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爱宠成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男人很小气
    左宅里,莫娅诗刚洗完澡出来,就有人敲她房间的门,而且让莫娅诗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顾卓宇。

    他穿着一身修身居家服,手里拿着两只高脚杯,一瓶红酒问:“建议晚上喝一杯吗?”

    莫娅诗微笑回:“本夫人同意你的邀请。”然后请他进门。

    由于莫娅诗是刚洗澡出来的缘故,头发还湿答答的,顾卓宇皱着眉。“怎么不把头发擦干?不准枕湿发睡觉!”虽然这是警告,但是语气中却不是关心。

    “我……这些天都是他帮我吹头发,这几天他出差了……所有我就……”

    “看来他会对你很好……”

    莫娅诗沉默片刻,对啊,左言对她很好,真的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我是她合法妻子,他当然对我好!当年也是他追的我!”莫娅诗丝毫没有休息到顾卓宇的脸色。

    莫娅诗将顾卓宇领到阳台。

    秋天晚上的天气很爽,莫娅诗穿着白色的碎花群,落地窗一开,莫娅诗的裙摆和碎发都随风摆动。顾卓宇跟在她的身后,能闻到一股很清新的洗发水的味道。

    两人双双入座,顾卓宇熟练的拔开酒瓶塞,给莫娅诗到了半杯,莫娅诗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但是还是可以看着这瓶酒的不同,从色泽上看,这瓶酒不是很光鲜亮丽,但是它却是千有的瑰红色。而且味道也很浓烈,度数肯定也不低,原来莫娅诗不在的这两年前,顾卓宇已经藏了那么多的好酒!而且还有想独吞的节奏。

    很久没有尝到红酒的滋味,莫娅诗一口气就喝完了,脸色已经微红。

    “别喝太多,我心疼我的酒,也会心疼你……”这句话听起来暧昧十足。

    “你心疼你的酒就好了,我就不用你心疼了……”莫娅诗摆摆手,才一杯自己的意识就已经低下,这酒到底有多少度?

    “我早就知道了,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没有想到的是你的故事那么撩人……”顾卓宇说着,一口气也喝下了酒。“你说,如果当初我先下手有多好,最起码现在我就不会那么后悔了……”是他后悔了!特别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把莫娅诗抓牢,明明自己也是有这个机会的!而且这个机会还是三年!

    “呵呵……顾卓宇,这么久没有见,你的酒力下降了哦……你看!开始说胡话了!哈哈……”

    莫娅诗又是一杯酒下肚,她很荣幸,能够遇到两个对他这么好的男人。

    “胡说,我哪有醉,就算是醉了那也是假的,我一直不敢和你表露我的心,如果我醉了,那我也只是想换一种方法表达我的心而已……”

    这到莫娅诗严肃起来了,他的心?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顾卓宇说这个词。“你的心?听起来好霸气的样子……那你说说,我听着……本宫今天给你这个机会,要说什么赶紧的!我老公很小气!会吃醋!”远在东南亚的左言打了一个喷嚏!

    “莫娅诗你说如果我娶了你,今天你会不会已经给我生了孩子?”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或许这个真的可以有,莫娅诗就也不会在床上躺了两年之久,就不会很难受孕。

    “可能会吧,但是你也知道,我不相信有如果,而且我比较相信命运……命中注定我和你始终是有缘无分。”是的,她更加相信会有命运……命中注定她们不会在一起,命中注定她和左言才是对的人,对的情。

    “那你说说,我当初这么久那么傻呢?有个媳妇在我面前争取,现在我都已经奔三十了……还没有姑娘……”

    “哈哈哈……你真的应该找和姑娘谈恋爱了……”

    “话说,你最后面一个月房租还没有给呢……”怎么话题转换得那么快?而且敢情现在是在讨债?

    “你还说,我两个月酒吧驻唱的工资你也还没有给我呢!”

    继续默默无语g……

    莫娅诗和顾卓宇两人相看一笑,望着外面的夜空,只可惜,他们现在是以朋友得身份坐在一起赏月。

    “你说,就今天晚上饭桌上发生得事情,你老公会不会因此把我的手给剁了啊?小的怕怕……”

    “这个啊!我告诉你我家男人是很小气的……我只知道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让莫娅诗想不到的是,就在此时此刻,莫娅诗放在卧室里得手机已经在振铃了好多次,左言手握着手机脸色阴沉,用座机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明天你留下来处理一些最后得事情,然后现在帮我订一张回上海的机票……”

    还说什么工作,自己老婆都要跟别人走了。

    “总裁这……”

    “怎么了?你是有什么问题吗?没有什么事我就挂电话了。”接下来他要好好想想对策,击败这个情敌。

    从大学到现在,莫娅诗情敌可是不少,他过关崭五将……还记得有一个林瀚,现在又对付一个顾卓宇!

    好吧,现在是没有什么五将,只有一个左家大少爷和一个左氏总裁。

    莫娅诗喝了不少得酒,躺倒床上半睡半醒,顾卓宇看着躺在床上得人,替她盖好了被子,便离开了。

    走出莫娅诗房门得时候这一幕不巧正好被左母看到,首先是惊讶,看着顾卓宇下楼后,不放心渡回到莫娅诗房里,看着莫娅诗安沉的睡相,心里总是踏实了不少,她也相信,自己的媳妇肯定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左言的事情。

    莫娅诗很不舒服吐了一身,贴心的左母帮她换了睡裙,换了床单才从莫娅诗的房里睡去,但是这样却导致了一个大乌龙的产生……

    但是只是左母相信,其他人可能就不同了,看到这一幕的人还有左颉,但是他没有看到左母去了莫娅诗的房间。只是心里震惊,一个男人从自家的大嫂房间里出来是什么概念?而且还是在晚上的时候……

    心里对莫娅诗这个形象又重新定位了一翻,但是顾不得多想自己就要出发去机场。

    心里辗转不安,到底应不应该给左言打个电话,但是如果打了,而莫娅诗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左言的事情这岂不是破坏人家夫妻的感情?但是如果没有汇报这个情况,又岂不是给左言带了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