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的美丽人生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装可怜
    送走了石老汉,周景林这才一手扶着王树全进了院儿,大屋灯已经亮起来了,看来家里人都起来了。顶点小说ww『w. 222.

    睡梦中的二端被老姑给抱到周景林两口子屋里去了,楚睿云把二端塞到自己被窝里,也穿好衣服下了地。

    等周景林把王树全搀进屋,众人这才现他狼狈的样子。衣服也埋汰了,头上甚至还沾着草叶。

    “树全儿啊,你这是咋地啦?”奶奶瞅见女婿这副尊容,也顾不上摆脸色了。

    “哎,娘啊,我来的路上不小心摔壕沟里了,把脚脖子崴了。”王树全脑筋转的快呀,正愁怎么打开局面呢,眼下自己受伤又狼狈,正好可以博取同情。

    所以老姑父这就开始装可怜了,配合上他现在的造型,效果不赖。

    “快点的吧,上炕坐着。景林呐,你去拿药酒给他搓搓。”奶奶总指挥,爸爸总干活儿。

    一回身,看老姑娘还瞪俩眼珠子杵在一边儿,奶奶恨铁不成钢地拍了她一下。“还不去给树全儿整点热乎水洗洗?干杵在这儿干哈?”

    老姑不情不愿地一扭身出去了,路过老姑父的时候还狠狠瞪了他一眼。她一看见他就想起来今天下晌看见的那一幕,气得她心翻个儿!

    老姑父王树全被媳妇瞪了,也不在意,还讨好地冲老姑笑。

    趁这个功夫,王树全跟老丈人和丈母娘,把下午生的事儿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奶奶听了直拍桌子,气得咬牙切齿的。

    “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人家啊?能干出这么缺德的事儿?臭不要脸的,敢来祸害我姑娘的日子,你等明儿我不上他们家把他们家给砸个稀巴烂的!”要不是怕吵醒已经睡着的孩子们,奶奶的叫骂声能把房盖儿顶起来。

    “你行啦,这个事儿主要还得树全儿他爹处理,咱们只要知道树全儿没整那幺蛾子就行。”爷爷坐在炕上,听完事情的原委,心里虽说也气愤,不过好在女婿是个好的,这事儿也就没什么过不去的。

    老姑端着盆水进屋了,奶奶拿了个板凳放到炕边,老姑轻轻放下盆,瞅了老姑父一眼,脸色倒是比刚出去的时候缓和了很多。

    看来刚才老姑父说的话,她也都听见了。知道丈夫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儿,就仿佛心上压着的大石头给人搬开了一样。

    拧了条毛巾递给老姑父,老姑有点拉不下脸来,刚出去还给人甩脸子呢。

    老姑父也不介意,笑呵呵地接过毛巾,手指头还似有若无地在老姑白皙的手背上撩了一下,老姑自然感觉到了,没好气地瞪了老姑父一眼。不过怎么看,这眼神都不像是讨厌。

    “那啥,媳妇,我,我这晚上还没吃饭呢。”老姑父收拾了一下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他这肚子都唱空城计了。

    “哎呀,这事儿闹的,这咋还没吃饭呢?珍儿啊,快溜给树全儿整口吃的。”奶奶一拍大腿,这老姑爷,估计是闹腾一下午,没顾上吃饭就往梨树屯蹽。

    要不说二端妈楚睿云是个通透伶俐的人儿呢,奶奶话音都没落,她就端着个大海碗进屋了。嘴里还招呼呢:“把炕桌放下,我给妹夫整了一碗扯面片儿,快趁热吃吧。”

    老姑赶紧把炕桌搬上炕放好,感激地看着嫂子。“嫂子,真麻烦你了。”

    周景珍不是个软柿子,她性格咬尖儿,不过她对她嫂子却十分喜爱,姑嫂两个关系处的也很好。就冲楚睿云这份眼力见儿吧,周景珍都挑不出毛病来。

    “麻烦啥?我一寻思妹夫就没吃饭。他那么在乎你,指定得马不停蹄地来接你,哪还顾得上吃饭?晚上也不方便做别的,整点热乎好消化的垫垫,等明儿再给你俩整好的。”楚睿云不光干活麻利,嘴上也巧啊,说得老姑心花怒放的,还顺带给老姑父说了好话。

    奶奶自然是一百个满意,大儿媳妇做事儿一点不用她操心,老太太就一个闺女,对她闺女好比对她好还让老太太受用。

    等王树全吃完面,周景珍亲自给他揉了脚脖子,周景林要帮忙,她还没让。

    大晚上折腾了一通,奶奶把老姑两口子打到周景然的屋子去睡了,这主要是给俩人创造空间说话。

    等一家人又重新睡下,老姑两口子也并排躺下了,但两个人都没有睡意。

    “媳妇儿,你不生气了吧?其实我回家见你不在,我就立马要来接你的。但是被许家人给堵院里了。”王树全往周景珍身边靠了靠,陪着小心。

    “哼。”虽然误会解释清楚了,但是周景珍心里还是有点小别扭的。毕竟自己的老爷们儿让一个光不出溜的女人抱住,她心里多少是有些吃味的。

    “哎,媳妇,媳妇?你别生气啊,我除了你真的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的。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么?”反正没别人,王树全那肉麻话跟不要钱似的往外蹦,只求能把媳妇哄好。

    “少糊弄我,一个光不出溜的大姑娘抱住你,白花花的肉团子在你眼前晃悠,你能没啥想法儿?”周景珍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靠谱,刚有熄灭迹象的怒火,又有复燃的倾向。

    “哎,媳妇,我可不是那不着调的人啊。你可不能冤枉我,再说了,见过你的肉团子,谁还看得上别人的?对吧,啊?”臭不要脸的王树全,越说越下流,还动手动脚的。

    不过老姑就吃他这一套呀,原本绷住的脸,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然后就笑着左躲右闪,最后俩人滚成了一团儿。

    关键时刻,王树全哎哟一声老实了。碰着受伤的脚了,可真是耽误事儿!

    周景珍见丈夫这样可怜,笑得更欢了。

    “哎你这个老娘们儿,真是老猫不在家,耗子要成精啊?你等我伤好了的,让你三天下不了炕!”王树全咬牙切齿地放狠话,他都这样了,媳妇还笑话他。

    可惜,老姑一点都不怕,反而翻身压在老姑父身上,笑得风情万种恣意畅快。

    伏下身子在她男人耳边轻声呢喃:“不用等你伤好,老娘今儿就让你下不了炕。”

    真真是吐气如兰呐,那小尾音儿,袅袅娜娜地就钻进了男人的耳朵里,让他耳朵根软,心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