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游走于历史的长河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尴尬的阎王背黑锅
    幽幽奈何桥,袅袅无数魂。

    许宁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誓要找到舞清雪的灵魂,就好像心底中有一股力量在拉扯着许宁的心一样,他感觉如果自己不救回舞清雪的话,他以后一定会后悔无比的。

    虽然十几天许宁和舞清雪的相处,没有产生什么很深的感情,但是当许宁第一眼看到舞清雪冰冷的身体后,眼泪就是抑制不住的往下流,心中似乎有一丝执念般的对舞清雪产生了依恋。

    在奈何桥处,许宁的心嘭嘭的跳着。

    忽然,孟婆对着许宁说出这句话时,一股冷风吹进了许宁的心神中,许宁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

    许宁看着孟婆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许宁知道这个时候可不能够怂了,一定要彻虎皮装着说道:“孟婆,你可看清楚我是谁?”

    孟婆手中端着正在发出青烟的孟婆汤,当孟婆听到许宁这句话后,本来邪魅的笑容收了起来,孟婆褶皱的脸有些疑惑的样子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谁?不知你是何人?”

    孟婆在这里做事很久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她听到许宁这个以凡人身躯进入冥界且这么有底气,她猜想眼前的人应该是有来头的,于是孟婆停住了脚步。

    许宁知道自己该装逼了,不然在这里和孟婆多说废话的话,让舞清雪的灵魂过了奈何桥就一切白费了,许宁双手背负着严肃的说道:“我乃是原天庭镇守天界的天蓬元帅,今日我奉上面的旨意来找阎王,你且让开。”

    孟婆一听到许宁自称是天庭来的大人物,而且是传说中打败过齐天大圣的绝世人物,心中咕咚了一下。

    然后孟婆记得了上次天蓬元帅也是来过这里的,好像就是眼前的人呀!于是收起了有些恐怖的气息小声的问道:“不知道天蓬元帅驾到,孟婆失礼了,还请元帅见谅。”

    “嗯。”许宁稍微的点了点头示意孟婆没什么,可是许宁负在背后的双手的手心中都出现了汗水,心里还是很紧张的,要是孟婆她丫的不认自己这账的话,自己法力尽失可会真的入轮回的。

    许宁看到了孟婆的姿态后知道了孟婆是被自己给唬住了,许宁心里也是一松,奶奶的,这装逼可是相当有风险的,许宁一副沉稳的样子说:“孟婆,公事紧急,立马带着我去见阎王。”

    “是,孟婆领命。”孟婆其实也后背湿透了,她可听闻天蓬元帅狠辣无比,直接把那搅乱地府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给几钉耙给打废了。

    孟婆可是听说要不是女娲娘娘出面的话,那个孙悟空就直接被天蓬元帅给斩杀了。孟婆虽然见到此时的天蓬元帅没有法力,修为尽失,但是谁也不知道传说中的天蓬元帅有什么后手,还是恭敬一点为好。

    孟婆于是老老实实的带着许宁通过奈何桥往阎王殿走去,一众要通往奈何桥的亡魂都被孟婆给封锁在外面了。

    一路上孟婆笑脸以待,这让许宁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孟婆笑起来太鬼魅了,许宁可是忍受不了,不过许宁还是强忍着来到了阎王殿。

    “天蓬元帅,阎王就在里面,小人没有召唤不得入内,还请元帅自己去找阎王爷。”孟婆的头发遮住了她的一半脸庞,孟婆躬着身子对许宁恭恭敬敬的说道。

    许宁点了点头后,孟婆就原路返回去奈何桥。孟婆可不敢通往阎王殿,不然被阎王发现的话肯定会受到惩罚的,其实孟婆的地位连一般的鬼差都不如。

    幽静冷森的阎王殿外,许宁虽然习惯了这诡异的环境,但是来到这种鬼地方还有点不舒服。许宁这差不多是第三次来到阎王殿了,这里阴森幽清让许宁吞咽了几口唾沫。

    “噗噗噗…”

    当许宁第一步踏入阎王殿后,阎王殿内的两边突然出现了无数绿色的鬼火,鬼火飘飘忽忽的在闪烁着,许宁也没有时间浪费在慢悠悠的走路中了,立马抬腿就冲了进去。

    一会儿后,许宁就看到了依稀熟悉的阎王大殿,在殿内,两边站着许许多多的鬼差,牛头马面,魑魅魍魉都在一旁盯着许宁。

    许宁对这种面容丑陋和恐怖的鬼差已经免疫了,许宁看到了坐在大殿上方的阎王爷,阎王微微的闭着双眼,黑色的衣服显出威严的气质。

    阎王从许宁进到大殿时就发现了他,阎王也不知道不知道这天蓬元帅怎么会又来到了自己的地方。

    阎王这么一副闭着眼睛不语的样子,他心里嘀咕着不是这天蓬元帅来找自己麻烦了吧!那个投错胎的事情是他亲口命令手下做的呀!

    而且是投胎在了大富大贵的人家啊!怎么会突然投错成了猪胎了,这让阎王也十分的奇怪,他当初可是信誓旦旦的和天蓬元帅保证道的,出现了这个猪胎的情况让阎王也有些没脸和尴尬呀!

    阎王心里嘀咕了一会儿后睁开了双眼,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对着许宁说道:“咦!天蓬元帅怎么又来我冥界了,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吗?”

    许宁知道如果直接让阎王替自己找个灵魂带走的话应该可以的,但是这就又欠下了阎王的一个人情,以后要还起来就有点吃力了。

    许宁心神一转,当初这阎王丫的说好了大富大贵的人家却投成了猪胎,许宁心里虽然清楚应该是上面的人干预的,但是这黑锅也好歹要让一个人来背吧!反正阎王又不在天庭任职,就让这丫的背锅。

    许宁立刻用手指着阎王破口说道:“阎王,你丫的,当初不是说让我投胎到大富大贵的人家吗?怎么变成了猪胎,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不然我跟你没完,以后我天天来烦你。”

    阎王听到了许宁这个样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有点尴尬的干笑道:“那个,天蓬元帅呀!这明明是投到了大富大贵的人家,突然就变成了猪胎,这个本王也想不到呀!”

    这货上勾了,这混蛋真的不知道是上面搞的鬼,这就好办了。阎王呀!不是哥要匡你,当初哥可是吃了几个月的猪食,我如今又没有法力,只能够来找你的麻烦了。

    况且这次我又有急事找你,我又不想欠你人情。我就先兴师问罪在说吧!那么你以后就不好开口让我免费为你办事了吧!

    阎王为了许宁投错胎的事情可思索了很久,心里可是万分的不爽,明明就是富贵人家,突兀的变成猪胎,难道是轮回天道出错误了?

    要是如来佛祖在的话,肯定又是一句阿弥陀佛,这事可是如来搞的。这佛祖的错就莫名其妙的让阎王来背了。如来这货要在这里的话肯定心中闷笑。

    阎王心里可在流泪,这件事可不仅没让天蓬元帅欠自己人情,反倒是得罪了天蓬元帅,让昔日威风凛凛,霸气外露的天蓬元帅投成了猪。

    这中投成猪的事情换成是谁也不爽的呀!阎王在想着怎么弥补和天蓬元帅的这一点芥蒂呢!不然以后天蓬元帅重修正果给自己穿小鞋就麻烦了。

    许宁心里可是打着闷笑的,阎王,当初我发现自己变成猪时,我可是发誓想要踹你一屁股的,如果你帮我这个忙的话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了,虽然不管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