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安晴的视界 > 章节目录 287-前一刻
    庙子山是淼夜和塔咖娜上次分别的地方,由于他的组合司卡纳有单独的事情要做,所以塔咖娜便代她同淼夜出任务。之所以去那里,是因为有检查者报告说那里有数目繁多的、具有潜在威胁的妖精。

    在他们完成任务之后,塔咖娜不想放过这次机会,她再次请求淼夜让她受孕,但是淼夜还是冷漠的拒绝了她。

    “我不懂我哪里不够优秀,在雌性魔当中,我的血统也非其他魔能够相比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她追随了他那么久,这一次她终于忍不住了。

    淼夜没有看他,只是冷淡地说了句:“如果你那么想怀孕,随便找一个雄配就好了。”

    他说得没错,以她的条件,有很多雄性魔想要同她交配。但是她是不甘于那样的,这是他们族一直以来的传统。

    “这是我们族的传统,我认定了你!”她不依不饶地说道。

    “认定”这一词从她的口中说出时让淼夜感到很可笑,对于他们魔而言,交配只不过是为了繁衍和快感,可她竟然会用人类的词来说,明明她根本不知道这个词的意义所在。

    “我没兴趣。”撂下这句话后,淼夜便离开了。

    ……

    维达里伽也不是不知道魔的习性,但她也说不好,听过淼夜这样从容淡定的谈及上次发生在庙子山的事情后,她反而更喜欢淼夜了。一个冷酷无情的魔,却被人类的记忆改变、被艾菁改变,而她,则想要见证这会是怎样的结局。

    “你在做什么?”正在跃进赶路的淼夜问道。

    此时在他肩膀上的维达里伽陷入了幻想,见状,她擦了擦口水,赶忙说道“没,没什么。”

    淼夜一路上马不停蹄,没过多久就到庙子山了。整个庙子山云雾缭绕,树森幽幽,不像是其他的地方,这里安静得有些可怕。即使这里的妖精已经被淼夜他们尽数清除,但是,看样子似乎黑暗生物还是比较排斥这个地方,鲜有低等黑暗生物的影子。

    到这里,淼夜便提前放慢了速度,警戒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变化,以防有什么突发情况。如果没错的话,塔咖娜所指的地方,就在庙子山山顶处的愿之寺,那是他们上一次分别的地方。

    “我之前说的话,你记得吧?”眼看就要到愿之寺了,淼夜停下了脚步然后抬头看了看,并对维达里伽说道。

    “当然。”她点了点头,拍动着翅膀,飞到淼夜面前。

    现在她的翅膀基本上没问题了,因为之前艾菁已经尽可能地用魂力帮她修复了。他们两个已经商量好了,由淼夜尽可能的吸引塔咖娜的注意力,而维达里伽则趁机寻找艾菁的位置。精灵对人类的气息很敏感,所以这对她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如果直接杀掉塔咖娜的话,他担心她会在临死之前启动设定的机关之类的东西,因为她非常擅长这种能力。所以,那样的话反而适得其反,也只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了。

    距离越来越近,淼夜也大致感觉到了塔咖娜的位置,但是艾菁的气息他却丝毫感觉不到。果然如他所料,她把艾菁单独藏了起来。

    如果没错的话,塔咖娜的位置就在愿之寺院中的奉堂之内。

    “你来了?”淼夜刚一进来,塔咖娜便说道。

    在奉堂中央,塔咖娜赤身地站在那里,她黄色的完全展露在他的面前,为了这一刻他等待了不知道多久,现在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

    淼夜的手变形为锋利的利爪,然后冷静地问道:“艾菁在哪里?”

    塔咖娜不慌不忙地走到他面前,因为她手里有艾菁,所以她毫不担心,而且,如果他把她杀死的话,艾菁也会和她一起死。这种事情她想淼夜再清楚不过,不管怎样,他对自己的能力是很清楚的。

    “放心,只要做完你该做的,我自然会把那个女人还给你。”说着,她的手直接伸向了他的下面。

    这时,淼夜一把挡开她的手,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遵守诺言?”

    听过淼夜的话后,她竟然大笑了起来,然后对他说道:“我对你们的事情根本不感兴趣,我要的只是你的种而已。淼夜,虽然你现在变了,但是作为魔的你应该很清楚吧?感情什么的,那种东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人类之所以被我们称之为低贱的存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无不例外的都是感情的奴隶。”

    如果是以前的他,塔咖娜所说的任何事他都会表示赞同。但是现在他已经不一样了,说是他被中奇的记忆改变也好,说是他被艾菁改变也好,那都不是重点。对他而言,重要的是艾菁本身,她对淼夜来说是特别的存在,中奇的记忆只不过是一个附属品罢了。他记得艾菁那时的眼神,在她的眼神里,淼夜找到了想要守护的意义。

    “或许你也在寻找守护的东西。”淼夜平静地说了这么一句。

    塔咖娜的族群惯例比较特殊,他们的这种认定局限于单纯的繁衍,并不涉及任何感情的东西。不过,从另一种角度上讲,他们这种认定或多或少和人类还是有些相似的。而对塔咖娜而言,似乎更是。

    “幼稚。”她轻笑了一声。

    她仰起头,透过房顶的破口看着天空。守护的东西,听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类才能说得出口的话。她也曾经对自己的身世有过疑问,为什么自己和人类那么像,为什么自己感受的东西总是和其他的魔有些不同。但是每每她这么想,更多的疑问又会涌现。她的母亲是族长的女儿,而关于她的父亲,她却一无所知,她的母亲也对此缄口不言。

    她也不是不知道那些闲言碎语,但她一直都选择不去相信。直到她母亲在暗日被“裁决”的时候,她才知道,暗日的意义不仅是消除劣等,还有处刑的意味在里面。她永远都不曾忘记母亲那时的眼神,在处刑的前一刻……

    母亲的眼神里有她一直以来困惑的东西,在现在来看,那和淼夜眼神中的东西似乎有些相似。可她为什么会感到困惑呢?如果对一件事情感到困惑的话,就说明它对她来说是有意义的事情……

    可笑的是,在她母亲倒下的那时候,她没有哭,但是也没有像其他屠坑之上的围观者一样雀跃、兴奋的欢呼。只是越来越困惑,所以,与其那样,不如一直就随着大家的脚步走好了,这样兴许就不会瞻前顾后的考虑下一步该落在哪里。

    她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淼夜说道:“是时候该开始了。”

    淼夜也没有把握维达里伽能找到艾菁,他也只能尽量地去拖延时间,他不想对艾菁做出不忠的事情。他紧咬牙根,尽管十分不情愿,但是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很了解魔,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她只是单纯的想要他的种而已,他们之间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