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理大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门道
    陆然看着这张量表。

    第一题,李华强勾选了70。

    看来,他在生活里遇到这样的情况,次数挺多的。

    接下来的题目,也和第一题类似,描述了生活中的一个情景,看答题者是否遭遇过这样的情形:

    有些人有时正在听别人说话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对刚才所谈内容的全部或者部分好像什么也没听见。

    底下依旧是百分比的选项。

    李华强选择了60。

    依然是一个较高的频率。

    陆然扫视了一下整张量表,所有的题目,他的比率都勾选在了60以上,没有少于半数的情况。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他很可能,表现出人格分离的症状。”陆然喃喃自语。

    “还有这一题,有些人,有这样的体验,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到了某个地方,却不知道怎么来的。”陆然把这一题念了出来,然后看向下面一行

    陆然顺着这一行的数字从左往右寻找着李华强的答案,0,10,20……

    一直没有看到他的笔迹,数到右边,最后的那个数字100,左边,90,看到了他的勾选。

    “90。看来他常常发生这种情况,他总是遇到这种窘迫的情境。”

    陆然回想起上一次他来到这里,在审讯室见到李华强的时候。

    他显得很害怕,对许浩所提的有关实施抢劫犯罪的部分,毫不知情。

    联系这个问题来看,多重人格的患者,当另一个人格出现,霸占身体的时候,他的行事风格,穿衣打扮,都会和原先的主人格完全不同。

    如果他的体内,真的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那个人性格张扬,暴戾,和原本胆小、懦弱的李华强孑然不同,那么,那个暴戾的李华强,才是真正的犯罪分子?

    陆然在脑中快速地勾勒真正的犯罪分子,会是什么样。

    一个多重人格患者,往往有着不堪回首的童年经历,而且通常是肉体上的惨痛折磨。比如童年时候被继父或继母虐待伤害,甚至被亲生的父母虐待伤害。

    这些施害者,往往是受害者很亲近的人,比如父母,或者是亲戚,老师等。

    伤害行为,从频繁的、情绪化的鞭打,到性侵犯,,往儿童下体塞棒球等等,从暴力到怪异,不一而足。

    受伤害的儿童,往往因为自己的弱小和施暴者的权威和力量,不敢反抗,也无法反抗。

    他们常常感到恐惧和无助。

    在极度的恐惧中,为了活下去,他们就需要一个能够保护自己的力量。

    然后,他们能躲进那股力量里面,感到安全。

    这个保护自己,使自己免于伤害的力量,就是另一个自己。

    每当他们感到自己弱小,无法反抗的时候,另一个自己就会出现。

    这就是他分裂出来的第二个人格。

    这个人格不同于弱小的主人格,他强壮而有力,无所畏惧。

    如果李华强的情况,符合陆然的这个猜想,那么,他的童年回忆,应该不太美好。

    “也就是说,他的第二人格,有倾向,总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了犯罪?”

    陆然自言自语地,揣测着这种可能性。

    许浩在旁边看陆然已经拿着那张量表出了神,他问道:“有没有可能,李华强是乱填的?或者是,他故意撒了谎?”

    听到许浩的问题,陆然从自己的思考中跳了出来,他摇了摇头,回答道:“不太可能。这里不止一张问卷。在第二张人格测试量表中,是有设置反向问题的,也就是俗称的‘测谎题’。同样性质的问题,在一张量表里可能会出现不止一次,每一次的问题有一些小的改动,或者是以相反的方式提问,就是为了看看接受测验的受试者是否有撒谎。”

    “哦?”许浩从陆然手中重新把两张量表拿到手中,仔细地端详了起来,“这几张问卷,还有这些门道?”

    他这时才稍稍地相信了一些精神科医生的诊断,隔行如隔山,看来,他们真的是专业的。自己,是太外行了。

    看了一会,他又问道:“那照陆医生看来,他有没有撒谎呢?”

    陆然大致地扫了一眼,“目前粗略看来,应该没有。不过这上面问题太多了,我一时也难以一一分辨出来。还是等今天的那位心理医生来了再看吧。他应该会带上上一次量表的结果。精神科医生让他做了测验,会回去把他的每一题的选项,全都整理出来,把所有的数据综合分析一下,得出一个结果。”

    “哦,也就是说,上次来的那个医生,把这些量表带回去分析数据了,今天就能看到结果了?”

    “嗯,应该是这样。”陆然肯定地说。

    “那太好了。”知道很快就会有结果了,许浩不免有些期待,他想快一点看到结果。

    聊到这里,办公室门外隐约有脚步声,越来越靠近他们,正朝着这间办公室走来。

    随后,许浩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起了电话,脸上露出了笑容,高兴地说:“朱医生你来了,太好了,就在这层楼,从楼梯口往左拐,第一扇门就是。我听到您的声音了,我这就出来。”

    许浩走出了办公室,去接那位杨医生。

    陆然也站了起来,他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位穿着整齐,黑西装,黑裤子,还带着一个黑色手提包的男人。

    看上去特别正式,显得很专业的样子。

    许浩领着这位杨医生走到了门口,他向陆然介绍道,“这位是精神鉴定署的朱贵文,朱医生。”

    “你好,”陆然伸出手,握手表示礼貌。

    “你好。”对方回以一礼。

    “哦,这位是蓝海的心理医生,陆然。”许浩赶紧又加上一句,把陆然的身份也介绍了一下。

    “蓝海?您是一位咨询师吧?”显然,朱贵文对大名鼎鼎的蓝海,还是比较熟悉和了解的。

    “是的,我在蓝海工作,是一名咨询师。”

    “蓝海的心理咨询师很专业的,许警官能请到蓝海的老师来做鉴定,真是花了功夫啊。”朱贵文很是客气,也很会说话,一句话把自己对于出身蓝海的陆然吹捧了一番,同时,又暗示许警官眼光专业。

    陆然也回敬道:“哪里,今天是请朱医生来做鉴定的,我就是来看看,观摩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