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安晴的视界 > 章节目录 118-120 合集
    118牢中的影子

    喻毅已经回来有一阵子了,虽然有哥们想叫他一起创业,但是他暂时还不想那么快再投入工作,所以也没下决定。

    他一直想找个时间把东西送给芬然,但是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她开口,毕竟上次他确实走得有点太突然了。他看了看那放在桌上的首饰盒,想了想,还是决定今天把它送给她,于是便拿起了手机。

    “喂?”喻毅拨通了芬然的电话。

    “喻毅……”芬然很快就接起了电话,他们两个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联系了。

    “最近你怎么样?”他关心道。他知道,芬然没主动联系他,并不是忽视他,只是想给他一些独处时间,他很清楚芬然对自己的感情。

    “还行吧,还是老样子,你呢?心情……好点了吗?”她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儿,挺好的,我去了趟依非韦伦海岸。”他说道。

    “依非韦伦海岸虽然离北京没有多远,但是记忆中我还是小的时候去的,那碧蓝色的海,真的很漂亮,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一样美丽。”芬然回忆道。

    “呵呵,那里依然很美,希望下次我们能一起去看海。”他笑着说道。

    “好啊,一言为定。”她兴奋地说道。

    “下班……来我这里吧,我去接你。”他很久都没见芬然了,也有些想她。

    “嗯,我下班直接过去就好,不用来接我了,因为晚上我可能要加会儿班,到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她说道。

    “那好吧,自己注意安全。”喻毅嘱咐道。

    “嗯,那我先挂了。”说完,芬然又开始继续忙了。

    ……

    放下手机后,喻毅觉得有点累,便打算在沙发上躺一会儿……

    “你不要再挣扎了。”

    “你是谁?”

    “我是另一个你。”

    “是你吧?在我睡着、或者失去意识的时候,是你控制我吧?”

    “控制?我们是同一个人,何来控制一说?”

    “你不要再胡言乱语了,你到底是谁?”

    “白日记得这一天吗?”

    “白……日?”

    “熟悉又模糊的感觉,对吧?那是因为你选择了所谓的现实,拒绝了这看似像是梦而实则是现实的世界。”

    “现实?如果这不是现实,那什么是现实?”

    “这才是现实,这些你拒绝的场景,这些你拒绝的知识,还有因你拒绝、迟疑、压抑而产生的我。”

    “我不想看这些!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就是你一直想抓的人,我就是你,或者说是你们口中……夜行人。说来,也很可笑,自己想要将自己绳之以法,你说呢?昔日的警官,喻毅,你说可不可笑?”

    “你疯了吧!?快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

    “滚出去?想法、记忆、意识……这种东西只要存在,就不会消亡,更何况,现在日渐消亡的是你。”

    “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自杀……吗?即使你有这个勇气,我也不会让你扣动扳机的,你的生命,也是我的生命。”

    “你是谁!”

    “恶组织的领导者,也可以说,夜行人的组织者……尽情的享受你日渐缩水的时间……吧……”

    ……

    喻毅猛的睁开了眼睛,他呼吸很是急促,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湿……他,还在这里……

    他用双手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想让自己更清醒些,但是,似乎他变得更加迷惘了,那个“人”给他看的场景,灌输在自己脑中的知识,都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他臆想的?

    ……

    芳芳公司

    又是汇报,周而复始地重复,人生毫无新鲜感可言。为了做什么?钱?那种东西,对芳芳来说,只不过是个“东西”而已。

    在这会上的这些男人,她很清楚,是的,再清楚不过。看他们看自己时的眼神,看他们那前后狗腿的样子,那副嘴脸她甚是觉得可笑,没意义。这种男人,也叫男人吗?她也是有所耳闻的,这些人,成天想的是如何把她泡到手,然后便可以在事业上走捷径,真是简单又幼稚的生物……

    想着想着,芳芳不禁哼笑了出来。

    对面坐着的人也陪笑,真是有够便宜的,人就是这么自恋,总以为别人对自己是不一样的……

    中奇?她忽然想起了这个男人,每每想起她,她便变得阴沉了起来。莫名的悲伤、忧郁、不自信。眼神也变得迷离了起来。

    是啊,只要她笑笑,很多男人都会阿谀奉承,想要把她的衣服解开,想要把手伸进去,想要……

    但是只有他不会,中奇……

    那种性格,真的有那么吸引人吗?没资本的骄傲,我行我素、偏好孤独的独行者……不论哪一点,她芳芳都觉得极其低级、庸俗。

    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她更是愤恨,她凭什么拥有他?可她越不想去想,那些画面越是频频闪过自己的脑海……

    她咬着牙,下意识地把手中的报告揉得皱皱巴巴的……

    “芳主管?芳主管?”她的同事叫了她两声。

    这她才回过神来,当着众多领导的面,没好气儿地怼道:“叫我干什么!?”

    “该您报道了……”她低着头,轻声答道。

    芳芳瞪了她一眼,然后站起身来说道:“都是一些废物,交给你们的这点事儿都做不好,还要我亲自己做,你们这个季度的绩效奖金想都别想!”

    说完,她便走上前去,打开,开始汇报……

    ……

    当芬然到喻毅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喻毅提前在外面点了菜,等她回来再一起吃……

    “累坏了吧?”芬然刚进门,喻毅便上去抱了抱她。

    “还好。”她在他怀里答道。

    “快坐下吃饭吧,我在外面买的,正好还热乎。”他搂着芬然的肩膀说道。

    “好的。”说着,他们二人便朝餐厅走去。

    “怎么样,好吃吗?”他见芬然狼吞虎咽的样子,显然是饿坏了。

    “好吃啊,中午都没怎么吃饭。”芬然说道。

    “对了,我从依非韦伦给你带了个礼物。”他微笑着说道。

    “礼物?”芬然立刻放下了碗筷,然后擦了擦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他看芬然受宠若惊的样子不觉的笑了笑,然后把那个小盒递给了她。

    芬然打开了这个首饰盒后,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串血珍珠项链拿在手里说道:“这个……是血珍珠吗?好漂亮!”

    “你喜欢就好。”他拄着下巴,着迷地看着她。

    “谢谢你……我……我没准备什么……”芬然有些不好意思,她很清楚,这种产自依非韦伦的血珍珠非常昂贵。

    “没关系,你一直陪着我就行。”他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下她的脸颊……

    119牢中的影子

    “怎么样了你?”林嘉艺换链后,轻轻地落在地上。

    拉斯特从床上坐了起来,让他没想到的是,林嘉艺竟然会来他家看他,他笑着说道:“没什么事儿,没想到你居然会来看我。”

    林嘉艺看他浑身缠着绷带,看来他是受伤很重。

    “你在玩什么,拉斯特?”她双手交叉在胸前,质问道。

    “什么……?”他不解道。

    “别跟我打谜了,即使是那个琳达,你也不可能这样狼狈。”林嘉艺直言道。

    “还以为你是来看我的,原来是质问我来了。”他故作轻松地答道。

    “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她眯起眼睛问道。

    “当然,最想得到的,就是你的。”他想叉开话题。

    “还是老样子。”说完,她便转身想要离开。

    “你宣誓,要开始了吧?”他问了一句。

    “是。”她说道。

    “你可别走极端啊,你要是死了,我可是会伤心的。”他调侃道。

    “得了吧你,管好你自己。”说完,她便消失在拉斯特面前。

    见他离开后,拉斯特低头笑了笑,如果没猜错的话,以她的“品性”,她应该会对她动手。

    ……

    晚上到家后,芳芳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不觉间心里一沉。无名的火顿时从心底燃起,像是疯了一样,把茶几掀翻,把电视翻到在地,把餐具全部噼里啪啦地摔倒了地上,把水床用刀扎破……从客厅到厨房,最后又到卧室……

    浑身湿透的她,躺在了这滩水里,看着天花板发呆……

    从茫然的眼神……到凶狠的嫉恨……

    她,摆脱不了……

    或是说,她从始至终也不想摆脱……

    “终于下定决心了吗?”林嘉艺蹲在她的旁边,用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水。

    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芳芳惊得立刻坐了起来。

    “干什么?这么惊讶?”林嘉艺挑了挑眉头,然后站起身来。

    “你又来干什么?”她明知故问。

    “放下你那骄傲吧,还跟我玩这些虚的吗?”林嘉艺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她还是不肯卸下防备。

    “装,是吗?”她蔑视地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你知道我闻到了什么吗?你嫉恨的味道,它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了。”

    只见芳芳眨了下眼睛,她的眼神立刻变了,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说道:“你又能帮我什么?只会在一旁说些废话。”

    她脱下了湿漉漉的衣服,赤身的她走向了衣柜,随手拿了件睡衣披在了身上。林嘉艺看到她的这种态度,不觉冷笑了一声,果然和自己感觉到的一样,时间到了……

    “帮你?可以。”林嘉艺很快便回答了她。

    “凭什么?”这个女人的能力,她也是见识过的,如果有她的帮助,那事情便会变得很简单。但是,她不清楚为什么她会帮她,芳芳还是难以放下自己的戒心。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艾菁。”林嘉艺说道。

    “果然如此。”听芳芳的语气,像是她早就料到是这样的。

    “你想杀了她吗?”林嘉艺靠近她,然后直言道。

    “你疯了吗?!”芳芳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但是……

    “难道你不想吗?最简单的,只要她消失了,除了你,还有谁能配得上中奇?”她继续蛊惑道。

    “这……”她的心底有一点点动摇,或是说……她本来也有这样的冲动……

    “你放心,我会在暗中帮助你,什么人也不会发现,任何人也不会抓到证据。”她见芳芳动摇后便说道。

    “你既然有那些能力,为什么你不自己去解决她?”芳芳开始起疑了。

    “我有自己的理由。”她不想跟她再纠缠这些问题。

    “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耍我?”她继续质问道。

    只见林嘉艺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然后阴着脸,猛地捏着她的下巴说道:“你知道吗?如果你不做,我自会找其他人做,但在这之前,我一定会杀掉你。你跟我讲条件?你有什么资本?我说过,会帮你,就会帮你,懂?”

    说完,她便松开了手,芳芳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但是,看她的样子,丝毫不像是开玩笑,况且,既然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还是接受了好了,对自己,总没坏处。

    “你需要我做什么?”她揉了揉下巴,然后问道。

    “你应该认识很多人吧?找六个跟你一样的,带有你那种嫉恨心情的人。”她说道。

    “六个??我去哪里找那么多嫉恨别人的人?”她很惊讶。

    “你的那些闺蜜,你的那些追求者,着点儿事儿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一件难事。”林嘉艺冷笑道。

    “好吧,我知道了。”她咬了咬嘴唇。

    “还有,你别想糊弄我,如果不是,我就会解决掉你,知道吗?也别想着报警那种幼稚的事,如果那样,你死得更快。”林嘉艺挑明了,因为她不想浪费时间。

    “具体什么时候行动?”警察?那种事情芳芳连想到没想,这种“人”即使找警察又有什么用,而且,她自己本身也很想这么做。

    “就这几天,所以,你现在就应该快点行动,具体的我之后会告诉你……”说完,林嘉艺便在芳芳的面前消失不见……

    ……

    喻毅家中

    “你倒是让我省了不少功夫。”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你说什么??”喻毅大喊道。

    “不仅知道我需要这个血珍珠,而且,你还把它送给了正确的人。”他冷笑道。

    “你给我滚开!”喻毅不想再听到这个声音了,他的头像是要裂开一样。

    在他怀里躺着的芬然被这叫声吵醒,她担忧地问道:“喻毅,你怎么了?”

    “没怎么,你要随时准备好。”他冷冷地说道。

    芬然看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平时的喻毅,也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他,那种眼神,那种语调,那种态度……

    “你是谁??!”芬然有些恐慌。

    “倒是很敏……”没等说完,他便又昏了过去。

    “喻毅,喻毅?”芬然不知如何是好,到底他是不是喻毅?但是刚才那种感觉……

    “呃……”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样子很是虚弱,他轻声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看到这个熟悉的眼神后,她便知道,“喻毅”回来了,她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哽咽着趴在他的身上……

    “别哭……我这不是在吗……呵……”喻毅抚摸着她的头,安慰着她……

    120女巫

    出了那个事件之后,影业负责人没多久就与艾菁取得了联系,由于导演组成员全部“意外”身亡,所以,根据合同的规定,双方的合作也就此终止。

    “你确定不用我陪你?”中奇再次问道。

    “没事,你去公司吧。”艾菁微笑道。

    “那好吧,有事给我打电话。”他握了下她的手。

    “嗯。”艾菁点了点头。

    “工作的事情,别太急,慢慢找吧,找个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也能长久些。”临走前,他建议道。

    “嗯,我知道,谢谢你。”艾菁回答道。

    “好了,那我走了。”说完,中奇便赶去公司了。

    ……

    这些日子,中奇一直抽空陪她,生怕她会出什么事。虽然艾菁说她不记得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中奇却亲眼看到了现场的惨状。这也是他如此不放心的原因。

    后来,他又提了那个事,就是想让艾菁来他家的公司上班。在几番考虑之后,艾菁还是婉言拒绝了,她知道中奇是为她好,但是她不想惹出一身流言蜚语,那样反而更不自在,不仅仅对她,对中奇也不好。所以,中奇只好再次作罢。

    戴铭怡也联系过艾菁,说再过阵子她的新专辑就要完成了,里面有几首歌想要她和汝成成来录音棚,一起配合试录。

    那天其实艾菁以为她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却真的想要这么做。索性自己也没什么事,而且汝成成也对这个很感兴趣,所以她俩也没有过多考虑什么,都同意了她的邀请。

    “嗯?”艾菁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这个戒指……竟然摘不下来……说来也是,她之前不论做什么都一直戴着了,只不过今天想摘下来洗澡,这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洗完澡后,艾菁回到房间里,仔细地看了看这枚戒指,然后又试着把它摘下来,结果还是一样。它就像是固定在了自己的手指上一样,不论怎样,它都纹丝不动。

    她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了那天遇见的,叫秋水的女生。

    艾菁赶忙把自己的包拿过来,她记得把那张写有她联系方式的纸扔在包里了。果然,没多久,她就找到了那张纸。

    “喂,你好,请问你是?”电话那头的人礼貌地问道。

    “你好,我是那天的女生,艾菁。”艾菁提示道。

    “艾菁……?”她想了几秒,然后立刻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有事吗?”

    “你之前说,如果我想了解这个戒指的事情,就联系你?你方便说话吗?”艾菁问道。

    “嗯,我今天在学校,没什么事。”她回答道。

    “这个戒指,到底是什么?”艾菁不解道。

    “这样,我们见面说吧,电话里也说不清,你离北京理工大学近吗?”她问道。

    “应该没有多远。”艾菁记得自己曾经路过那里过。

    “那你现在方便过来?”她不确定艾菁是否有时间。

    “好。”艾菁说道。

    “嗯,我把我办公室的地址给你发过去,你直接过来就可以。”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艾菁就收到了她发来的地址……

    “是这里吧?”艾菁来到了北京理工大学地质学院的311室门口,确定旁边没人后,便换了体链。

    “咚咚咚”她敲了敲门。

    “你来了,快进来吧。”开门后,秋水热情地对她说道。

    “就你……自己吗?”艾菁随口问了句。

    “嗯,放心吧。”她给艾菁搬了个凳子。

    “你喝咖啡还是茶水?”她问道。

    “白水就好,谢谢了。”艾菁回答道。

    “问吧,你想知道些什么?我会尽量帮你解答。”秋水坐了下来,然后把水递给了她。

    “这个戒指……你说是什么果实做的?”艾菁喝了口水,然后说道。

    “诺韦草的果实。”秋水回答道。

    “果实?”艾菁很是不理解,这个黑钻是植物的果实?

    “是的,这个植物很特别,据说它是一种精灵的巢穴。虽然是草,但是它却长得异常巨大,你看这个照片。”说着,她便把书柜里资料夹中的照片拿给艾菁。

    当艾菁看到这个“草”的时候,她显然是有些惊讶的,因为这草长得比树还要大,而且,它的叶子是菱形的。更奇特的是……它开的花是吊挂着的,这一串银白色的花,就像是小巢穴一样。

    “还有这种植物……是说它是精灵的巢穴?”艾菁很怀疑。

    “是的,我奶奶说,它是光之精灵的巢穴。”秋水点头道。

    “你……真的是研究地质学的吗……?”艾菁感觉她说得有点扯。

    秋水见艾菁这种表情,就知道她一定认为她是个神经病,于是,她拿出了那张照片……

    “你自己看看吧。”秋水递给他另外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而且还是黑白的。

    虽然有些模糊,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在照片里的树枝上,站着一个“小人”,他的背部有两对晶莹剔透的翅膀……

    “这是……真的??”艾菁惊讶地问道。

    “是的,我奶奶拍的。”她回答道。

    “你奶奶是?”艾菁很好奇她的奶奶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她是女巫。”秋水沉默了几秒,但是还是回答了她。

    “女巫……那你?”想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再想想她说的“精灵”和“女巫”,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我是她的传人,因为不能我父亲不能继承……所以她把她所知道的全部都教给我了……”虽然不确定她会不会相信,但是秋水还是直说了。

    “我相信你。”艾菁微笑着对她说。

    “真的?”这是她第一次告诉别人自己的事,也是第一次有人相信她,不认为她是个怪人。

    “嗯,有个这样的朋友,也挺有意思的。而且,既然那些事情都能发生,这又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她直言道。

    “谢谢你。”她兴奋得握住了她的手,她反应这么大反而搞得艾菁有点儿不好意思。

    “对了,这个黑钻……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艾菁又问道。

    “特别?你发现了?”秋水问道。

    “自从戴上之后,我发现就摘不下来了。”她说道。

    “那天也是吧?我想借你戒指看看的时候。”秋水回忆道。

    “是的,那天我本想摘下来给你,但是没想到却摘不下来,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儿,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她回答道。

    “诺韦草,是光之精灵所寄居的植物,光之精灵也叫做炜灵,炜就是光明的意思,”秋水指了指她的戒指,然后继续说道:“光之精灵不像其他精灵一样,他们居所比较固定,诺韦草长时间受到他们的影响,所以才会结出这种果实。”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艾菁不是特别理解跟她遇到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秋水对艾菁说道。

    她说,光之精灵,是能够带给人们希望与慰藉的精灵,受到他们长年累月影响的诺韦草也是一样。但是不同的是,诺韦草的果实,更像是一种锁,赠出之人许愿之后,给予被赠人,他们之间就会形成一种拘束。然后,黑钻就会“缠住”被赠予人,直到愿望破灭之后,它才能摘下来。

    打一个比方,假若我许的愿是希望和你能够永远幸福下去,当某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使这个愿望、这个牵绊破灭之后,那就会导致被赠人受到某种剥夺牵绊的惩罚。

    “这……”听她说完后,艾菁显然后有些吃惊。因为她没想到中奇竟然会送给自己这样一种东西。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种东西在普通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一种昂贵的奢侈品而已,很少有人知道。但是看你的情况,我想他应该是在无意间许了愿,导致这个戒指摘不下来。”她如实说道。确实,很多人只把它当作打造首饰的上乘原材料,仅此而已。

    “我想也是……”艾菁转了转戒指,然后说道。她和中奇经常有身体的接触,当无意间看到他的记忆的时候,她也丝毫没有看到关于这枚戒指的事情。看来,他确实也不了解,也难为他了,想要找自己喜欢的东西,伤透脑筋。

    “他对你,也是够用心的了,据说这个黑钻的价格是那种天然钻石价格的十倍。”她笑着说道。

    艾菁只是听说这个黑钻很昂贵,但是却没想到贵得这么离谱。

    “这个植物,在哪里呢?”艾菁很是好奇。

    “在内加米尔的替诺福韦之森。”秋水回答道。

    “是在西亚?那么遥远的地方,据说那个森林非常古老。”艾菁也是有所耳闻,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原始森林,几乎是几个国家的面积,极其巨大。

    “是的,那也是精灵之乡,在那里居住着各种各样的精灵。”她眼神里充满期盼。

    “还有这么神奇的地方,你好像非常向往那里。”艾菁说道。

    “怎么会不向往呢,精灵和女巫可是亲密无间的伙伴……”她突然变得有些失落,然后说道:“至少曾经是吧……”

    “曾经?什么意思?”艾菁不解道。

    “以前女巫是和精灵共同住在替诺福韦森林的,但是后来,有个女巫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拿精灵做一种不死药的配方。自那之后,精灵便失去了对女巫的信任,当他们不信任你的时候,你便会看不到他们了……”她又拿起了那张照片,然后说道:“于是,我祖奶奶他们那辈的女巫便全部被迫离开替诺福韦森林了……”

    “还有这种事情。”听秋水说完之后,艾菁感到很吃惊。

    “而诺韦草,后来被人们发现之后,就开始过量开采,直到有一天,这些植物的集中区域突然间便消失了,但是我奶奶告诉我,那只是精灵划出了结界区域,实际上并没有消失……”她解释道。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艾菁没想到她会告诉自己这么多很的事情,看来她是很信任自己的。

    “没事啊,我感觉你这个人是可以相信的。”她笑着说道。

    “感觉?怎么感觉到的……”艾菁很好奇。

    “女巫的直觉。而且,我们也都是信仰者,以后肯定会有需要互相帮忙的时候。虽然我的能力不是特别强,但是也是一份力量吧。”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那以后请多关照了。”说着,艾菁便友好地伸出了手。

    “你以后要多加小心了,那天那个女人,真的很可怕,她的气息。”秋水是指她们两个第一次碰面的那天。

    “嗯,我知道了。我请你吃饭吧,今天这么麻烦你。”艾菁说道。

    “别出去吃了,北理的第五食堂伙食特别好,你肯定会喜欢的,我们去那里吃吧,我请你。”她站起身来说道。

    “那好吧,听你的。”艾菁见她这么坚持,便没再推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