风船的前面,但没有施法攻击梭风船和雪伶霜三人,而是看着三人,不断鲸啸的同时,硕大的鲸目居然对着雪伶霜三人极力地上下闪动,如同在点头示意一般。

    “影姐姐,这条蓝冽妖鲸似乎没有恶意。”这时,李芸儿上前几步,站在雪伶影的身旁说道。

    “是啊,影姐姐,我也觉得它没有恶意,只是它为何要拦下我们的船呢?”雪伶霜看着冽天,目露一丝疑惑之意,随即也是站到雪伶影的身旁说道。

    雪伶影微点臻首,开口说道:“听它的啸声和举动,的确像是没有恶意,只是现在,我们还是赶去犬岛要紧,既然它阻拦在这里,霜儿妹妹,我们飞到半空去吧。”

    雪伶霜闻言点头,知道如果不斩杀眼前的蓝冽妖鲸,又想要继续赶路的话,就只能让梭风船飞到半空中了,雪伶霜就要掐诀施法。

    就在此时,前方的冽天忽地发出一声悠长的鲸啸,一道巨大的水柱从其后背上冲天而起,紧接着冽天就巨尾一摆,庞大无比的身形一转,竟是开始了游动。

    冽天在海水中上下浮沉,竟是围着梭风船的四周,快速地来回旋转游动了起来,与此同时,口中发出的鲸啸声越发急切。

    雪伶霜三人不知道的是,冽天这是疑惑不解,同时也是在向雪伶霜三人示意,急切地想要雪伶霜三人明白自己的意思,奈何除了苏望,无人能明白冽天的鲸啸之意。

    原来还在三个月前,苏望在登上玄魅岛之前,曾对冽天说过,快则两天,慢则半个月就会返回,然而冽天苦等至今,依然没有等到苏望的出现。

    冽天如何知道,苏望早已经身处在距离此地不知多少万里的冥蒙海域了。

    冽天在玄魅岛外的海中深处,静静地等待了足足一个月,在此期间,冽天已经将曳伸显的那枚妖丹炼化了不少,因而实力也是大增,不过冽天也是明白,真正想要尝试突破,还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

    静等苏望一个月还没出现,心中开始焦急的冽天,自然不会选择彻底炼化妖丹继而突破。

    着急不安的冽天,却是无法登上玄魅岛寻找苏望,若不是冽天明白,玄魅岛上的众海妖绝对不敢也不可能伤害得到苏望,冽天早已施法冲击玄魅岛。

    无法登岛,又不能施法攻击,于是冽天就开始围绕着玄魅岛四周游弋,并且不断地发出鲸啸声呼唤苏望,但冽天却始终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

    冽天环绕着玄魅岛游弋足足又是一个月,无论是岛上和海面,还是海中深处,冽天日夜地苦等和呼唤苏望不得,已然有些焦虑和燥乱的冽天,开始围绕着玄魅岛,逐渐扩大了寻找的范围。

    如此又是过去了一个月。

    就在刚刚不久前,正在海中深处游弋寻找的冽天,忽地感应到了两股极为熟悉的气息,冽天极为惊喜,因为那两股气息,冽天在苏望的身上,每次都能感应得到。

    大喜的冽天,立即急速冲向了海面,恰好那时雪伶霜正在更换阵法灵石,而冽天则是浮出海面,挡在了梭风船的面前。

    也是在那时,冽天终于看清楚了,也开始疑惑不解了,因为冽天感应到的两股气息,并不是苏望,而是一股来自一只小小的灵兽,另一股则是来自一名仙子般的女子身上。

    那只小小的灵兽,正是苏望的辅助灵兽,蓝目貂,其体内有苏望留下的灵识印记,自然会散发出一丝属于苏望的气息,蓝目貂被雪伶霜一直都带在身边,也一直都静静地伏在梭风船内的船头甲板上。

    至于那名女子,则是李芸儿,其余的人或兽也许感应不到,但冽天不同,冽天对苏望体内的木元圣气,也即和李芸儿身上相同的木元圣气极为熟悉。

    之后冽天刚浮出海面时,雪伶影祭出冰涟雪焰剑斩出的那一道剑光,其内蕴含有一丝星光之力,那是苏望此前留在冰涟雪焰剑内,为雪伶影解除残余的风饕之毒所用,而冽天对这星光之力也是熟悉无比。

    见到不是苏望,但三位女子都各自拥有属于苏望的熟悉气息,所以冽天才会疑惑不解,而冽天理智不低,也是明白了,眼前的三位女子,极有可能与苏望的关系不浅。

    所以冽天即使被雪伶影的剑光所伤,也没有愤怒和恼恨,更没有施法攻击三人,只是急切和苦恼,要怎样才能让三位女子知道自己之意。

    鲸啸声听不明,冽天又怕眼前的三位女子会继续施法出手或离开,情急之下,唯有围着梭风船四周快速游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