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爱宠成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同意离婚
    莫娅诗吓了一大跳,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在她面前他专横,霸道,偶尔有点不讲道理,偶尔有点坏。

    她忽然想停下来抱抱他,亲亲她,但是心里的痛,加上此刻身体上的痛,让她做不出任何举动。

    最后,莫娅诗不为所动,左言的心也一步一步沉了下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们别闹了。你刚回来,衣服都湿完了,去洗一个澡吧,别着凉了。”

    听到这句话,莫娅诗怔了一下,目光开始变柔和。可是这一个柔和坚持不了多久,看着左言说:“我想要什么你都能给我是吧?那么我想要离婚,你能给我吗?”她语气波澜不惊,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争吵了好一会,都是左言在委曲求全,他努力争取过,但是孰不知,莫娅诗竟然有那么绝情的一面。

    这个女人的心何时比冰川还冷!一块冰遇到一点高的温度至少还会融化,但是莫娅诗的心却怎么也捂不热。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他咽了咽口水,今天的他真的是太激动了,或许这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之类的。“我们先别说这个了好吗?我们都冷静,想清楚我们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然后再解决之间的矛盾好吗?”

    “我已经想好了,离婚就是我想要的,我们之间的矛盾就是我们之间不合适,而且这个矛盾是无法化解的。”一句不合适打破了他们间的感情,一句不合适结束了当初爱得的轰轰烈烈,一句不合适就肯定了最后的结局。

    “我不同意离婚!莫娅诗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别人和你说了什么?七年的感情是你一句话说能放弃就放弃的吗?我们先冷静下来好不好?”左言此刻绞尽脑汁都想不清楚为什么今天莫娅诗会提出这么荒唐的要求。

    “我很清楚,我们离婚,你大可以和你的苏瑶两个人双宿双飞。”她坚定的眼神坚定的语气,让左言的心又冷了几分。试问,一个人她的妻子总是重复着结婚这几个字他会怎么想?

    “娅诗,老婆,你先听我说,你不要在意孩子的事情,现在医术很发达,孩子一定是会有的,你不用在乎这个,而且我们还可以去国外的一些医院做试管婴儿……听说这个成功率很高的。我们……”说到最后他语无伦次,知道着莫娅诗的心意已决,自己也是在做徒劳无功的挽留而已。

    莫娅诗心里委屈,一万句对不起都不足以表达她对左言的歉意。如果知道结果,那么她宁可永远都不认识这个人!“左言,对不起,你就当这是一个我这辈子最无理的请求吧。我知道我这辈子欠你很多,所以也不在乎这么一个了。”她哽咽,然后脸色竟然微微一笑,“曾经的时光回不去了,那个莫娅诗也早就死了。”

    “我不同意离婚!我不同意!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离婚?为什么!”左言双眼通红看着莫娅诗,用力晃着她的肩膀,试图这个样子能让莫娅诗更清醒一点。

    “因为不爱了,没有感觉了,厌倦了!”她眼泪涑涑的流,青春啊,这一段那么美好的时光里,感谢有这么一个男孩爱过她。

    “我不同意!我死都不同意!”他真想把她的心掏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今天回来不是征求你同不同意的,我只是在和你说而已,如果你真的不同意,那么我也会单方面申请离婚。我们继续交谈下去也没有什么用,我走了,你可以和你的苏瑶逍遥快活了。”

    好一个逍遥快活,左言心里刺痛,此刻打死他都不能想象得出为什么莫娅诗会有这么一出。“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莫娅诗点了点头,不然呢,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开这种玩笑?最爱左言的人是她,她怎么会忍心开这种玩笑呢?

    “好!我给你自由!我和你离婚!”这么一句话就好像是跨过了千山万水,然后给他们之间七年多的感情定型,落得了一个陌路人的结局。

    莫娅诗差点没有控制住哭出声,看着左言大笔一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然后他将离婚协议书狠狠的摔在地上,开门,摔门出去。

    莫娅诗在他走后,双脚软在了地上,迅速从包包里拿出一瓶药,吞了下去。还没回复过来,看着自己最后想要的结果一阵苦笑。最后莫过于此。

    她嚎啕大哭,没有人知道莫娅诗此刻的心里有多难受,为什么?为什么最后非要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她闭上眼睛,躺在了地板上,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这不就是自己最想要的吗?自己不能生育,自己生病了,不想拖累他而已。而他和苏瑶又是多么般配的一对,何不成全他们?

    莫娅诗没有在左家做过多的逗留,而是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东西,然后离开。

    离开的时候,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莫娅诗拖着行李箱不知何去何从,街道上的霓虹灯闪烁着,彰显出莫娅诗此刻心情的落寞。

    自己一个人来了医院,想着自己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看着医院的长廊,她竟然蹲下来在原地嚎啕大哭……

    她现在真的是一个人了,包包里的离婚协议书时刻提醒着她和左言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了。

    哭累了就去找苏医生,现在是下班时间,莫娅诗没有把握他下班了没有,只是觉得自己脑袋晕乎乎的,很难受。

    她来到苏医生的办公门前的时候,苏医生脱了白大褂,看样子是要离开了。看样子是要下班了,莫娅诗脚下一软,苏医生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她的身体滚烫烫的像是一个火球一样。

    “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原本身体就不好……”他话还没有说完,莫娅诗就昏在了他的怀里。

    这天晚上他忙前忙后替莫娅诗打理好一切,自己晚餐也忘记了吃。

    只不过这一些莫娅诗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