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理大师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一章 砖瓦房
    看着徐教授,陆然的瞳孔瞬间胀大,他愣住了。

    徐教授提出这个问题的同时,陆然就想到了自己背包里的那本绿皮本子。

    可是,徐教授说的是那本笔记本吗?

    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本子?

    如果他说的不是本子,那又是什么呢?

    一时间有无数的问题闪现在了陆然的脑海里。

    “你带着它吗?你不用疑惑,我说的笔记本,就是你想到的那本。”

    陆然原想着回到自己的办公座位上,把本子拿出来和徐教授验证一下,看他说的到底是不是这个玩意儿。

    不过从徐教授肯定的语气来看,教授指的,就是自己身上那本,凭空出现的,不合逻辑的笔记本。

    打从陆然见到这本子开始,他就没想到世界上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它的存在。

    更不要说有人能给他解释一下,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没想到,突然有人告诉自己,他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还知道这个东西就在自己手上。

    陆然不得不感到吃惊,还有些隐隐的兴奋。

    “对,我是有一个笔记本。一个曾经会给我带来危险的笔记本。我现在还在使用它。老师,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它在你手里的。”徐教授的回答仍旧十分模糊。

    “教授,你能告诉我,它究竟是什么吗?”

    陆然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

    他一直希望有人能解答的问题。

    “我不能。”徐教授干脆地回答道,看到陆然略有些失望的神情,他又微笑地说:“如果你进入了我们的机构,并且遵守保密的协议,我就能告诉你。”

    陆然没想到,徐教授还是绕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

    不过这一次,教授押出的砝码,的确很诱人。

    对于陆然来说,这几乎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是否进入这个陌生的机构,是一个可待商榷的事情。

    可是,关于本子的秘密,就是陆然必须要知道的。

    他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教授,我不确定我能不能胜任那里的工作。我愿意先去了解一下,您看这样行吗?我可以签订保密协议。”

    陆然固然信任徐教授,但他还是谨慎地提出了一个较为折中的建议。

    “好。”徐教授答应得干脆,“那我们走吧。”

    行动也十分干脆。

    “现在?”陆然又诧异了。整个早上,他的神经就没有放松的机会。

    “是。我要去工作了,你正好和我一起。”

    “哦,好。我需要做什么准备吗?”

    “带上你的包,其余的没什么。哦,进去之前关闭你的手机。到时候我会提醒你的。”

    “好。”

    从徐教授的办公室里出来,陆然感觉短短的半个小时,自己的世界就要变天了。

    自己即将面临一个巨大的未知。

    或许他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变化,又或许将从此被改变。

    他走到自己的座位,拿起自己的背包。

    再走到茜茜的身边,对她说:“我有事要和徐教授出去一趟,我忙完会再联系你。那些咨客,如果情况紧急的话,就先介绍其他的咨询师吧。”

    “嗯,好。”

    茜茜怎么也不可能猜到陆然将要去什么地方。

    陆然坐进徐健峰的车,一路朝着背离城市中心的方向驶去。

    车子越往前开,路却越窄。

    眼看着就要驶向郊区的方向。

    就这么开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教授的车还没有停下。

    陆然对于即将要达到的目的地越发地感到迷茫。

    最开始听教授介绍这个机构的性质时,陆然以为这个机构应该设立在国外,比如美国这样科研发达,界限较宽的国家。

    然而,当教授对他说现在就去,且没有做任何特别的准备时,陆然就猜到这个地方,应该是驱车就能到达的地方。

    可是,一个研究所会设在多偏僻的地方呢?

    总不会在一个荒无人烟,与外界联系都不方便的地方吧?

    就在陆然觉得这一路下去遥遥无期的时候,教授的车停了下来。

    “到了。”

    陆然觉得这一趟路程比上一次吴警官出任务去的桃坊村还要远些。

    陆然下了车以后,看到周围的环境以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里不仅比桃坊村要远,而且更偏。

    这个地方一眼看过去,还真是荒无人烟。

    陆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和其他的车。

    水泥公路旁边是一片荒废的土地,覆盖着厚重的黄泥和尘土。

    “老师,您说的机构,在哪里啊?”

    “那里。”

    徐健峰朝着那片荒地的远处指去。

    陆然不明白,他再次朝着右手边看过去,仍旧是一片荒地。

    再往前看,荒地的远处连着一片山坡,再往里去,想必就都是山地了。

    “原来这里连着一座山。”

    陆然在山坡上依稀看见了几间破旧的砖瓦房。

    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占地面积挺大,不止一间,是由一排房子连着的,起码有三百平米。不过里面应该没有人,房子的窗户只是几个镂空的洞,门板也毁坏得差不多了,只有一处房门保留了下来。

    陆然仔细看了几分钟。

    没有人,他没有看见任何人在里面走动,也没有说话的声音。

    可是,陆然依旧指着那几间破房子,问道:

    “您说的,就是那里吗?”

    因为,四周除了那里有一个称得上是建筑的东西以外,其他地方再无明显的痕迹。

    没想到徐教授肯定地回答他道:“是的,就是那里。”

    那几间四面透风的破房子?

    陆然很难将这个被废弃在路边的钻瓦房和什么权威的机构联系在一起。

    “跟我来。”

    陆然只得跟在徐教授的身后,往旁边的黄沙和泥地上走去。

    走过了这片泥土地,再沿着山坡往上走一小段路,便到达了刚才看到的那几间红砖房。

    房子没有门,陆然就像走到了一幢烂尾楼里,进出自如。

    陆然从一扇没有门的门框走了进去,正如他所预料的,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