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游走于历史的长河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许宁当护卫?
    许宁于是跟着王流羽从马府的狭窄后门进去了,王流羽带着许宁到了一处一排排的普通木房子前。

    “咔咔咔……”

    王流羽直接推开了一个火光闪烁着的房子。

    许宁也是慢慢的跟在王流羽的身后进去了这个普通简陋的房子内。

    当许宁进来后,看到了在房子内的中央点着一个火盆,房内还有两个赤着膀子的大汉。

    这两个大汉看到了提着东西的王流羽进来后,两个大汉笑嘻嘻的接过了王流羽手中的酒食说道:“嘻嘻,王大哥终于回来了,俺们的酒瘾都犯冲了。”

    其中一个大汉看到了王流羽身后站着的许宁,然后对王流羽问道:“王大哥,这个人是谁?”

    “他就是今天我们路上碰到的那个落魄书生,我看他在街头露宿,于心不忍就带他回来了。毕竟有缘相识。”王流羽直接解释了说道。

    “原来是这个书生,难怪看着这么眼熟。”两个大汉纷纷点头,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奇,因为这年头落难的人太多太多了,根本就数不清。

    其中一个热心的大汉拉着许宁就往这简陋房子里的一张桌子走去,并且这个大汉十分客气的说道:“这年头落魄的人太多了,既然我们有缘分相识,那么就喝杯酒暖暖身子。”

    “多谢各位了。”许宁的心里也是十分感到了一股暖意,这些看似粗犷的汉子却是真性情,许宁很少这么认真的抱拳对王流羽三人说道。

    “哈哈哈…你这书生还真是有意思,来,喝酒!”另外一个大汉也是对许宁突然这么郑重客气的话给懵了,有些打趣的对许宁说道。

    许宁笑嘻嘻的打着呵呵,俨然一个落魄的书生模样。

    于是,王流羽这三人也没有看扁许宁,很是随意的和许宁吃着东西喝着酒水。

    虽然这酒没有什么酒味,但是这些汉子的真性情让许宁心中暖暖的,这乱世中还有这等汉子,真是少见咯!

    “你这书生叫什么?我们不可能一直叫你书生吧!”四人齐欢的在火盆的旁边喝着小酒,甚是惬意舒适,王流羽喝了杯小酒后红着脸对许宁打趣道。

    许宁想了一下就没有报出真名,笑着和王流羽三人说道:“三位大哥就叫我许源就好。”

    “许源,好名字,像我们都是贫困家的孩子,起的名字都没有水准。”两个大汉喃喃的念叨了几句许源后,就朝着许宁大笑着说道。

    随后许宁就询问了王流羽三人的姓名。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除了王流羽的名字中听一点外,其他两个大汉的名字都真的十分幽默。

    许宁知道了那个拉着他坐着的大汉叫做赵大根,另外一个大汉的名字则是叫做牛大炮。

    许宁也是很快的和王流羽三人说到了一块,说话的聊天内容中,许宁才知道赵大根的名字由来。

    赵大根说这名字是他过世的老爹取得名字,因为他老爹希望早日抱个孙子,所以在赵大根出生的时候,他爹直接叫他大根,希望以后能够多添子孙。

    这取名字的理由让许宁哭笑不得,看来这平民百姓就是这么贴近生活,没有那么多的心机。

    “可惜哪!俺爹过世的时候,因为俺家穷,俺还是不能够娶个媳妇给俺爹生个大胖孙子。”说着说着,赵大根因为酒意得推动直接落泪的哭着。

    赵大根一边用手擦拭着即将掉落下来的眼泪,一边又说着:“俺娘早死,俺爹也过世了,于是遇见了王大哥,受到王大哥的照料在这里当个护卫混口饭吃。”

    “赵大哥,一切都过去了,别想那么多,以后肯定会娶个漂亮媳妇,然后生一堆大胖孩子的。”许宁直接感同身受,他拍了拍赵大根的肩膀好声好气的说道。

    许宁也想到了他那已经多年没有见过面的亲人,许宁的心里也是突然揪心一般的不适。

    王流羽和牛大炮也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二人没有说什么话,他们哪个人不是有一段不可忘却又极难舍弃的回忆。

    众人就这么喝着小酒的交谈着,王流羽安排了许宁就在一张床榻上休息,许宁知道能够有一处床榻将就也十分的不容易了,许宁很是感激王流羽。

    一夜就这么悄然的逝去了。

    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点点,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沉默的看着人世间的事情。夜幕中偶尔有流星划过夜空,为那寂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活力。

    月亮的清辉似水一样在田野里流淌。薄薄的轻雾如纱般漂浮起来,四周朦朦胧胧的,让人仿佛走进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第二天,许宁一早就起来了,而且王流羽也是早早的起来了,王流羽和许宁等人洗漱了一番后,王流羽就走到许宁的身旁。

    王流羽拍了拍许宁的肩膀说道:“许兄弟,看你也没有地方去,今天我也不用执勤护卫,索性我就给你去记录一下手续,你就跟着我们在马府当护卫吧!也有一口饭吃。”

    许宁本来就打算和王流羽等人辞别的,没想到王流羽竟然直接说要让许宁他留下了和他一起当马府的护卫。

    虽然许宁知道王流羽是真的好意,但是许宁不可以在这里待着当护卫吧!

    “王大哥,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是我不能够在这里久待的。”许宁有些婉拒的朝王流羽说道。

    王流羽可不知道许宁说的是实话,他只是以为许宁是因为脸上的面子问题而不好意思留下了当护卫。

    在王流羽看来,要是许宁有吃住的地方,怎么可能够流落街头,而且王流羽也是十分和许宁对性子,要不然王流羽也不会想着为许宁去打关系,让许宁留下了做护卫。

    “好了,许兄弟不要多说什么,再说我可是生气了。你且放下心来便是,和我一起去给你办个手续。”王流羽说完后也不等许宁的回话,直接拉着许宁往一个方向走去。

    不是吧!我真的在这里当个护卫?

    许宁看着王流羽这么一番的好意也不想再说拒绝什么的话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许宁身上没有任何的金银,没有马匹他许宁怎么回徐州城。

    因此,许宁也想着暂且在这马府待待日子吧!看有什么机会搞来一匹马回徐州城。

    于是许宁就随着王流羽的拉扯往登记护卫的地方而去。

    唉!看来真的要在马府当一段时间的下人了,这t没有钱只能够混一下子了,看情况搞匹马在走吧!

    许宁不可能去偷去抢银钱来换马匹,这样的事情不到紧急的时候,许宁是不会做的。因此许宁就只能够顺着王流羽的意思来到了登记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