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爱宠成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我们结婚吧
    今天,莫娅诗难得心情好,为顾卓宇和叶安做了一桌子的饭菜,叶安鼓着腮嚼着米粒说:“干妈姐姐,你做的饭,比我妈妈做得好吃多了……”说完还打了个饱嗝。顾卓宇看着莫娅诗,脸上是满足的笑。莫娅诗看着她莫名其妙……拿着看弱智儿童的眼神看着他。

    顾卓宇接了个电话,不一会就说要把叶安接回她家去了,莫娅诗也跟着去。

    叶子欣气色看起来不太好,叶耀忠站在一边沉默。

    “妈妈爸爸我回来了!”

    叶安兴奋的扑到叶子安怀里,叶耀忠连忙拦住她。“安安,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不能这样跑到妈妈怀里!”

    叶安歪着脑袋恍然大悟,眼神小心翼翼地瞄向叶子欣的肚子,好像做错了事一样。

    “子欣姐,”

    叶子欣看着她,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娅诗,过来……”她向莫娅诗招手,一如少年莫艺文一般,温柔慈祥。

    莫娅诗淡眸顿时氤氲。“姐姐。”说不出什么感觉四年前,她也是这般温柔待她,总给她最好的,也希望她最好。她说自己有个妹妹,可惜后来失踪了,她很疼爱自己的妹妹,莫娅诗就像那个妹妹,把那些年缺失的爱补还到莫娅诗的身上。

    原来叶子安生第一胎的时候是早产,已经身体不太好,才四年又想要第二胎实属困难,产检医生建议把孩子打掉,叶子欣不肯。

    “医生说,孩子建议打掉……”说完,莫娅诗亲眼看到叶子欣的眼睛里滴出晶莹的泪珠,滚烫的滴到莫娅诗的手上。

    前段时间,莫娅诗出事的时候,叶子欣不止一次来看过莫娅诗,她和她说:“多希望肚子里面的小东西赶紧长大,那样小安就多一个妹妹或弟弟了。”她抚摸着肚子一脸的喜欢,只是经历过那次莫名其妙的子弹后,她还缓不过神来。

    她很喜欢孩子,叶子欣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这是原因之一,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关爱,唯一的双胞胎妹妹也在一次意外失踪,现在是死是活都不清楚,她会给她孩子更多的关爱。

    “姐,别想太多……不是还有安安吗?”莫娅诗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

    叶子欣抬头,“我还有安安……”她轻轻地抱住叶子欣。她不知道自己能够给叶子欣什么,但最少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一个最真挚的拥抱。

    “姐,不知道,我能给你什么,但是你一定要记得一切都有我们,你以前不是说过吗?没什么的,失去的老天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将它还回来。“

    叶耀忠的合同没有签约是后来才知道的,负责人的助理说他有事不能赶来请见谅。接到叶子欣的电话最后他赶回了家,他说孩子不能留的时候,他已经猜想到了,是他的不对。不应该那么快就让她有二胎。

    叶耀忠接了个电话,游戏需要代言人,而且那个代言人已经确定好了,是——夜间暖心

    电台的主播——莫娅诗。

    莫娅诗没有有多想,只觉得她能帮的,会尽力帮助她们。

    ……

    对于叶子欣她真的希望她能够好,她帮助过莫娅诗很多,那段人生的低谷都是她陪她走过来的。她希望老天能好好对她……她是个好人。以前她总是说所有对她好的人,最后的没有好下场,但是莫娅诗真的是宁愿把自己的幸福分给她们。

    有些道理是在人潮拥挤中渐渐明白的。

    回到家中,莫娅诗躺在床上,原来这世界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遭遇不幸,很多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活着,或奋起或堕落,或幸福或悲伤。

    原本莫娅诗还想睡个下午觉,这段时间她特别能睡。但睡到一半的时候,潜意识感觉自己的床凹下去一半,然后有只从背后手轻手轻脚的抱住她的腰。她一个鲤鱼翻身,吓得魂差点没有,因为她第一反应是变态,大腿一踢,已经把来人踢下床。

    顾卓宇轻哼一声,一脸无辜坐在地板上。

    “你来什么?我还以为是变态。”莫娅诗没好气地说。

    顾卓宇二话不说身手敏捷把她扑到,躺在床上搂着她的腰满足的闭上眼睛,“睡觉。”

    莫娅诗挣扎,“诶……我说你,怎么那么无赖……”顾卓宇一个翻身,贴在她耳边问:“怎么无赖了?你把我踢伤了,很疼!”

    “一边趟去……”

    ……

    他收回手,两个人面对面躺着。

    “你说过,我们登记,还算数吗?”

    莫娅诗不语,她是说过可能只是一时头脑发热而已,结婚吗?以前想过,现在她理想的新郎还在吗?不在了。于是她找了另外一个话题问:“你说子欣姐同意打胎吗?”莫娅诗紧皱眉。

    或许顾卓宇已经得到了答案,看着她,她脖子上的那道疤痕映入眼帘,他抬起手,想要触碰。

    莫娅诗毫不客气地将他的手拍了下去,“动手动脚,想干嘛?”

    顾卓宇问:“疼吗?”

    莫娅诗没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什么?”

    顾卓宇伸手触碰着那条疤,虽然已经淡了好多,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到的。“我说,这里疼吗?”

    莫娅诗一怔,左言也说过同样的话语,他抱着她,亲吻着那条结茧的伤疤问:“这里疼吗?”她是一颗爱情懒树,对于情感总是慢人半拍。如果她们此生注定只是如此的缘分,她就应该好好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哪怕最后注定要分离。

    莫娅诗摇摇头,“很早以前的事情的,疤都已经淡了,早就不疼了。”

    “那……你心里的那道疤什么时候才能淡?”

    莫娅诗愣了好久,心里面那道疤什么时候才淡?时间会治愈物质上的伤疤,会治愈心里的伤疤么?那有需要多久呢?还需要多少个四年?一个?

    “傻瓜,你说什么呢?”莫娅诗拍了拍他的脸,笑道。

    “娅诗,我们结婚吧。”

    顿时莫娅诗的眼角逼出一滴泪水,

    “别哭,我说真的,我们结婚吧,放下你之前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