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理大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林女士
    “陆哥,我和那位女士联系好了。今天下午两点,她来这里,找你咨询,你没问题吧?”

    第二天,陆然和茜茜照常在办公室值班。

    茜茜帮陆然预约好了那位一直在等待陆然的咨客。

    “哦,好。”陆然反应了一秒钟,他有些意外,预约成功,也就意味着这位咨客并没有去找其他咨询师,仍旧在等待他。

    还有些意外的是,茜茜说“那位女士”,咨客是一位女性?

    这是一个陆然在过去不知道的信息。

    咨询师在见到自己的咨客之前,也能从对方的预约信息中,得到许多关键的信息。

    “对了,那位女士,她有说要咨询什么问题吗?”

    陆然还想再多知道一些。

    “我问了,但是她说,她也没有什么问题,她还是和你见了面再说吧。”

    陆然又停顿了一秒,“哦。”

    午饭过后,陆然小憩了片刻。

    醒来以后,他到公司的茶水间里漱了漱口,一个自我要求严格的咨询师,会确保清新的口气和牙齿的整洁,保证咨询的过程中,不会因为细节的问题,分散了咨客的注意力。

    拿好纸和笔,陆然坐在咨询室里等着。

    他对于这个,可能对他有些了解,而他却一点也不了解的女士,已经越发的好奇了。

    两点整,门外依稀传来茜茜热情的招呼声。

    “林女士,这边坐,咨询师在里面等您,请先填一下这个个人信息表。”

    听得出来,咨客已经到了,就在外面。

    很快,敲门声响起。

    “请进。”

    茜茜先进门来,递给陆然一份填写好的咨客的个人信息表。

    “林月容。”看到表格里,咨客填写的姓名,陆然不禁念出了声,听上去优美婉转,好名字。

    等陆然抬头的时候。

    茜茜已经离开了咨询室,而在他的斜对面,正站着刚进来的那位,林月容女士。

    陆然看着她,这次足足反应了两秒钟。

    意识到自己有些迟疑了,陆然赶忙请对方在他斜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您坐。”

    林月容微笑着,这才缓缓地坐下来。

    说她“缓缓”,除了因为她的举手投足,显露出优雅的姿态以外,还因为,她必须要缓慢一些。因为她和陆然不同,这是一位老人。

    这位一直在等待他的林月容女士,终于出现在了陆然的面前,然而,陆然此刻的意外,却胜过了先前两次对她的打听。

    眼前的林女士,目测已经至少年过六十了,穿着朴素,典雅。

    身上的衣着是灰白的搭配,上身是纯白柔软的针织衫,下半身是灰色的过膝长裙,只露出脚踝。乍一眼看上去,全身色调简单而保守,和平常所见的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似乎一样,但若细看,却能感受到这一身,舒适而不失品味上的独特格调。

    再看看她的面孔,这张面孔,倒不辜负“月容”这样的好名字,花容月貌,她年轻时应该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即便到了现在,也依稀能辨认姣好的五官和细致的皮肤,然而,她的一头白发和因为失去水分而略显松弛的皮肤,暴露了她就是一个老太太。

    但也是这一头白发,反倒让陆然越发觉出她的美丽来。

    自然优雅的女性,无需对年龄感到恐慌,不加虚饰和隐藏。

    坐定了以后,陆然迫切地想要了解,这样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会需要向他咨询什么呢?她又是从哪里知道自己的呢?

    “您好,我是陆然,我是您预约的咨询师,请问,您今天来,是有什么困扰吗?”

    陆然中规中矩地开始发问。

    林老太太,还是微笑着,端坐着,优雅道:“我其实……也没什么困扰。”从目前她的表现来看,好像真的没有什么要紧事。

    如果真有什么要紧的事,又怎么会为了要预约一次和陆然的见面,而等到现在?

    想到这个问题,陆然更好奇了,“我能问一下,您为什么会预约和我见面吗?据我所知,因为我的时间一直不巧,您已经等了快半个月了。”

    陆然不明白,毕竟他只是一个尚未成名的年轻咨询师。

    “哦,因为我知道你,我见过你。”林老太太回答得很干脆。

    “见过我?不好意思,我们见过吗?”

    陆然不禁盯着林老太太,愣了片刻。

    他仔细回想着这张面孔,是否在哪里见过,但是脑中空空如也。

    “我见过你,在学校里。”

    学校?陆然开始回想,自己去过的所有学校,但是这个范围仍然过于宽泛,没有结果,林老太太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得过于笼统,她补充道,“哦,是五宁小学。”

    “五宁小学……”陆然在脑中搜索着,五宁区,不就是曾经周小雅在的那个学校吗?

    当初为了能留用,他和一同实习的林运一起到五宁小学,分别帮助了一名学习困难的儿童,陆然帮助了一名叫周小雅的、安静的、爱作画的小女孩。

    陆然露出了恍然的表情,但很快,他又被更大的疑惑困扰,“您在学校见到我的?您是那儿的老师吗?可是我好像,没见过您。”

    林老太太似乎预料到了陆然的反应,道:“你是没有见过我,但是我见过你,我还听说过你。我当时来过学校一次,我已经退休了,那次只是回去和一个已经毕业的学生见面。

    碰巧,在校园里看见了你,和那个传闻中,做错事的小女孩。

    后来,就听说你把她治好了。你真了不起。”

    面前的这位老太太,眼神里闪着光,近乎有些崇拜的神色。

    “谢谢,我是做了该做的事。”陆然谦逊地接受了她的赞赏。

    “那个女孩刚入校的时候,我是知道她的情况的,家庭和学习都不容乐观,可是不久后我就退休了,再听说她的事情的时候,才知道,她已经变得不学习,不听课,情况越来越糟。

    我想过要帮助她,好不容易联系到了他的父亲,那时候他父亲已经有了悔意,想要重返家庭。

    没想到,周小雅却对她父亲有了深深的芥蒂。

    还好,你出现了。”

    陆然这才彻底地晃然大悟,原来,在小雅的成长过程中,不自知中,也受过这位林老师的关心和帮助。

    真应该早一点让小雅知道林老师的存在,只是陆然,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这位林老师在整件事里做过的努力。

    陆然要替小雅谢谢林老师,“原来您以前也是那所学校的老师,谢谢您对她的关心,好在,您去劝过她父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