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游走于历史的长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医馆门口闹事
    什么!张仲景,不可能是那位吧!许宁站在人堆中看着花白头发的老人瞪大了眼珠。如果是那位的话……

    许宁从人群中慢慢的扒开着缓步的往前挤着进去,许宁听到了那个大夫自称是张仲景时,许宁心里就不平静了。

    许宁可是清楚张机张仲景为何人!

    张仲景,名机,字仲景,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张仲景写作的《伤寒杂病论》,是中医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药具备的经典。

    后世有人言称此书:“为众方之宗、群方之祖”。张仲景被后人尊称为“医圣”,和东汉末年的另外一名神医华佗齐名。

    青年男子怒气冲冲的上前抓着自称是张仲景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你这老头,你开错药了还敢狡辩不成,家父目前正在床上躺着下不来呢!”

    张仲景花白的头发由于青年男子的拉扯抖动着,张仲景对于青年男子的恶语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是默默的说了句:“如果你认为这是我的错,那么将你的父亲请来,我亲自医好他。”

    “哼!你还想害我父亲,如果让你这庸医治病,我父亲肯定凶多吉少。”青年男子不依不饶的当着百十人的面怒斥道,完全不管什么尊老爱幼,扯着张仲景的衣领紧紧的抓着。

    张仲景脾气再好也是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无理取闹的人了,一把甩开了青年男子抓着自己衣服的手

    然后张仲景沉着气道:“你这人好生无理,昨日开的本就是风寒的药,今天硬是要来找事,我张仲景行的端坐的正,由你怎么闹腾!”

    说完后,张仲景也不管外面的百十人,直接走到药店里面去了,当青年男子还要快步跟着拉扯张仲景时。

    张仲景立刻踏入医馆就关上了医馆的大门,直接闭门谢客。

    这张仲景好是霸气呀!直接闭门谢客,管你们怎么闹腾,别人直接不待见你了。许宁看着有些霸气十足的张仲景佩服无比。

    不管此人是不是许宁心中以为的那个医圣,但是就凭借张仲景面对众人的压力也不急不躁,肯定是没有开错药,那么就是眼前青年男子的错了。

    不过许宁注视着这个青年男子,也不像是装模作样的,不像是来踢馆的呀!此事肯定有些蹊跷。

    当张仲景直接进入医馆不见众人后,外面百十人聚集在外面哄闹着。嘈杂声如同潮浪般扑打在整个集市中。

    “这是什么医馆,配错了药你们这医馆还理直气壮的。”

    “砸了他们这黑人的医馆,还闭门不出,真是害人的医馆呀!”

    不过也有些人是经常在这家医馆配药的良心人说了句话:“我以前在这医馆配药,感觉很有药效呀!不可能会出这种事情吧!”

    总之,嘈杂的声音像是海浪般扑打在许宁的耳边,许宁看到有些不怕事大的人直接狠狠的敲着医馆门,想要直接破门而入。

    如果真是那位医术达到了鬼斧神工境界的医圣的话,许宁怎么说也会让这些人砸了他的医馆。如果是医圣张仲景的话,怎么可能会有配错药的情况,开玩笑吧!

    许宁看到了十几个身形壮硕的大汉子就想要撞门而入了,马上冲到前面去拦住了那个带头的青年男子。

    “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拆别人医馆,还有没有律法了!”许宁冲到了医馆的门口对着那怒气冲冲的青年男子呵斥着说道。

    如果里面医馆的是那位医圣张仲景的话,自己此番的样子也算是结下了善缘了吧!许宁没有把握肯定是不是自己心中认定的那个医圣。

    不过许宁看到众人要砸医馆的样子,他也是要上前拦一拦的。毕竟看起来这个自称张仲景的大夫有恃无恐,肯定是对自己的配药和医术有些自信的。

    青年男子被这许宁突如其来的给挡在了前面,有些不悦的说道:“这管你什么事情,请你让开,这医馆差点害死了我父亲,必须要这医馆关门。”

    你这货真是有点毛毛躁躁的,开口闭口就是别人大夫配药的错误了。一个风寒的药,就算是一个刚刚学习的药徒也不会搞错吧!

    更何况别人敢在这里开医馆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许宁看着青年男子有点无语,这货到底是个孝子呢,还是个傻货呢!

    “你说是这医馆大夫的错误,那么请问你将昨日开药的药方拿出了念念,我想在场有些人还是很清楚治疗风寒的药物吧!到时候在说是不是这医馆的错误在不迟。”

    许宁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看着这青年愤恨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那么就让他拿出昨日的药方就可以证明是谁的错了。

    带头的青年男子咬了咬牙齿,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他看到许宁一副不说出药方就不让路的样子,而且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哄退了许宁。

    “好,那我就告诉你们昨日这家医馆开的药方。”

    于是青年男子就从胸口处拿出了一张白色黑字的,缓缓地对着众人念道:“人参一钱,白术二钱,黄芪二钱,茯苓二钱,甘草五分,白芥子一钱、神曲五分,肉桂一分,麦冬二钱,北五味三分……”

    在场已经不知不觉聚集了几百人了,其中也有些精通医理的人,当青年男子念完了药方后。

    有些人点点头思考后说着:“这治疗风寒确实有效啊!怎么会加重病情呢?这不符合医理呀!”

    “这确实是治疗风寒的好药方,怎么可能会无效,这位公子,你是不是搞错了!”

    有些能够清楚医理功效的人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后,都暗自赞叹这药方确实开的别出心裁。

    “可是确实是因为家父吃了这药就导致了病情加重了。”青年男子听到了周围为医馆的大夫说话时,心里也有些兜不住了。

    可是青年男子他也是清楚的记得,好像是因为父亲喝了药就身体的病情越发的加重了,但是在场的人却说这药方没有问题呀!怎么可能呢!

    许宁琢磨了一下,难道是因为这个小子的父亲吃了些药物以外的东西,才导致了病情加重嘛!他可是记得有些东西本身是没有毒的,但是一旦混合在一起就会产生毒素的。

    “这位公子,莫非是你的父亲吃了些不该吃的东西?”许宁朝着面前有些怒意的青年男子试探的问了句。

    吃了什么东西?貌似自己的父亲就只是吃了一顿饭而已,并没有什么了。青年男子理直气壮的回答道:“家父并没有吃什么东西,你这人还是让开,不然我伤到你就不好了。”

    就在青年男子不依不饶的想要冲到医馆中去时,从医馆的里面传来了一句幽长的声音质问着青年男子。

    “你父亲可是饮食了些萝卜驴肉之类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