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游走于历史的长河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斩夏侯渊,曹军退去
    “杀!”

    许宁骑着小黄几个呼吸就来到了夏侯渊的身前,手中的九齿钉耙猛然朝着夏侯渊的头顶飞去。

    磅礴的气息之势让夏侯渊眼眸大睁,夏侯渊手中的长刀也在颤抖。

    “嘭咚!”

    夏侯渊立刻用长刀挡在自己的头顶部位,拼劲全力要挡下来这许宁的一击,长刀卡在九齿钉耙的缝隙中抵抗着许宁的气劲。

    “喝!”

    夏侯渊一声大喝,猛将的气息陡然膨胀,长刀狠狠的一甩,将许宁的九齿钉耙给反弹出去了。

    许宁暗暗赞叹不愧是闻名天下的猛将,确实不凡,不过许宁可是分毫不惧这夏侯渊,立刻转变了攻击的部位。

    许宁立刻将九齿钉耙在空中旋转一周后从天而降的拍落而下,九齿钉耙的威势立刻就到了夏侯渊的额头。

    “啊!你这扒粪的贼子。”

    夏侯渊刚刚才用尽全力将九齿钉耙给弹飞了,如今这九齿钉耙又紧接着落入了他的头顶,夏侯渊大声的朝着许宁骂道。

    夏侯渊双手紧紧的握住刀背,使劲的抵挡住了九齿钉耙的下降趋势。

    眼看着这九齿钉耙的钉子就要插入夏侯渊的眼睛了,夏侯渊瞪大了眼珠子紧咬着牙齿抵挡着许宁。

    夏侯渊的眼眸中的泛着血丝,这九齿钉耙的钉子就快要插入眼珠子了,夏侯渊的嘴角都被他咬出血液了。

    “可恶!”可是夏侯渊知道他自己的口中绝对不能够松气,不然夏侯渊就真的要陨落在许宁的九齿钉耙下了。

    许宁也是用尽力气往下压着,这个时候可不是什么怜悯,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嗷呜——”

    小黄在此时突然朝着夏侯渊胯下的战马一声嘶吼,虎啸之声直直的摄入了战马的耳朵中。

    本来就一直在抵御着心中升起惧意的战马,此时瞬间的崩塌了,夏侯渊的战马瞬间就害怕的想要往后逃窜。

    夏侯渊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自己胯下战马的深深惧意,战马的四肢已经在微微颤抖了。

    “啊!你这畜生!”

    夏侯渊感觉到了以及的战马在抖动着往后挪动着马蹄,夏侯渊感觉到了九齿钉耙又离自己的额头近了一分,夏侯渊心中不由得大骂。

    在许宁胯下的小黄又是对着前面夏侯渊的战马露出尖利的牙齿,夏侯渊的战马实在是抵挡不住心中的惧意。

    “咴儿咴儿……”

    夏侯渊的战马在此刻嘶叫着,立刻就往后退了一步。

    “不好,我命休矣!”

    夏侯渊在这一瞬息就感觉到了腰间失去了战马的作用力,九齿钉耙在这一刻就落入了自己的额头,夏侯渊下意识的紧闭上双眼等着死亡的降临。

    呲咚!

    九齿钉耙在许宁的用力下刹那间插入了夏侯渊的头顶,钉子直直的落入了夏侯渊的额头和眼珠中。

    “啊!许宁,我夏侯渊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夏侯渊在九齿钉耙落入他额头的一瞬间,他就刺痛着神经的哀嚎着诅咒许宁。

    这就是战争,我违背不了,希望来生你投在一个太平的时代。许宁忍住了心中的怜悯,战场上就是这么惭愧,因为他们是不同的阵营。

    夏侯渊在说完话以后,气息瞬息就湮灭了,黑红色的鲜血从夏侯渊的口中涌出,夏侯渊的整颗头颅上都是鲜红色的。

    “嘭咚!”

    夏侯渊从他的战马上直接跌落马下,而他的战马由于小黄的缘故则往后奔逃而去。

    一代名将夏侯渊就身死陨落了,夏侯渊的盔甲和长刀上面也沾满了他自己的血渍。

    许宁将手中的九齿钉耙收回后屏住心神的继续往曹军中厮杀而去,此时的许宁只能够血战到底,他不能够输。

    “啊!我要你们都陪葬。”

    远远和张飞正在争斗的夏侯淳匆匆瞥到了被许宁斩杀的夏侯渊,夏侯淳的心在滴血,他看到了自己同胞兄弟身死的一幕在呐喊。

    张飞则是丝毫不惧此时有些发疯的夏侯淳,丈八蛇矛也是在和夏侯淳在拼杀着。

    看到自家将军的威猛,刘军的士气一直在暴涨着,刘军的战斗更加的勇猛不惧,他们只要看到曹军士卒就不顾任何的冲杀。

    曹军见到自己的将军曹洪和夏侯渊都接连身死,这让曹军都心灰意冷,在他们的脸上丝毫不掩饰他们的惊恐和畏惧。

    天空的慢慢的呈现出阴霾,大地好像在沉默着聆听着战场上的厮杀声。

    冷风的咆哮哀鸣,终究比不上雨那滴答滴答的落在战场上血水中的忧伤声。

    “杀退曹军!”

    刘军的无数士卒都振奋心神的在怒吼着,手中的刀剑长枪在曹军的尸体中抽插着,刘军的大旗在战场上昂扬的立着。

    曹军如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战意,他们只是在不断的反抗着袭击来的刘军,他们的战意全无,已经有些抵挡不住刘军的反击了。

    夏侯淳他感觉到了自己军队的士气低迷,他看到了自己军队在不断的往后退去,他见到了无数的曹军士卒尸体遍地。

    夏侯淳知道这一仗已经输了,他已经拿不下来这徐州了,夏侯淳心底终于做出一个让他羞愧难当的命令了。

    “全军听令,撤退,撤离徐州!”

    夏侯淳身为主将,他带领着十万曹军本应该轻而易举的攻下徐州,可是他却惨败而归,自己的同胞兄弟夏侯渊还惨死战场上。

    夏侯渊终于下命,这让无数还残存的曹军可以往后退却了。

    “哒哒哒……”

    无数的战马和曹军的步伐声想起来了,所有的曹军在此刻都向着后面退却。

    “快往后退!”

    十万曹军如今只剩下了五万左右,足足损失了一半的兵力,却还是不能够将徐州攻下来,这让夏侯淳心痛不已。

    可是夏侯淳知道如果此刻在不撤退的话,自己的这五万大军也会溃败的。因此夏侯淳只能够命令全军向后退去。

    很多的刘军本来想要乘着这次士气正盛要追击的时候,在徐州的城墙上面响起来了收兵的擂鼓鸣金声。

    不一会儿,战场上面就只剩下了刘军,曹军的身影已经在远方了。

    “我们赢了,我们真的赢了!”

    无数的刘军士卒激动呐喊声响彻在徐州的城门外。

    “我们打败了十万曹军,哈哈哈……”

    很多的刘军士卒在流着眼泪在大笑,因为他们不敢相信这兵力悬殊的情况下能够守卫住了徐州城。

    许宁此时也骑着小黄气喘吁吁的望向曹军的退去方向痴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