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理大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记忆与生命
    徐乐感觉到一股温和的暖流,从脚底传到血液,从血液又到了四肢。

    她又打了个颤,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身体一下子变得暖和,而打了激灵。

    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好暖和,这脚下的沙子,怎么是暖的?”

    徐乐不确定,是这片沙地本身就很暖和,还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太过冰凉,所以触碰到任何物体,都觉得比自己身上更有温度?

    沙子,是被海水浸湿的。

    难道……

    徐乐心里有了一个猜想。

    她踩着沙粒,脚下温度的回升让她的步伐更加稳健,也更快速了一些。

    她越走越快,越走越急,摇摇晃晃的步伐,不时趔趄着脚步,可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直奔着大海跑去。

    当徐乐的小腿,被岸边的海浪拍打到的时候,她忍不住畅快地大喊了出来:“好温暖啊!”

    她就像刚刚从雪地里爬起来,一下子,摸到了一股温泉的暖流。

    恐惧暂时被遗忘在脑后,那些过往的恐惧,抵挡不住她此时畅快的心情。

    她要奔向大海,投入海的怀抱。

    再大的恐惧,也没有什么能大过一个快要冻死的人对于温度的渴望。

    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因为,如果现在她不投入大海的怀抱,等待她的,将是冻死而昏迷的结果。

    淹死,冻死,都是徐乐所不想要的,如果一定要选择,她只能选择当下她最不想要的。

    能活一时是一时,在极端的情形下,生命是一分一秒来计算的,这个选择是明智的。

    徐乐没有多想,她一头扎进了柔软的海水。

    说它柔软,是因为徐乐在潜入海水的那一刻,就感到了全身心的舒畅。

    她又活过来了,她感觉自己的整个生命都回来了。

    水温是适宜的,不冷不热,刚刚好。

    虽然刚才还看着水面上起了大风大浪,翻滚得厉害。

    可这一到水里,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什么暗涌,激流,通通没有,水里平静得,就像一湾无人问津的深潭。

    怎么海面上的风浪和海里好像没什么关系?

    徐乐现在只觉得温暖而平静,像回到了一个舒适的摇篮,不时晃动着温暖的暖流。

    正享受中,她突然感到刚才所有的寒冷,煎熬,支撑的意念,统统累加成疲倦,一下子席卷而来,让她的眼皮沉沉地,可以就此睡去。

    太神奇了,徐乐在内心感叹着。

    这个世界太不可理喻了。外面天寒地冻,这里却温暖如春,明明相隔咫尺,却又好似毫无关系。

    似乎冬季和夏季只有一步之隔,却在这里和平共存。

    而海面和海里也大相径庭,两两相互矛盾的情况,在这里,全都存在,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相互矛盾……”陆然看着此时此景,也心生诧异,“能让互相矛盾的气候同时存在,怎么可能呢?莫非这里有结界?”

    陆然不由的吐槽。

    “结界……”想到这个词,陆然纯粹是一时地联想,不过,仔细想想,他忽然觉得,这个词,用在这里,十分地贴切。

    “每一个地方,都和另一个地方相隔开。只是不知道,它们之间是否一直都是连通的,如果真的是一种结界,那么,从一个地方进入到另一个地方以后,还能出来吗?”

    这个问题有些天马行空,只是陆然进一步的幻想,不过,他却感到了一丝紧张。

    比起他看见徐乐朝大海开始走去时更加紧张。

    他想起了徐乐前两次的经历,困在水中,不得逃生,那个情形,不正像是走进了封锁的结界,却走不出来了吗?

    结界……

    封闭的空间。

    徐乐恐惧的场景,一直都离不开封闭的空间,这片奇怪的海水,不正像是有着结界的封闭空间么?

    想到此节,陆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徐乐还沉浸在她温暖的徜徉里。

    有一个片刻,她禁不住疲倦,真的要睡着了,却感觉自己一不小心,生生地喝了一口海水。

    “这样下去不行,我得上去喘口气。”

    徐乐暗自想着。

    “这样下去不行,她很可能会重蹈覆辙的。”

    陆然单手撑着下巴,快速地思考可能的对策。

    还有什么办法,什么线索呢?

    到现在这个时候,陆然能想起的,先前没有使用过,没有考虑到的线索,就只剩下那句话了——“人的记忆,是从何处开始,又在哪里结束?”

    线索几乎都被他分析了个遍,可都没有结果。

    没有办法,现在是只能把本子的话死马当活马医。

    陆然知道,如果搞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或许他就有机会,把所有的疑点,全部串联起来,一并解开。

    重复了一遍那句话,陆然硬着头皮,开始揣测起来。

    “这句话,从宏观来说,若问的是人类的记忆,那就涉及到远古时代,人初成人的时候,那个时候,人类开始使用工具……”

    想到一半,陆然摇摇头,这个问题太大了。

    换个思路,从微观的角度来看,每一个人的记忆,想过去,大体,从生带来,到死方休?

    这个事就值得细致的考究了,一个人是从生下来以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记事的?陆然想了想自己,应该是从三岁左右。

    晚一些的四五岁,早一点的可能到两岁。

    人的大脑发育是有一个过程的,产生记忆,也就是人俗称的开始记事了,这也需要大脑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开始。

    如果这句话不是指的记忆的初始,那么,就是指的它结束的时候?

    人的记记忆又是从什么时候结束的呢?

    如果不是出现意外,大概就是死亡的时候了。

    人到将死之时,人的意识会随着身体机能慢慢停止运作,变成空白。

    想到这里,陆然蓦然觉得本子的这个问题,还是值得深思的,想起来意味深长。

    人的生命,究竟是从受精卵形成开始计算,还是从心脏开始跳动算?

    亦或是,从“记忆开始产生到结束”的这一段旅途?

    记忆和生命的关系,陆然没有太多时间在现在思考了。

    此刻,他从内心转变了态度,真正地认可了本子的这个提问。

    因为就在刚才,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让徐乐回忆起那个刺激源的办法。

    这个方法,他在和夏岚交手的实操考试上,就使用过了。

    那就是通过短暂地唤醒对方,再重复催眠的办法,加深咨客被催眠的深度。

    催眠是有深度的层次划分的,依据被催眠者意识清醒程度,可以粗浅地分为浅层催眠,中度催眠,深度催眠。

    如果说,刚才徐乐的状态,还处于中度催眠当中,那么,陆然准备让她进入更深的状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