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游走于历史的长河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兵临城下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徐州的城墙坚固无比,在徐州的城门外,数十万的大军的齐齐整整的站在那里,磅礴的气势席卷整个大地,仿佛此刻就要将徐州破城而入。

    数十万的大军上面的旗帜上书写着霸气无比的一个“曹”字,很显然就是曹操的大军,曹操的大军很有可能想要将徐州给攻破了。

    汉初平四年,曹操率领兵马攻打陶谦,连续攻下十余座城池,因陶谦而采取坚守策略,不再出城迎战。

    此时曹操兵临徐州城下,可是徐州牧陶谦守城不出,曹操因为粮食不足而率领着数十万大军撤退。

    至于曹操为什么要攻打徐州,一是因为当初曹操的父亲曹嵩,为了躲避董卓之乱,逃到琅琊,却遭到陶谦部属杀害,曹操因而对陶谦怀恨在心。二是因为徐州城池易守难攻,乃是兵家的必取之地。

    “陶谦,我曹操再让你多活几日,下次我率领大军来时便是你陶谦身死之时。”

    曹操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撤退了,离开了徐州,曹操因为粮草不足而不得不撤退,曹操在数十万大军中看着徐州城咬着牙齿,发誓下次来时定要将徐州给取下来,到时候无论男女老少尽皆屠杀。

    “大哥,前方好像是曹操的大军呀!”许宁坐在战马上远远的看到了退去了的曹操,许宁眼色凝重的看着曹操的几十万大军对着刘备说道。

    刘备眯着眼睛望着远处黑压压一片的曹操大军,有点沉重的说道:“看来曹操攻打徐州迫在眉睫了,我们以后的路有点难行了。”

    刘备于是立即快马加鞭的命令自己一行人赶往徐州,很快,刘备等人就来到了徐州城下。

    许宁看着徐州的城门紧闭,军士备战的状态在城楼上守着,猛地吸了一口气对着徐州城喊道:“我们乃是汉室宗亲刘备的军队,还请即刻开城!”

    城楼上方的一位军官看了看刘备一千多人的军队,马上叫人跑到城内向陶谦禀报去了,然后又对着门外的刘备等人喊道:“你们且稍后,我立刻让人禀报陶谦州牧。”

    “多谢这位将军了。”刘备坐在战马上向着那位说话的军官抱拳说道。

    于是,刘备等人就在徐州的城楼门外暂且歇息着,许宁看着城楼高大的徐州,心里也暗暗的赞叹这确实是一个攻守兼备的好地方。

    不久后,许宁和刘备一行人就看到了城楼上多了一个黑发白发相间,穿着锦衣且胡须白苍的老人,想来他就是陶谦了。

    陶谦凝重的双目往刘备一行人看去,发现了此行人就是以刘备为主的军队,虽然刘备只有一千六百多人,但是那气息的威势不凡。

    因为早年时陶谦就与刘备相识了,所以陶谦很容易就认出了如今的刘备,陶谦扯着嗓子喊道:“玄德,多年不见了,可曾安好。”

    刘备听到了陶谦的喊话,心里也是一阵欣喜,大声的回应道:“玄德一切安好,让陶公担忧了。”

    “快快开启城门,迎玄德入内。”陶谦笑着脸对刘备点点头后,立刻严肃的对着旁边的军官下命令道。

    “咔咔咔…”

    徐州城厚大的城门开启了,刘备等人就一步一步的朝着城内走去,许宁也坐在战马上打量了一番陶谦,这陶谦确实有着一路诸侯的威势,只不过年岁以大,坚持不了多久了。

    进入徐州城后,陶谦在城门好生的相迎着,然后吩咐人将刘备的一千六百多军士安排好后,又将许宁和关羽等人的住处给找好了。

    而且陶谦知道了一行人中还有一个唯一的女性舞清雪,单独给舞清雪安排了一处安静优雅的地方,这让许宁心里对这陶谦产生好感。

    在徐州的陶谦的议事厅中,刘备和许宁等人坐在客方,陶谦遥遥的坐在大殿的首位上,年老的陶谦有些微微的身形佝偻。

    “玄德怎么到我徐州来了。”陶谦坐在首位也不多说什么客套的话,直接对着刘备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备做出一番惭愧的样子,然后叹了口气对着陶谦抱拳恭敬说道:“陶公,说来惭愧,如今玄德没有安身立命之处,特来陶公这里住些时日,还望陶公不要嫌弃我等。”

    陶谦褶皱的老脸微笑着摇头道:“玄德说笑了,你能够来我这是我的福分,怎么会嫌弃你等英雄呢?”

    刘备然后站起来对着陶谦躬身行礼,毕竟自己等人也是来陶谦这里谋划的,而且以陶谦的治下的徐州百姓也算安居乐业,当的起刘备这一拜。

    刘备这当主公的行礼了,许宁等一众武将也跟着刘备对坐在主位的陶谦深深的行礼。随后就各自坐在座位上静静的听着和看着,他们当属下的可不能够随便的开口,不然让刘备落了面子可不好。

    而后,陶谦又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坐在刘备旁边的许宁,笑着说道:“莫非这就是与温侯吕布相当的仙将——许将军?”

    许宁早就感觉到了这老头时刻的用眼神瞟着自己,许宁也没有失去风度的谦虚说着:“陶公谬赞了,小子只是一个寻常武将而已。”

    “哈哈哈。”陶谦听到许宁这么谦虚的样子后仰头大笑,随后又紧接着说道:“许将军可不能够这么说,听闻许将军乃是仙人下凡,又曾力敌吕布,乃是当世的无双战将,怎么能够用一个寻常来解释呢?”

    “呵呵…”许宁没有接话,和这活了六十多年的老狐狸打官腔是一种累活,许宁干脆打了句呵呵就不说话了,免得要和这老头说一堆恭维的话就太累了。

    陶谦见到许宁没有在开口后也不在和许宁说什么了,转而又向刘备说了些家常,说着说着陶谦突然一句深沉的哀叹声悠悠荡荡的传在整个大厅之上:“唉!”

    “陶公何事这么忧愁,是不是那来犯的曹操曹孟德?”

    刘备看到了这年岁已大的陶谦,心中也是有点担忧的,陶谦毕竟是这乱世中少有的好官了。

    陶谦又是一阵的叹息,悠悠然然的对着刘备诉说着:“玄德,我部下因错手杀了曹操的父亲,而且我这徐州各路诸侯都惦记着,这曹操以此为由要强取我徐州呀!”

    你这丫的不是废话嘛!老头你都多么一大把年纪了,就快要入土的人了,如今这乱世来临,谁不想要徐州这块大蛋糕呀!许宁心底一阵的鄙夷,这三国时代的人每次出兵一定要出师有名,太过于虚伪了。

    “待曹操下次来时,我这徐州城的数十万百姓就不保了呀!如今我徐州的兵力不足,又无大将坐镇,难以守城呀!”

    陶谦紧接着又向刘备等人说着目前徐州的情况,心里也在有点欣喜,这关键的时刻刘备等人来了,也许能够有一点希望守住这徐州城吧!

    刘备本来就是以仁德传于乱世的,一想到这徐州城内的几十万普通百姓会遭到曹军的屠杀,心底一股豪情就冲起:“陶公放心,只要玄德在此,必将誓死守护徐州城。”

    陶谦看到刘备等人的坚毅目光,知道刘备不是在虚与委蛇的,陶谦从座位上艰难的上起来对着刘备深深的鞠躬说道:“我在此替徐州众百姓谢过玄德的大义了。”

    “陶公言重了,这是玄德应该做的。”刘备可是不敢承受陶谦的这一鞠躬,立刻上前将陶谦扶起。

    然后众人又是一阵的欢笑寒暄,好像丝毫都忘记了即将到来的曹操大军了。

    许宁听着刘备和陶谦的这些恭维的话,耳朵都瘙痒了,唉!为什么一定要说这么多的废话呢!哥们我可适应不了呀!还是我家的清雪好,没有这种毛病。

    “叮!宿主新任务,用尽办法击退即将前来的曹操大军,守卫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