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腹黑狂妃:王爷别乱来 > 章节目录 第225章 十万个为什么
    夜,很快就过去了,当翌日的太阳升起时,红袖依旧像往常一般来到东方傲天和沧澜的院落里。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才刚进院门,便是看到东方傲天一袭白衣坐在院落里的石桌之上轻啜着茶,红袖一点也不意外。

    很是恭敬的朝东方傲天福了福身,“王爷早。”

    经常是东方傲天先行起来,而沧澜却依旧在被窝里,这已经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用东方傲天的话来说:王妃很累,让她多睡一会。

    真是虐死单身狗无商量啊!虽然红袖并不是单身狗,只是,和爱人分隔千里,她怎么可能不羡慕呢!

    东方傲天只是点了点头,清冷得连一个字都不舍得吐出口。

    往房间的方向走去,红袖的手中端着洗漱的水盆。

    轻手轻脚的走进了房间中,只是担心沧澜若是还在睡眠中会有所打扰。

    进到房间内,下意识的双眼就往垂着床幔的床边看。

    红袖便已经明白过来。想必是王妃还没起身吧。

    转过身来,一张如同出水芙蓉的脸在她的面前扩大。

    “啊!”

    红袖惊叫出声,捧着水盆的手蓦地松开,眼看着马上要掉在地面上的时候。

    一双纤纤玉手把水盆接住。

    紧接着一袭白影如同风一般急速进到了房间里,来到红袖的面前。

    见捧着水盆的人儿时,风千墨微微皱起了眉头,脸上的惊慌也消散下去。

    “娘子,你调皮了。”

    本来一颗悬在了嗓子眼的心,在见到完好无损的沧澜时,终于是落到了自己的心脏部位。

    紧接着,东方傲天板起脸,一脸清冷的瞪了一眼面前依旧心有余悸的红袖。

    “这么慌乱是做什么?难道你家王妃还能吃了你不成?”

    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对待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前者,只对沧澜一人。后者,针对除了沧澜之外所有不相关的人。

    被斥责得一愣一愣的红袖,双眼极其无辜,只是她看着的人不是东方傲天,而是沧澜。

    把沧澜手中的水盆直接端放到红袖的手里,“还不赶紧放好位置。”

    没有回答,行动往往要比心里想的更快一步。

    待到红袖往搁置水盆的架子方向走去时,东方傲天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沧澜,“娘子,下次可是不要如此吓本王了。”

    天知道心脏的承受能力若是不好,一定会被吓出心脏病的。

    就算心脏能力承受好,迟早也会有病。

    本来,东方傲天起身不久之后,沧澜也起来了。

    在他准备挂起床边的床幔时,沧澜却是小声的跟他说,今日里要吓吓红袖。

    本来以为沧澜是说着玩的,也没放在心上;毕竟沧澜从来都没有做过这种被她自己都称之为“幼稚”的事情。

    所以当听到红袖的惊叫声时,东方傲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往房间里冲,甚至连轻功都用上了。

    就是担心沧澜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当看到她手中的水盆时,东方傲天也是明白了过来。

    然而,沧澜听到东方傲天的话表示很不悦,嘟起了自己的樱桃小嘴,“你说什么?我调皮?”

    这些词可是用来形容小孩子的!她才不是小孩子!

    今日里会想起玩这样的事情也实在是心血来潮,但那叫不失童真。

    永远都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

    怎么可以用调皮来形容呢?

    仿佛要与东方傲天杠上一般,沧澜双手叉在自己的双腰间,“有本事你再把话说一遍。”

    大有一副“你要是敢再说一遍,我就掐死你”的架势。

    东方傲天隐隐约约觉得沧澜有些不一样,至少今日里的行为和动作都不是平日里的沧澜所做的。

    不由地勾唇一笑,“娘子,你……”故意的停顿了一下,有些戏谑的看着面前的沧澜。

    随后话锋一转,“你最好了。”

    说完这句话时,东方傲天还忍不住的在沧澜的唇上偷了个香,在沧澜发飙之前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身后,是沧澜不悦的怒吼,“我还没漱口呢!”

    离开房间的东方傲天心情大好,看着外面的天空都感觉到天色很好。

    虽然明明是阴天。

    只是,当他看到那盈盈走进院落,好像这是自己地盘的拓跋楚嫣时,脸深沉了下来。

    嘴上的笑意也很快的收敛了下去。

    在小翠的搀扶之下,拓跋楚嫣很明显的看到了东方傲天那嘴角瞬间敛去的笑意。

    心里不由一痛,但很快便换了种心态:至少东方傲天还会因为她的到来情绪上有些变动。

    也就是说,她还是有机会的。只要她努力,一定会在东方傲天的心里占据一袭位置。

    走到东方傲天的面前,拓跋楚嫣很是识大体的福身,“妾身见过王爷。”

    声音嗲嗲的,听在东方傲天的耳里只觉得刺耳得厉害。

    东方傲天并没有理会拓跋楚嫣的礼节,而是开口朝着院落外说道,“来人。”

    门外的丫鬟过了好大一会的时间才从外面走了进来,连忙的在东方傲天的面前福身,“王爷。”

    见到面前的拓跋楚嫣时,丫鬟的心里直觉不好。

    东方傲天冷言问道,“知道疏忽职守会造成什么后果吗?”

    只需一句话,丫鬟便是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噗通”一下跪在了东方傲天的面前。

    “奴婢愿意接受惩罚。”

    府里的下人早已经在沧澜的调教之下,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也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

    自然也知道赏罚分明。

    丫鬟并没有替自己解释,因为沧澜曾经说过,“解释只是一个为自己开脱的借口。”

    做错了,那就是错了;而且这一次自己确实是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东方傲天对此很满意,但是拓跋楚嫣却憋成了猪肝色。

    东方傲天这样说,明显就是在打她的脸。

    这个丫鬟是她派小翠引到了一边,但是,她只是想前来找东方傲天而已。

    本来拓跋楚嫣是不会为一个丫鬟求情,可是今日里,她却是开口:“王爷,能不能看在妾身的面子上,饶了这个丫鬟。”

    这可是在东方傲天院落外守着的丫鬟,只要她能够收服这个丫鬟,那以后想要进东方傲天的院落可是轻而易举!

    只是,她忘记了,她在东方傲天的心里什么都不是。

    东方傲天一脸的清冷,脸色上并没有什么变化,“饶过她,可以……”

    拓跋楚嫣的心中一喜,还没来得及感激东方傲天的时候,清冷的生意再次响了起来。

    “除非你来代替她所要受的惩罚。”

    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拓跋楚嫣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面前的东方傲天。

    企图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丁点的开玩笑的意思。

    只是,没有。

    平日里对着沧澜时,那双如同会笑的眼眸此时却是一片清冷,没有一点的感情,对方才的决定十分笃定。

    “为什么?”

    拓跋楚嫣完全不知道自己快要变成十万个为什么,每一次都会问东方傲天原因。

    这让东方傲天觉得很是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