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爱宠成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深山遇难
    没等冷安说完莫娅诗的脚一软,差点要昏过去。怎么会这样,原好好本一场游玩,却变成听了让人毛骨悚然的闹剧。

    “她?她!她怎么会走丢呢?你们骗我对不对?”莫娅诗抓着冷安的手不可置信……他们一定是骗自己的,可能江沐晴现在正在不远处看着她呢!不!不会是这样?不会……

    “先冷静……沐晴真的不会有事的,你看她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可能她只是迷了路,等着我们去救她呢!”

    “对!对!我要去找她,天这么黑而且都一个晚上了,她肯定很害怕,我要去找她!”莫娅诗挣开左言的怀抱,踉跄地走了两步,又被左言一把抓住。“你放开!我要去找她!”她誓死挣扎。

    “莫娅诗!你给我冷静点,难道你也想走丢吗?”莫萧堇大声训斥着莫娅诗!

    “好!好!我冷静!我冷静!哥,我曾经做过一个梦,那个梦说,所有对我好的人,都会离开我,这个梦是真的对不对!小姨离开了,沐晴也要离开,对不对?哈?哥,你告诉我啊!”她简直快要疯掉了,甚至不敢想江沐晴现在的情况。

    莫娅诗这个样子,在场的三个人都很心疼,虽然左言不知道她发生过什么事,但那件事一定很让她难以释怀吧!

    “不会的!娅诗放心,不会的,我们不会离开你的。再说了,梦境都是相反的,现在,我们当务之急要找沐晴,所以你先冷静,不冷静怎么找她呢,对吧!”左言宠溺地将她揽入怀里,眼神里全都是心疼。

    莫娅诗推开他,“那……那快点去找她啊”她心急之下,用小手推着左言。

    “你放心,我们之前下过山找信号报警了,没事的,估计搜寻队,现在已经上山了……”冷安解释说道,

    莫娅诗稍稍松了一口气,“那我们赶快去找她啊!”莫娅诗的脚还没跨出一步,就被左言制止住了,“不行!你不能去!你的脚难道不疼了?”听到这话,莫萧堇低头看她的脚怒,“你怎么那么不小心?”

    “哎呀!我不小心的嘛,又不怪我!不疼了不疼了!快去找她吧!”莫娅诗挣开左言,不计较莫萧堇对她大吼!一心想着要去找江沐晴!

    “不行!阿言,你就下来看着她,我们两个去找!”莫萧堇道。

    “不行!我要去找她”莫娅诗也是急了,恨不得现在就长双翅膀飞去找她。

    左言耐心的扳过她的身体,“娅诗,听话你别去了,放心,他们会把一个完完整整活泼乱跳的江沐晴带回来给你好么?”

    莫娅诗看着他坚定的眼神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你们不让我去也行,不过左言也要去,人多力量大,他也要去,多一个人,多份希望。”

    莫萧堇看了一眼她,关键时刻她怎么变得伶牙俐齿,“不行,万一你乱跑怎么办?不好好看着你!”

    “不行,他就要,我不会乱跑的,真的不会我就在这里,哪都不去的,等你们找到了沐晴然后把我也接下山。”莫娅诗伸出三根小指对天发誓。

    看她信誓旦旦的样子,莫萧堇一而再的说让她好好呆着,莫娅诗小鸡啄米地点点头。

    原本安安分分的莫娅诗一想到这么黑的天,江沐晴一个人在某个黑暗的地方浑身就是鸡皮疙瘩,她害怕,整个人都在帐篷里,抱着自己眼泪在流,几翻挣扎,她还是决定去寻找江沐晴。

    忍着脚上不断传来的疼痛,拿着电筒一步步往前走。“沐晴……”最后叫声音都变得沙哑。

    天渐渐地亮了起来,但只是看见天边范白,松林里还黑漆漆的一片,手电筒照了一夜,终于壮烈牺牲。莫娅诗扶着一棵树,晃晃手中的电筒,又气又急。夏天的露水多,她刚刚还走进一条杂草丛生的小泥路,昨晚刚下雨,土地滑滑的一不小心就会摔跤。浅蓝色的体恤,被尖锐的枯树枝勾破了好几个口子,就连裤子也难逃魔爪。蚊子众多,莫娅诗越发紧张起来。

    但又小心翼翼地一步步一瘸一拐的向前走,扶着一颗枯树枝,短短的休息一会,她快要撑不住了!天知道现在的她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头发乱糟糟的,衣服又湿又赃又破,鞋子也粘了好多湿泥土走起路来很重。

    “哈!”脚下一个不小心就被尖石子绊倒,很“华丽”的摔在地下,还磕到了下巴,疼得她快要喊爹妈。泪水朦胧了双眼流了下来,咬咬牙,想要爬起来,不经意一看,是一个白色的东西,她惊喜交加不顾疼痛地爬起来,三步作两步地跑过去。

    伞!是伞!

    伞后好像是一个人,莫娅诗看到了女生的长发,沐晴!江沐晴!走过去一看,借助从树间缝隙穿过的光线,真的是江沐晴。

    她静静地躺在一堆掉落的枯树枝和枯树枝旁,头发凌乱不堪,衣服也破了口。

    “沐晴……沐晴……”莫娅诗连声音都颤抖起来,摸摸脉搏,还跳着,探探鼻口还还呼吸着。“老天保佑终于找到了!傻瓜,你怎么那么傻?我有左言陪我,不会出事的,倒是你,都不会心疼自己吗?还一个人,你有多大能耐啊?简直是……是大傻瓜!”她又哭又骂,擦去她脸上的雨水和泥沙。“怎么那么烫?”她摸摸自己的额头,再和江沐晴的对比!傻瓜!发烧了!

    “沐晴……沐晴,你醒醒!……”无可奈何,莫娅诗叫了半天江沐晴连眼皮都不眨。

    看了一眼昏睡中的江沐晴,再看看自己肿胀的脚,咬咬下唇把江沐晴诚惶诚恐的扶起来。

    “沐晴,我们回家啊!我们回家!”

    莫娅诗步履维艰的走,一步一步……“啊!”随着她的尖叫声,她狠狠摔了一跤,脖颈被树枝划伤还来不及疼,江沐晴便向她倒来,她眼疾手快站起来,扶住江沐晴。脖颈上一阵阵抽痛传来,这才发现她流了血,血腥的味道让她,流到她的衣服,染红了一朵血玫瑰……

    将江沐晴慢慢扶到一个平坦的石块上,让她挨着自己,她才顾自己,处理伤口。

    用尖锐的小石子,划破自己的衣服的一个小角,简单的擦了擦,然后按着伤口,另一只手扶着江沐晴。

    一路上,她休息了好多次,跌倒了好多次,差点快要晕过去,但是又咬咬牙坚持了过来,一步一步的搀扶着江沐晴走下山。

    都怪自己,非要来爬什么山,好端端的来爬什么山。如果不是她提议说要爬山那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如果不是她孩子气和沐晴她们分队走,那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五年前,莫艺文也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而离开人世的,她就是一个杀人凶手,那个梦说得没错,对她好的人都会一个个离开……一个个……一个个离开……

    “江沐晴……江沐晴……”是哥哥,“沐晴……”还有……还有左言……是他们……他们来了……

    “哥……左言……这……”她快要虚脱,她快要倒下,也许她就会这么死吧!死了就好了……因为所有对她好的人都会离开……

    “娅诗……阿言!是娅诗和江沐晴!”莫萧堇道,正在呼叫的左言听到立马跑过来。

    “笨蛋!你怎么来了?说你笨!你还不承认!”左言和莫萧堇都怒了!这个小丫头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明明说好不出来的,现在怎么弄得一身狼狈!肩上的衣服都是血……

    “别……别生气……我……我把沐晴……带……带回来的……”她的脸色白得如同纸张……右肩上血迹像腊月里的红玫瑰分外妖娆,莫娅诗用尽最后的力气给莫萧堇和左言一个惨淡的微笑便倒了下去……

    “娅诗……娅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