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游走于历史的长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难道是张仲景
    “叮!提醒宿主,如果二十天内没有完成“解决孙悟空口欲”的任务,则视为任务失败!”

    什么鬼,自行视为任务失败!

    那不是要在这二十天内离开孙坚的势力范围,不然的话又要扣积分,我不是欲哭无泪了。

    孙坚看着有些发愣的许宁轻声咳嗽了一声后说道:“咳咳…许将军,咱们回去了。”

    “哦…好。”许宁这才回过神来,面上露出一丝微笑对着孙坚,可是心里有句妈卖批他实在是想讲啊!这做任务还要时间限制的。

    于是,孙坚等一行人骑着战马离开了这座山林,这次离去时没有那么的急匆匆了,大家缓缓地骑着战马行走在山川田野中。

    如今众人慢悠悠的走在山间上,黄昏缓缓地降临,夕阳的余晖格外的美丽。

    傍晚的景色不同于许宁当时急匆匆来时的白天,如今当柔和的月光笼罩着大地,便多了一丝朦胧的美意,而傍晚的天空也因为有了星星的点缀,让天空变得更加的美丽、迷人。

    孙尚香经过孙坚的一阵安抚后也精神慢慢的恢复了,孙尚香单独的坐在一匹战马上,她此刻露出了少女般的样子,她看到星星点点暗下来的天空,俏脸上欣喜无比。

    夜幕笼罩了整片天空时,孙坚和许宁等人也都回到了孙坚的太守府邸。

    孙坚一进府门就吩咐了下人做些好酒好肉来招待许宁等人,而那跟随孙尚香去狩猎的十几个护卫则自行的到军营受罚去了。

    而孙尚香一个女孩家则是回到她的房间中好生休息去了。

    “三位将军,这次可是多亏你们了,不然尚香可是凶多吉少呀!”孙坚在酒宴上对着许宁和程普以及黄盖三人客气着说道。

    不过孙坚的目的在于感谢许宁,至于程普和黄盖是自己的心腹之将,没有必要说这样的客套话。

    许宁微微笑着没有说什么,然后大家一起吃喝着。这场酒宴上孙坚没有多说什么话,大家平平淡淡的吃喝了这顿酒食,不过每个人心中想着什么就不知其然了。

    时间悄然的从指缝中流去,许宁等人也吃饱喝足后各自问候了句就回到房中去了。

    许宁到了这间幽静点的房中后,他看到了郭嘉正在房中独自的饮酒自娱自乐着。许宁撇了撇嘴角感叹这货真是个酒鬼呀!

    “奉孝,怎么还没有休息,还在饮酒!”许宁漫步着走到了郭嘉对立的凳子上坐着,然后开口着对郭嘉言道。

    郭嘉脸庞泛红着,迷离的眼睛看着许宁,有些吞吞吐吐的说着:“许…许将军回来了,一起喝酒,来!”

    你丫的,哥问你怎么还没有休息,你就叫我喝酒。你这货是不是太爱喝酒了,不行,一定要将你这个毛病给解除了。

    许宁又有点无奈的想着,可是这个时候积分不充足呀!等攒够积分一定要解决你的这嗜酒如命的毛病。

    “奉孝,我们饮几杯就各自休息吧!”许宁看着有些半醉的郭嘉有点无语,不过既然郭嘉都这么要求和自己对饮了,哥也就舍命陪酒鬼吧!

    郭嘉大喜着点头说:“行!来来来,许将军喝酒!”

    微风从树叶的缝隙间轻荡进入了许宁和郭嘉的房内,凉凉的,柔柔的,吹在二人身上舒服怡然。

    如今夜晚的月亮像是清辉似水一样在田野里流淌。薄薄的轻雾如纱般漂浮起来,四周朦朦胧胧的,让人仿佛走进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星光若有若无,在黑夜中蜿蜒而去。整个长沙的地界都弥漫着安静悠然的气息,让所有人倍感惬意。

    许宁和郭嘉一边饮着酒,一边听着有不知名的小虫在草丛里,轻轻鸣唱,声音细细微微的,像从地下发出的颤音。

    月光一束束地透过夜幕照过来,给这温馨的夜色增添几分迷人的魅力,让许宁二人心中舒适清静。

    ……

    第二天,许宁一早便是起来了,而另一边的郭嘉则是因为昨夜大醉还在呼呼大睡着。

    “这真的是鬼才郭嘉吗?我来错地方了?”许宁看了一眼还在瞌睡的郭嘉,摇摇头苦笑着喃喃的自语着。

    许宁洗漱一番后,轻步的走出了房间,看着门外的葱绿幽木格外的感觉清新脱俗。

    怎么能够在这二十天内离开这里呢?如果直接和孙坚辞别的话,那孙坚定然不会让自己这么就离去的,必须要偷偷的离开呀!这就有些难办了。

    许宁坐在门外,双手撑着脑袋仔细的想了很多离开这里的方式都行不通,许宁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对着天空一声长叹:“唉!”

    “我怎么感觉前途一片迷茫呢!”许宁望着蓝天轻声的自言自语着。

    不知道在门外坐了多久,许宁感觉身体有点微麻,既然目前找不到离开这里的方法,那么就出去走一走,不然都闷出病来了。

    街道边的小摊点永远是人满为患,呼喊声此起彼伏。

    许宁一个人毫无目标的游走在街市上面,许宁感觉到了有几道身影一直的跟随着自己,想来应该是孙坚派人监视自己的士卒。

    虽然许宁已经知道了这孙坚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的,但是也没有必要派几队人马看着自己吧!本来许宁想出来走走的兴趣都被这些人给搞郁闷了。

    就在许宁郁闷无比的走着时,许宁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一个比较繁华的街道了。许宁听到了一阵哄闹的争吵声。

    “你这什么破医馆,你们医馆的药根本没有任何用处!”许宁走到前面时,看到了在一处医馆的门口哄闹着一堆人,百十人围在医馆的门口。

    那医馆的上面写着“救死扶伤”的一块大牌匾。

    怎么回事?许宁微微皱眉,加快了步伐向着哄闹的人群中走了过去。

    在医馆的门口,许宁看到了一个穿着华贵衣服的青年男子,他正对着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老年人呵斥骂着。

    “你这大夫,我昨日在你这配的药竟然让家父的伤势加重了。你根本就是存有着害人之心。”看起来有些富贵的男子对着面前貌似是大夫的人破口大骂。

    那个穿着一袭白袍的五十多岁左右的老人面不改色,等面前的青年男子骂完以后。

    随后这个老人慢慢的开口道:“昨日你说要配治疗风寒的药物,我张仲景都一一当着你的面好生配药,怎么会有你所说的害人之心。”

    什么!张仲景,不可能是那位吧!许宁站在人堆中看着花白头发的老人瞪大了眼珠。如果是那位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