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安晴的视界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地-B星球
    当百容,冬儿和岑三人赶到向磊家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

    “欸?来晚一步呢。”冬儿身子往凳子上一摊,失望地说道。

    “确实。”百容四处探望着。

    “那个叫向磊的男的去哪了?”岑问道。

    “不清楚,光殷只说有预感在这里会有事情发生。”百容答道,又继续说:“我们先在这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啊——”突然,从其他屋子传来了岑的叫声。二人觉得不对,立刻赶了过去。

    当他们赶到门口的时候,被眼前的所见所震惊。在床上,有着一具已经几近腐烂且臃肿不堪的男子尸体,一阵阵恶臭扑面而来。在这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蚁”一样的虫子。

    百容仔细一看,惊呼:“不好!”

    可惜已经太晚,只听“嘣”的一声,尸体瞬间爆炸,毫无征兆。顿时,腐烂的暗黄色液体,四处迸溅。

    岑根本没反应过来,眼前一切出乎预料,更谈不上躲闪,她直接被溅了一身。

    而此时,百容仅有立起一层隔绝的时间,只能在他和冬儿面前立起这层透明的隔绝。隔绝,是一种透明的屏障,其持续的时间和其他的变异功能都是因个体而异的。一般持续时间较短。

    这令人作呕的液体被他们面前的隔绝阻拦了下来,像碰到墙壁一般,顺着往下淌着,并发出“兹拉兹拉——”的声音。

    冬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换链飞走。果然,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隔绝便融化掉,而那恶心的液体竟然奔原来的方向飞来。幸好冬儿和百容二人及时闪开。尽管二人换为魂链,但是于这,他们也不确定是否在灵魂状态这种液体就不能接触到他们,为了保险一些,还是闪开了它的轨迹。

    可惜,在那不到半秒的时间内,他无法保证岑的安全。只见岑的身体当即融化掉,化成一滩血水。而作为转换者,岑的躯体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她的心灵不会在失去本体后自行脱离灵魂。当百容和冬儿看到岑的灵魂站在那摊血水上面时,便松了一口气。

    “岑!快离开那里!”百容传话说道。可岑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岑姐!你快来我们这边!”冬儿也担忧地说道。但是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忽然之间,“轰——”的一声,整个房子化成了灰。顿时,空气中尘土弥漫,难以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冬儿和百容二人相互对视,点了点头。只能先暂时离开这个地方了,他们当即飞到这片尘土弥漫地区的上空,从上俯瞰可能会更清楚一些。如果百容没判断错的话,那应该是属于暗控的手段。此人绝不简单。黎明前的黑夜,最过漫长,而黑夜对于此人可能有极大的优势。更令百容感到吃惊的是,这个地方挨家挨户,这么大的响声,不可能附近的邻居没有反应。莫非?百容眼睛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不同于光殷的冷酷,这个人难以用正常人的言语来形容……

    在尘土渐渐散去后,一个女生的身影出现在岑的旁边。她左顾右盼,继而猛地抬头看向空中的冬儿和百容,说道:“啊呀?我说这么没影儿了呢?”

    冬儿浑身颤抖了一下,她从没见过这种眼神,她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人性。全是“恶”的神色。让她感到十分恐惧。

    “你是谁!?”百容镇静地问道。

    “我是子晴啊!呵呵,你们呢?”百容和冬儿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搞没搞清楚状况。竟然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笑着向他们招手,笑得那么邪恶。

    此刻,冬儿着实有些急了,迟迟不见岑行动,也不回答他们的传话。她用想用神动将其灵魂拽向他们。

    可她却感到自己使不上魂力,而且神动作用于岑也丝毫没有反应。

    “咦?你想叫我过去吗?”子晴歪着脑袋问。

    没想到她换链的速度如此之快,只听“嗖——”的一声,她突然飞到冬儿的面前,鄙视地说道:“你以为她能动吗?我的尸水毒,不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能困住。”

    “别太过分了!”百容迅速抽起双手,猛地向她头部砸了下去。她瞬间被百容砸入地下。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只想和你们做朋友啊。”一个脑袋从地下浮出。

    “她,她肯定愿意和我做朋友吧。”子晴看着旁边的岑说。随即,又飞到她的面前,照着她的印堂,一口便啃了下去。同那时一样,她又发出了娇嗔的声音,“哈啊——”。瞬间,岑,魂飞魄散。

    “什么!!!”冬儿大吼道,她看着岑姐,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魂飞魄散。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嗖——”的一声,她用自身作为魂动媒介,猛地砸向她。如果动作的轨迹太过明显,即使速度再快,只要没超过一个界限,就会被能力相当,甚至超于己的对手轻易的躲开。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地面被砸了一个深坑。顿时,尘埃弥漫。

    百容见状不对,刚要阻止冬儿的时候。冬儿早就如出了枪膛的子弹,飞了出去。可就在他想要进一步采取措施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无法控制自己,连换链都做不到。突然之间,他回想起刚刚自己猛砸向子晴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竟然对着他笑。想必是中了她的什么计谋。

    原来,她在百容的手上留下了模糊而不规则的印记。因为盲球的关系,即使在灵魂状态,他也不能做任何事。盲球是一种魂界生物,与它们进行灵魂缔结的暗生物操控者,能够运用保护意识对他们进行控制。特别是当宿主发生危险的时候,也就是子晴发生危险的时候。因为他们能够得到宿主为他们提供特别丰富的魂源。所以,触发了这种“危险”的信号,便触发了它们保护的印记。这种生物的中心在其众多触手的内部。难以接近,但是当他们对百容进行控制的时候,他们的内核是暴露在外的。可现在的状况是,冬儿已经失控,无法帮他解脱。

    “冬儿!”百容冲着她大喊。

    “啧——”给我闭嘴,子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顿时,盲球的勒住了百容的嘴,无法再发出声音。

    “欸……?”子晴的手突然停在了空中,转头向旁边的深坑望去……

    只见冬儿撑起半蹲的身体,她的长发和衣服就像在水中一般,随着她的动作而漂浮着,肆意的飘动着。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子晴,目不转睛。

    “哦?眼神不错嘛。”子晴捏着下巴望着她,继续说道:“啊呀?共体了?那我也陪你玩玩……?”

    突然,冬儿右脚使劲儿地一蹬,地表即刻深深地塌陷了下去。“嗖”的一声,不见身影,只见一道光略过。她猛地冲她就是一拳,眼看就要打到她了。她只是轻轻地一跳,便躲开了。

    冬儿这一拳,“轰——”的一声打到了前面一户的墙上,顿时墙体破碎,随她飚速而带来的一阵狂风将墙的碎片卷出数里。

    “可真是危险呢,”子晴轻轻地落到地上,转过身来,又继续说:“将拳头上的魂力燃烧了起来了吗?真是可怕的招数呢,只要是轻轻蹭到一下,灵魂便会燃烧殆尽吧?”

    冬儿甩了甩手,手上的火瞬间灭掉。没想到这人的反应力这么快。看来她也开了共体,而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即使可以共体的个体,能做到这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知道,开了共体之后的个体如同在水中移动一般,起始阻力大,提速后又惯性大不好控制。冬儿只好放弃了这种速战速决的“快攻”,但是,这一拳也让她脑子清醒了些许。她四下看了看,原来百容已经被她控制住了。眼下,只有先救出他才是最好的决定。

    冬儿冲百容的方向用力一跳,可谁知,子晴早就看出了她的小伎俩。而冬儿此时却完全没有发觉,子晴竟然出现在冬儿的上方,双手紧握合拳,“咣——”的一拳。冬儿背部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口血水顿时咳了出来。

    子晴慢慢走向冬儿,骑在她身上,单手狠狠地扼住她的喉咙,继而,“啪——”的一声,给了她一个巴掌。

    “哼嗯?看来你们的关系不错呢,和刚刚那个女的。不过,”她顿了顿,又继续说:“说实话,你别生气啊,她的魂真的不怎么好吃。”

    “哦!原来是这样啊!还真的情同姐妹呢,呵呵?”她突然如同想到了什么一般。原来刚刚她吞噬了岑的灵魂后,获取了她一部分的记忆……

    冬儿难受得眼皮微微地颤抖着,渐渐地睁开眼睛……

    “喂?岑姐,你有时间吗?”冬儿在电话另一头讲。

    “有啊,怎么了,冬儿。”岑问道。自从她家自搬到地球-b星的时候,他们就一直与冬儿家为邻。由于年纪相仿,二人自然成了无话不说的姐妹。

    “我们在断水公园门口见,好吗?想跟你聊聊。”冬儿满怀心事。

    “啊?现在吗?”岑问道。

    “嗯。”冬儿说。

    “好的。马上就到。”岑爽快的答应了。

    地球-b星,是人类在2050年发现的,约距核球15万光年,距地球约八千光年。相比其他在银河系的宜居星球而言,它是既距离地球较近而且各方面地理条件都比较合适的第二颗标记宜居星球。由于地球人口过于膨胀,今时不同往日,许多地球居民不惜花数年的时间,都想要申请去这两颗星球其中的一颗。

    “喂!岑姐!”冬儿看到远处岑的身影便招手道。

    “抱歉啊,冬儿。来的稍微晚了一些。”岑不好意思的说着。

    “我们进去聊吧。”冬儿牵着岑的手说。

    “好的。”岑答道。

    虽说地-b星球是“宜居”星球,但是,住在这里的人们却很少到保护罩的外面去。所有人类都呆在“内城”,而他们称在保护罩外面的世界为“外界”。一则,是因为这个星球存在不定期的重力外泄的问题,必须要呆在保护罩内,防止在偶发性的重力外泄的影响下,不被驱散到太空。二则,是因为这个星球的生物与地球完全不同,踪迹难寻,且行动迅速,到目前都尚未完全了解,它们的进化史也极端异常。更何况人类的到来让它们感到威胁,所以变得更加狂躁。

    “你看,这多美啊。”冬儿指了指外界。由于重力分层的作用,使这个河流形成了三层,且流向不规则,还偶尔有重力外泄,使河流分割直冲外空。在这植被包围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特别,引人眼球。

    “是啊。”岑应道。

    “岑姐……”冬儿语气突然低沉了下来。

    “嗯?怎么了。”岑关心道。

    “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这个星球。整天都呆在内城,像是囚徒一样。我奶奶跟我说,地球是一个特别美丽的星球呢。”冬儿说道。

    “可能,一切都变了吧。地球现在变得已经拥挤不堪了。”岑叹着气,又继续说:“不过……这些都离我们的生活太过遥远。我们现在只能呆在这里。”

    “其实……我……我明天要去参军了。”冬儿有些难过地说道。

    “什么??”岑简直不敢相信。

    “嗯……我还有一年才成年。可前些日子,刚过了生日,就接到了通知。”冬儿确定道。

    “怎么会!还未成年就征召你了吗?!那你父母没帮你申请延缓吗?”岑问道。

    “你也知道,岑姐。延缓,每个家庭只能申请一次。我哥哥已经用掉了那次……所以……”冬儿低着头。

    内城的九十一个地区,每个地区都有不同的编号,来的时候,就已经签订了协议。每隔不定年次,都要征召刚年满十八岁的成年人。这已经是内城的一个硬性条规。如果违抗的话,全家都要面临驱逐的危险。而且,有的家庭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因为不同家庭可能签订的协议有所不同。参军服役期限为两年,两年之后,可以自行选择继续留在军队,或是回到原来的生活。但,前提是,你要活着。

    “你知道吗?这次的军队目标已经透明了,这次是要占据黑辐射区。”冬儿边走边说。

    “嗯……”岑当然知道,因为她的父亲就工作于研发科的一个分支。黑辐射区,是相当危险的一个地方。方圆数千里,都不曾有人敢冒险前往。之所以称之为黑辐射区,是因为在哪里是众多辐射元素的聚集地,各种辐射聚集集中,所以称之为黑辐射区。

    “我好害怕!岑姐。”冬儿哭着抱住了岑。她,不敢对家里人有任何害怕的情绪,她怕这种情绪会影响他们。让他们担心。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公平,只要是有权势的人,似乎总是能另辟蹊径。岑,虽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扰。但是,冬儿对她来说,十分重要,她不能坐视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