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腹黑狂妃:王爷别乱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六章 证人
    可能是没有想到东方傲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哪怕是心里再不安,他们都是愕然的抬起了自己的头,随后才慌忙的低下头去,却是在心里忖量着该如何把话说出来。

    站在一边的礼部尚书则是不着痕迹的把视线放到齐相的身上,随后低下自己的头。这件事情说大了点,就是国家的事情,但是说小了点,这件事情也就是齐相与皇上之间的纠葛,如今齐相尚且未说话,他自然是应该以静制静了。

    毕竟,他不是当事人!

    果不其然,在文武百官都默不作声,在心里忖量着该如何应对之时,本来站在一边的齐相则是低下了自己的头,却是能够看到他此时抖动的双手,“皇上!”

    言语悲恸,而东方傲天则是很明白殿下的齐相是想说些什么,很快便是点了点头,却是什么也没说,目光看向了一边的宫人。

    接收到东方傲天的目光时,宫人一凛,连忙的开口道,“这件事情皇上已经是查清楚,如今便是由奴才给齐相解释一番,还齐相一个真相,还皇后娘娘一个清白。”

    没有人敢去说话,纷纷站在原处等着宫人的话语。本来心里就不安的齐相,在听到宫人的话时,心底更是不安和惶恐起来。甚至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不安,明明死的是自己的女儿。

    站在东方傲天前方的宫人也没有继续拖延,而是缓缓的开口道,“当日皇后娘娘落寝之后,齐相的千金确实是到了皇后娘娘的宫中,而皇后娘娘并没有离开寝宫。”

    话语才刚刚落下,齐相便是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宫人的目光似乎要把他凌迟了一般,“公公所言差矣。无人见到这皇后娘娘,更是无人见到本相的千金到皇后娘娘的寝宫中,这话怎么可以瞎说?”

    明显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齐相却是能够感受到,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般简单。

    “齐相不必太过慌乱,事情是黑是白,朕自然公道在心,难不成齐相还担心朕要庇护皇后吗?”依旧平淡,像是这接下来的事情与他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倒是让齐相有些诧异得厉害。若是说东方傲天为了沧澜做出那不公道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谁人不知这东方傲天和沧澜可是出了名的恩爱,为了救出沧澜,不公道又如何?

    心里是这般想的,但齐相却不敢说出口,毕竟上一次的事情还在,指不定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罪名,何况事情还没说完呢,他若是急匆匆的把话说完,倒是让人误会。

    心底有了想法,再三权衡之下,齐相还是选择 识时务的闭上自己的嘴巴。

    殿上的宫人只是悄然的看了一眼龙椅上的东方傲天,见东方傲天并没有什么变化,便是继续的开口道,“传人证。”

    话语一落,再次让文武百官都诧异起来,甚至有些人还纷纷的交头接耳起来,“居然还有人证?难道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我等误会了?”

    “不管误会还是不误会,这次的事情与皇后都是脱不了干系的。”

    “没有这一次的事情,批命不还是在吗?”

    ……

    声音很小,只是围绕在两人之间。但是殿上的东方傲天却不是吃素的,本来听力极好,再加上内功,对那些窃窃私语的话根本就是信手拈来。

    眉头轻皱了一下,但很快便是回过神来,并未去说些什么,像是这件事情与她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之时,那所谓的人证已经是从殿外走了进来。一双宝相花纹云头锦鞋给人一种轻巧的感觉,一袭樱红的撒花烟罗衫让人的眼睛都炫耀了一番。

    踏着晨曦的阳光从外面走进,倒是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只是觉得少了一点生气。

    “君君?!”当礼部尚书瞧清楚那走进来的“人证”是林君君时,整个人都愣了,刚要抬脚上前,却是蓦然想起这是大殿,而此时身为臣子的他正在上朝,不由的缩回了自己的脚步,只是眼眸中满满的都是不敢相信。

    樱红的撒花烟罗衫如同涟漪一般,在地面上滑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倒是让人臆想翩翩。

    没有人想到这所谓的人证竟然会是林君君,当今礼部尚书的千金。直到林君君在大殿中跪下来之时,他们才回过神来,“臣妾见过皇上。”

    “平身吧。”简简单单的回答,直接掩盖了林君君那柔弱而充满了爱意的称呼,直让站在殿中的礼部尚书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权当自己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一般,双眼紧紧的盯着林君君的方向。

    似乎要把林君君盯出一个洞来一般。

    站在一边的齐相见到这所谓的证人居然是林君君之时,脑袋一时发热,不由的上前开口道,“林丫头,这其中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你一定要还本相千金小女一个清白啊!”

    已经是缓缓起身的林君君有些茫然,但是很快便回过神来,乖巧道,“齐相请放心,谁是谁非妾身都很清楚,而且这件事情本宫也只是个证人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似乎觉得那“本宫”二字咬得十分之重,齐相也是有些呆愣了。他似乎忘记了,如今的林君君是皇上的妃子,他居然还叫她林丫头?!

    齐相在心中大惊,可是没有人注意他的措辞,或者说注意到了也全当他是心里急切才会如此,并没有人去说些什么。

    殿上的东方傲天听到“林丫头”三字时,什么也没说,甚至连情绪都没有,只是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齐相请放心,清白一事不是说没就没的,朕也不是胡搅蛮缠不分是非护短之人,铁定是把事情查得清清楚楚才会在大殿中给齐相还原一个事情的经过罢了。”

    没有人敢去应答,毕竟从东方傲天嘴里说出的那几个“胡搅蛮缠、不分是非、护短”词,若是应答下来,岂不是同意了这皇上是这般的人?大殿中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不是哑巴之人此时也是充当起哑巴来了。

    淡淡的目光扫过大殿的每一个角落,自然也扫落到每个大臣的头上,明黄锦袖一挥,风轻云淡的声音也随之落下,“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