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腹黑狂妃:王爷别乱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死鸭子嘴硬
    逮到了沧澜的“痛处”,拓跋楚嫣咄咄逼人,试图想要借此把沧澜的内心击垮。

    只是意料不到,但是沧澜很快回过神来,只是心底终究还是有些不舒服。

    有些牵强的扯起了嘴角,沧澜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拓跋楚嫣,只是比往日里少了一些底气。

    “拓跋公主管得还真是多。”

    “王爷能够接受你小产之后再留在王府里,为何不能接受我没有子嗣的事情?”

    似乎这样就能有那么一点底气,其实也是催眠;沧澜在心里苦笑,但是脸上却是跟平日里无异。

    “何况,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没有子嗣。”

    没有人规定恩爱就一定会有孩子有得快吧?

    拓跋楚嫣嗤笑出声,似乎听到了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沧澜,你别在这里自欺欺人了。”

    笑声戛然停止,“这里面的事情其实你自己最清楚,我是怀了别人的孩子,但是他不爱我,自然不会介意我怀有别人的孩子。”

    即使拓跋楚嫣很不愿意承认,但这确实是个事实。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她再执着,东方傲天也不会爱她。

    正因为如此,她才要把这些话都说出来,只为了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

    只要能挑拨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别说是被东方傲天嫌弃,就算是死,她也心甘情愿。

    既然得不到自己最喜欢的,那就毁了这最喜欢的;对于一个人来说,毁了对方最爱的人,也是生不如死。

    她就不相信,东方傲天能够不介意子嗣方面的事情。

    而且,就算东方傲天不在意,她就不相信皇帝不介意。

    只要挑拨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没有得到回答,拓跋楚嫣笑得更加灿烂,但是看在别人的眼里,却是觉得她此时笑得有些瘆人、阴森。

    “你不是牙尖嘴利吗?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怎么不说话了?”

    在拓跋楚嫣心里,如今沉默的沧澜,就是在认同她的话;就算不认同那又怎么样?

    沧澜始终都逃脱不掉这话语中的魔咒。

    依旧沉默,但是一直都没有发表意见的东方傲天却是开口说道,“不得不说拓跋公主很是会扰乱人心。”

    东方傲天看了一眼身边的沧澜,右手环过了沧澜的肩膀,给予沧澜一种安全感。

    “本王有没有子嗣不需要拓跋公主担心。”

    拓跋楚嫣冷笑,笑得娇艳,“王爷这算是间接的承认了你的王妃不孕的事实吗?”

    有些护卫都忍不住的往沧澜的方向看去,能够看到的是恩爱如初的东方傲天和沧澜。

    而且此时沧澜的眸中依旧像平日里般清冷,但总觉得有些黯淡。

    “我想接下来王爷想说的是,你不介意这件事情吧。”

    似乎把东方傲天的心里都拿捏在手上一般,拓跋楚嫣一脸的了然。

    随即更是狂妄出声,“就算你不介意,你觉得皇上会不介意吗?别忘记现在皇室中的情况!”

    大王爷东方夜甄和七王爷都已经死了,而五王爷更是整个人都废了;剩下的几个王爷,不是太小更是没头脑。

    皇帝东方霸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东方傲天的身上。

    若不是急着要个孙子,东方霸又怎么会想方设法的想把那些富家小姐都塞向东方傲天呢。

    没有人说话,在拓跋楚嫣的话落下时,客厅寂静得连呼吸声都清晰可听。

    沉默了一会的时间,就在拓跋楚嫣以为东方傲天都无话可说的时候,东方傲天的话却是响了起来。

    “本王的事情,不管是谁都无法改变。”

    双眼直视面前的拓跋楚嫣,或许这是东方傲天第一次正眼看拓跋楚嫣,但是却是充满了寒意。

    “你当真以为这样就能够挑拨本王和王妃之间的关系?想得也太简单了。”

    本来,拓跋楚嫣很是怔愣,心也是寒在当场,只是看向一边的沧澜时,拓跋楚嫣笑出声来。

    “就算是挑拨那又怎么样?这本来就是事实。”

    似乎还嫌事情不够乱,拓跋楚嫣笑了起来,“或者,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看着面前的东方傲天和沧澜,拓跋楚嫣好像看到了笑话一般:“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那我大不了也告诉你这幕后指使人是谁。”

    “就是你们口中的父皇,就是咱们大凤朝的皇帝东方霸!”

    毫不害怕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拓跋楚嫣双手抓上了自己的发丝。

    三千青丝顿时就变得凌乱起来,拓跋楚嫣像疯了一般,用力的推开了身边的两个护卫。

    而后双手放上了自己的衣服,毫不介意客厅里有他人的存在,她用力的撕扯开自己的上身衣服。

    “撕拉”的一声响起,护卫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没有人想到拓跋楚嫣竟会这样做,然而事情却还没完。

    趁着护卫都怔愣的时候,拓跋楚嫣狂笑起来,红色的肚兜是这般的炫眼。

    她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甚至连肚兜都撕扯了下来。

    胸前那两团柔软高高耸起,但是最惹人瞩目的不是她的柔软,而是那赤果的身体上斑斑驳驳的草莓。

    以及另外不知明的深黑。

    东方傲天把脸扭向了一边,而沧澜则是注意到这其中的异样,眼底流露出错愕。

    拓跋楚嫣完全不理会他人是什么样的情绪,她只知道,她现在需要的是发泄。

    “是不是觉得我身上很恐怖呢。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伤口,这就是你们大凤朝皇帝做的好事!”

    那些个护卫完全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本来就瞪大圆大的眼珠子好像要掉出来一般。

    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拓跋楚嫣已经是打定了心思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只是没人会给她这么一个机会。

    虽然已经扭过脸去,但是东方傲天却是眸里像冰一般,立刻勒令一竹。

    “一竹。”

    只是简单的一个称呼,但是一竹却分明能够感受到这其中的不悦和寒冷。

    本来还想着每一次倒霉的都是自己的一竹,听到这种声音时,身上也不禁冷冷的打了打颤。

    而后什么也没说,快速的移步上前,快速而准确的在拓跋楚嫣的身上点了点。

    本来还想继续说话的拓跋楚嫣顿时就没了声音,嘴巴一张一合的,就是说不出话来。

    东方傲天双眸如冰,“把她的衣服穿上。”

    一旁的红菱什么也没说,只是上前拿过了一件披风,披风把拓跋楚嫣盖得严严实实的。

    就算想挣扎,拓跋楚嫣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能双眼狠狠的瞪着面前的红菱。

    直到红菱站在东方傲天的面前时,东方傲天才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拓跋楚嫣,再看了一眼身边面无表情的沧澜。

    而后他才冷嗤出声,“死到临头,还如此的死鸭子嘴硬,你当真以为本王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面前的拓跋楚嫣,嘴巴一张一合,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