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游走于历史的长河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李芸萱的震惊
    这赵威云所说的话,不是拐着弯在说许宁刚才的诗文是偷窃了某位大家的作品嘛!

    面对这种不要脸的挑衅,许宁的嘴角升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在场阁楼的公子佳人也都纷纷的看向了许宁,也用鄙夷的眼神看了赵威云一眼。很多的佳人都希望许宁在作几首诗文。

    “我认为赵公子这话有些道理。”某些羡慕嫉妒的士族才子纷纷出声说道。

    原本安静下来的阁楼又起了风波,一些好事且看不惯许宁大出风头的士族公子也尽皆附和着。

    李芸萱也是微微眯着大眼睛盯着许宁,她既希望许宁能够再次作出一篇这等佳作,又是想让许宁不要在这么引起士族才子的嫉妒。

    此时的李芸萱有些纠结的望着下方静坐着的许宁,至于孙尚香则是眨巴着美眸,紧紧的盯着许宁,眼眸中有些疑惑和好奇的韵味。

    许宁在雅座上面坐着,心中感叹着。其实我真的偷窃了某个诗文大家的作品,但是勒他还没有出生滴。

    许宁心中打着闷笑,我偷窃我自豪,反正你们找不到证据,再说了我那个叫做借鉴,不是完全抄袭的。

    许宁坐在位置上面没有移动分毫,转过头对着赵威云说道:“那么赵公子的意思是什么?”

    “自然是让许公子在作一首诗文,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

    赵威云也在自己座位上面一本正经的大声说道,眼神中的得逞意味深深的隐藏着。

    哥怕你们的心脏受不了啊!许宁有些诡异的笑了笑,随后端起桌上的美酒一饮而尽。

    既然如此,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借鉴的诗词有多么震惊了。

    许宁慢慢的站起来扫了一眼有些热切和不明查觉的几百双眼睛,许宁然后对着一旁候着的侍女轻轻的说道:“麻烦姑娘给我在取纸墨笔砚来。”

    “公子稍等。”

    侍女看见许宁这么客气的对自己一个地位底下的人这么说道,侍女也是脸羞红着回应了一句,马上就去取来纸墨笔砚。

    很快的,这个穿着白色长裙的侍女将纸墨笔砚慢慢的轻放在许宁面前的桌上。

    许宁缓缓地提起笔,思索一会儿后在铺平的白纸上面动笔而下。

    气势恢宏的笔力没有丝毫的迟疑,刷刷刷的在白纸上面写着几行诗句。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许宁,看着他到底在写什么诗句。

    “尘愁老来颜,久与江山隔。逍遥澄湖上,洗眼见秋色。凉波弄轻棹,湖月生远碧。未减遥客情,西望杳何极。”

    眨眼间,许宁就收笔放好,白纸上面的几行如龙飞凤舞的诗句呈现在眼前。

    这首诗词是后世唐朝中的传世之作,写湖的经典之诗文。许宁思索很久以后才记得了这首妙不可言的诗句。

    还没有等旁边的众人看到诗句内容时,许宁就将承载诗文的白纸给收了起来,马上卷起来放在一个木盒子里面。

    “还请姑娘呈给李小姐。”

    许宁双手拿着这装着诗文白纸的木盒子,漫步的走到旁边的侍女面前,将盒子递给了侍女后客气着说道。

    “嗯。”这个侍女双手捧着盒子对着许宁微微点头呢喃道。

    侍女一步一步的朝着坐在高台上面的李芸萱走去,众人的视线也慢慢的随着侍女的步伐而移动着。

    到底写的是什么呢?很多人都好奇万分的看着侍女呈着的盒子。

    “啪……啪……啪……”

    侍女一步一步的踏上了阶梯,白色的衣摆有些拖在阶梯上面。

    李芸萱和孙尚香也是十分好奇的看着侍女捧着装着诗文的盒子。

    尤其是孙尚香完全想不到一位大名鼎鼎的武将竟然通晓诗文,这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在这个时代,一个人在怎么有天份也只可以专注于一门,怎么会文武兼备呢!难道一个人的精力真的可以这么好嘛。

    写的到底是什么呢?孙尚香心中的好奇和疑惑随着侍女的一步一步的来临,她内心的兴趣就快速的升起来了。

    “小姐,给!”

    侍女马上就来到了李芸萱的面前,将盒子轻轻的摆放在李芸萱的桌子上面,随后就双手紧紧贴着腹部的退到一边站着。

    李芸萱的玉手轻拿起盒子内的白纸,心中的好奇之意也是提高了些许,她也想看看这一次这位陌生的公子能够写出什么诗文来。

    尘愁老来颜,久与江山隔。逍遥澄湖上,洗眼见秋色。凉波弄轻棹,湖月生远碧。未减遥客情,西望杳何极。

    几行气势如虹的诗句眨眼间呈现在了李芸萱和孙尚香的眼前,就连一边站立着的侍女也是偏着头看着白纸上的诗句。

    “尘愁老来颜,久与江山隔……”李芸萱美眸闪烁着喃喃自语,红唇张开着呢喃道。李芸萱看着许宁的诗句有些痴呆了。

    至于孙尚香更是瞪大了美眸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惊,孙尚香接连默念了几遍这诗句后。

    孙尚香震惊不已的用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细细说着:“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够这么精才艳艳吗?文可提笔作诗震才子,武能跨马持刀慑诸侯。”

    孙尚香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那个表现出有点放浪不羁的许宁,贝齿不自觉的咬着红唇,心里似翻江倒海般在波动着。

    “呼……这诗文我没有资格来评价了。”李芸萱震惊了些许时间后,小声的和自己说着一样,匆匆瞟了一眼许宁后喃喃道。

    良久,一些在催促李芸萱的声音响起来了。

    “李家姐姐,这位公子写的什么?”某个有点钦佩许宁刚才写的诗句的佳人对着高台上的李芸萱说着。

    “李小姐,这个李公子写的如何?是否还过得去呀!”赵威云心中想着这一次许宁肯定要出糗了,因此大声的朝着李芸萱说道。

    “李小姐,快念念,好与不好也让我们见识一下吧!”

    嘈杂的声音轰然的响了起来,阁楼中的诸多才子佳人纷纷开口问道,不过心中所想的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

    李芸萱平下心中的震惊之色后,对着下方的众人轻微摆了摆玉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很快的在场的人就没有多讨论说话了,只等着李芸萱接下来所要念的许宁写的诗句了。

    “这首诗……我没有资格来评论,李公子的才学已然在我之上!”

    李芸萱接下来的话让安静的阁楼起了巨大的风波。

    李家李芸萱是谁?那可是长沙地界最有名的才女了,诸多的诗词大家都对李芸萱钦佩不已。

    正是因为每次游湖宴会有李芸萱的参与,才让游湖宴会声名远播的。

    如果连李芸萱都没有资格评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敢说能够评论这首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