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理大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话题
    被陆然握住的手,像触电了一般,一股温暖直通到心里。

    茜茜感觉安定了许多。

    “对了,我看你们以前好像认识,你对她的事知道多少?”陆然想从茜茜这里,问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茜茜摇摇头,“我知道的并不多。毕竟她是高我两届的学姐,只是在一次她组织的活动中,我报名一起参加过。只是那时候,我印象中,她并不像现在这样冷漠。那时候的她,脸上常常挂着笑的。对人也很热情。”

    “这样?那还真是奇怪。”茜茜说的,和陆然对夏岚的印象,完全对不上。

    “对了,陆哥,虽然我们和她的交集都比较少,但是她也曾经是蓝海的学生,想必,几位老师对她的事情应该知道一些吧?”茜茜出主意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应该去问问老师。”陆然觉得茜茜想得很周到。

    “过两天,有张老师的课,到时候正好。”茜茜眨了眨眼睛。

    陆然点点头,“好”。

    接着,茜茜似又想起了一件事,道:“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明天帮你预约了徐女士,没有问题吧?”

    “哦?没问题。考完试了,我正想让你帮我预约呢。”陆然一听,却是正好。

    晚上回到家,陆然拿出徐乐过去的资料,又重新看了一遍。

    从这些资料所填写的信息看,对方明显一直注重隐私,工作信息等都填写含糊。

    父母是谁,也没有写,都空着。

    婚姻状况,这倒没有隐瞒,勾了一项单身。

    总之,整个看下来,除了简单,还是简单。

    “看来,在这方面,是有必要再多了解一些了”。

    ……

    “徐女士,你方便和我说说,你的父亲和母亲吗?”

    第二天,徐乐如期而至。

    正如茜茜所判断的那样,徐乐的脸色不太好,陆然猜测她大概有一段时间,没有足够的睡眠了。

    “他们?你想知道什么?他们的名字?”对于陆然的提问,徐乐没有直接回答,反应似乎带着警惕。

    “随意。”陆然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如果你想说也可以,或者,你愿意谈谈,他们的工作吗?”

    徐乐的目光从陆然面前,看向了别处,想了一会儿,说:“我爸爸也是做广告行业的,妈妈一直在家里,没有工作。”

    “哦?你父亲和你在同一家公司吗?”

    “不,不是同一家公司。他的公司,是他自己的。”

    说到这里,徐乐的语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

    大概连徐乐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丝变化里,夹杂着钦佩,仰视,怅然,还有疲惫。

    人的情绪,竟然可以在一秒钟里,如此变化多端。

    “你家里,除了你,还有其他的孩子吗?你有兄弟姐妹吗?”

    陆然继续问道。

    “没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徐乐的神色里,又增加了一个情绪,叹息。

    “他们努力过,但是没有成功,一直都只有我一个孩子。”

    “一直以来,你的母亲都在家里吗?”陆然问得委婉。

    徐乐倒回答得干脆,“嗯,她一直都是家庭主妇,她没有出去工作过。”

    可以在这个大城市,独立供养妻子和孩子的生活,还有一个自己的公司,想必在生活物资上是比较丰裕的。陆然心下推测。

    “你能和我说说,你对父亲和母亲的感觉吗?”

    “感觉?什么感觉?”徐乐有些不太理解陆然的问题。

    陆然问的是感觉,而不是对他们有什么评价。咨询师重视的不只是一件事的客观事实,比起徐乐的父母在生活中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更在意在徐乐的心里,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随便,你想到什么都可以说。”

    “我的父亲,很强。”

    徐乐的描述,很简短,似乎没有说完,陆然也没有打断她,等待她说得更多一些。

    “我的母亲,比较弱。”

    说到这,徐乐停了下来,没有想要再继续的意思。

    强,和弱,怎么去理解?

    为什么会用一组反义词来形容自己的父母呢?

    “强,是什么意思,你可以解释一下吗?”陆然就一个细节,让徐乐去解释她的理解,这在专业上叫做“澄清”,是心理咨询的基本技巧。

    同一个词语,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候说出来,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语言是规范的,又是时刻变化的。

    专业的咨询师不会轻易地用自己的常识和概念去判断对方的意思,而是会通过澄清,再三确定。

    徐乐笑了笑,说:“强,还有什么别的意思?这还不够明显吗?我爸爸,有本事,能挣钱。我妈妈,就不行了,呆在家里。所以家里都是爸爸说了算。他比较,强势吧。”

    徐乐的眼神又看向了别处,笑意已经消散。

    “你喜欢这种状态吗?”陆然又问。

    “什么状态?”

    “就是你父亲,比较强势的状态。”陆然尽量还原徐乐自己使用过的形容词。

    “我,没有想过。也许吧。没有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就是那样。喜不喜欢,都是那样。我们聊点别的吧。”

    徐乐提出了转换话题的要求,很直接,看上去她一点也不想再聊下去了。

    “好,那聊聊你的工作吧,听说你很忙。”陆然配合她。

    “是的。我睡觉的时间,比以前少了。”徐乐解释道。

    “还会发作惊恐的症状吗?”

    “偶尔,但是我感觉到的更多是累。”徐乐靠在沙发上,看样子这个姿势让她很舒服,再多说几分钟,她或许会在这里睡着。

    “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累?工作上有了什么变化?”

    “现在有一个晋升的机会,我和另一个同事都在争取,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我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

    说到这里,徐乐的眼睛又变得有神了,眼球上细小的红血丝,都暴露了出来。

    “你说你很累,是不是不自觉绷得太紧了?或者说,你感觉到压力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徐乐又露出了刚才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压力?活在世上,谁没有压力,害怕压力的人,就不配赢,只配输,我可不会认输。”

    “你不允许自己输?”

    “对。”

    徐乐回答得很肯定,眼球里的红血丝有些明显,脸色比前几次看见她的时候更差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症状,可能和你最近的工作压力有关?”陆然给她提供了一个思路。

    “工作压力?”徐乐又笑了,好像陆然说了一件荒唐的事情,让她不禁失笑。

    “我的问题和工作压力没什么关系。我不是在工作的时候发病的,这你是知道的,我只是在一些特定的场合发病。而且,我的工作节奏一直是这样的,我能应付得来。”

    看得出,徐乐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假设,没有多想,就否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