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踏星 > 《踏星》正文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 棋子与局
    雕像后方高台,百逆几人早有所料,知道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他们不会管,也没能力管,只寄希望于禅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拍卖所得尽数送去天上宗,也存着以天上宗威慑众人的想法,却没想到即便天上宗都没能压得住这些人的疯狂。

    ;;;;;;;;禅老老神在在看着,压根没有插手的意思。

    ;;;;;;;;雕像破碎,百逆脸色一沉,却还是没有出面,拦不住了,下面有恐怖的高手。

    ;;;;;;;;他看向禅老,发现禅老正盯着打算逃离的第二命。

    ;;;;;;;;“想走?”禅老发出声音,精准传到第二命四人耳中。

    ;;;;;;;;第二命四人齐齐看向雕像高台,天上宗?

    ;;;;;;;;“抢下石头和兽皮,过往一切从轻发落,否则,天上宗派出内外八道,诛杀尔等。”禅老声音低沉,蕴含杀意。

    ;;;;;;;;第二命这个团体自第一次出手,直到现在,被威胁过太多太多次了,从前,别人威胁他们,而今,他们威胁别人,已经很久没体会到被威胁的滋味,如今居然被人威胁了,他们还不得不慎重。

    ;;;;;;;;天上宗,这是绝对的庞然大物,永恒族原本可以打压人类,让人类难以抗衡,但压制过猛却又控制不住,以至于出现了一个天上宗。

    ;;;;;;;;这是第二命他们的看法,他们不在乎统治这片宇宙的是永恒族还是人类,他们只在乎彼此。

    ;;;;;;;;而今不管如何,天上宗已经成形,内外八道尽管还没有补充完整,但加起来也超过十个序列规则高手,第二命五人也不过才两个序列规则。

    ;;;;;;;;被超过十位序列规则高手追杀是什么感觉?光想想就头皮发麻。

    ;;;;;;;;第二善望向雕像:“你们应对永恒族,有时间找我们麻烦吗?”

    ;;;;;;;;禅老笑了:“那就匀出一个三阳六主,或者三界六道追杀你们吧,这也可以。”

    ;;;;;;;;此话让第二命四人同样恶寒,内外八道是恐怖,那也是恐怖在数量上,三阳六主或者三界六道,那是绝对的强悍。

    ;;;;;;;;第二命曾经面临九品莲尊伏杀都不愿冒险,更不用说超越九品莲尊的高手了。

    ;;;;;;;;尽管他们自信,但如今天上宗掌握人类大势,一呼百应,他们本身又臭名昭著,人人喊杀,这种情况下被天上宗高手追杀,相当麻烦。

    ;;;;;;;;“好,我们答应你,但先要解决一个人。”第二善目光忽然看向角落处,咦,人呢?

    ;;;;;;;;他在找陆隐,刚刚就是陆隐将石头扔给他们,让他产生强烈的危机感,此刻要对陆隐出手不仅是铲除后患,更是试探天上宗,看看对他们出手的是不是天上宗的人。

    ;;;;;;;;如果是,他们宁愿冒险被天上宗追杀,也不愿留在这,摆明天上宗在耍他们,如果不是,倒可以帮帮天上宗,他们对所谓的内外八道的位置也有些兴趣,如果能得到一个三阳六主的位置就更好了。

    ;;;;;;;;但陆隐消失了。

    ;;;;;;;;禅老看到第二善的动作,眼睛眯起,此人心思缜密,转瞬想出反试探自己之法,不能留。

    ;;;;;;;;广场上,大多数人在逃离,大恒,罗汕以及那数位祖境展现出的实力足够恐怖,不达祖境根本没有参与的资格。

    ;;;;;;;;第二骨望着手中石头,迟疑不定,走,还是留?

    ;;;;;;;;“大哥,走。”第二善当机立断,被天上宗追杀,总好过留在这等死,他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不能留。

    ;;;;;;;;突然地,第二刚消失,原地,一张卡片闪逝而过,朝着拍卖的高台上飞去。

    ;;;;;;;;第二骨大惊:“三弟。”他出手去抓,却未能抓住,眼看着卡片越来越远,从进入广场开始直到现在,始终压抑的憋屈释放了出来,序列粒子澎湃而出,朝着整个广场压去。

    ;;;;;;;;第二骨的序列规则是恐惧,让敌人恐惧,但凡被他的序列粒子触碰,面对他,天然有一种恐惧。

    ;;;;;;;;顷刻间,广场内剩余的人都被第二骨波及。

    ;;;;;;;;大恒与罗汕都没有幸免。

    ;;;;;;;;角落处,陆隐始终纵观全场,而刚刚带走第二刚的卡片正是天王,他让单古大长老出手,强行留下第二命,这第二命实力不弱,算是意外之喜,足以拖延到天罚赶来。

    ;;;;;;;;从一开始,没人能料到第二命的出现,就像陆隐也没能料到广场上还有两个不确定因素。

    ;;;;;;;;一男一女,从进入广场开始,表情就没变过,哪怕出现混战,他们还是那样,越正常,越不正常,他们也是陆隐强行留下第二命的理由。

    ;;;;;;;;这广场的水,有点深。

    ;;;;;;;;此刻,第二善也无法离去,第二命兄弟姐妹五人,情同手足,尽管对外界人类生死不在意,但他们本身却最珍惜彼此,第二刚被抓,其余人不会逃离。

    ;;;;;;;;高台之上,大恒挥手,轻之序列规则斩断虚空,切割一方范围,不断接近兽皮。

    ;;;;;;;;不过他想接近并不容易,原本说好与他联手的罗汕,对他出手了。

    ;;;;;;;;君王箭穿透虚空,直接出现在大恒身前,避过轻之规则的斩击,这是罗汕的序列规则--传。

    ;;;;;;;;大恒抬掌推开君王箭,转头盯向罗汕:“你做什么?”

    ;;;;;;;;罗汕神色淡漠:“本以为这里有些高手,但现在看来,还是你最有可能得到东西,现在就剩你我之间的争夺了。”

    ;;;;;;;;大恒愤怒:“你疯了,禅老在这,你以为天上宗就他一个?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手,谁将石头分散开的?谁能无视时间?陆隐在这。”

    ;;;;;;;;罗汕就跟听不到一样,一掌抓向大恒,掌中,君王气狠狠轰开虚空,打开了一扇门户,通往无之世界,这便是罗汕的祖世界--君王界。;;;;;;

    ;;;;;;;;大恒怒极,这个混账,此刻广场内形势不定,他能出手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却没想到被此人阻碍。

    ;;;;;;;;这时,天王卡片悬浮而出,大恒与罗汕皆看到,齐齐惊呼:“单古?”

    ;;;;;;;;“三弟。”第二骨弥漫着序列规则,肆意散发。

    ;;;;;;;;大恒阴冷盯向第二骨,抬手,轻之规则形成的斩击隔断虚空。

    ;;;;;;;;第二骨环绕双臂,抓住彼此骨节,直接自体内抽出两根白骨挡在身前,轻之规则斩在白骨之上,将白骨一分为二,第二骨骇然,险而又险避开,哪来的高手?

    ;;;;;;;;恰巧,他触碰到了罗汕的祖世界,祖世界吞噬周边,要将他放逐去无之世界。

    ;;;;;;;;这股寒意令他头皮发麻,又一个高手。

    ;;;;;;;;“大哥,下沉。”第二善声音及时传来,第二骨下意识沉下身体,头顶,一道轻之规则斩击掠过他,朝着罗汕而去。

    ;;;;;;;;大恒想以第二骨为遮挡,实则攻击罗汕,而第二善的提醒让第二骨及时沉下身体,也给了罗汕提醒。

    ;;;;;;;;罗汕避开轻之规则斩击,目光冰寒:“大恒,你还是这么卑鄙。”

    ;;;;;;;;大恒冷笑:“说到卑鄙,谁比得过你罗汕,我想明白了,你知道陆隐在这,你出手就是他授意,这场局,是他布置的。”

    ;;;;;;;;角落处,陆隐无奈,一个个都太精了,不过也不能这么说,是他做的太明显。

    ;;;;;;;;但没办法,没人挑起纷争,只能由他去做。

    ;;;;;;;;这场拍卖确实是他布置,不过百武时空他们都不知道,一直被动,罗汕也不知道,正因为罗汕不知道,他才会过来,否则陆隐都找不到他。

    ;;;;;;;;罗汕知道陆隐在这还对大恒出手,是陆隐刚刚告诉他的,给他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这个局的真正目的,是天罚。

    ;;;;;;;;大恒,罗汕,第二命,百武时空,包括引来的其它高手都是局中棋子,尽管出现了意外,但大方向没变。

    ;;;;;;;;恩?大方向变了。

    ;;;;;;;;陆隐看向那始终平静的一男一女,他们要撕裂虚空离去,别人可以走,他们不行。

    ;;;;;;;;想着,陆隐出手了,无限内世界而出,力量线条碰撞,物极必反,对准那一男一女就是一拳。

    ;;;;;;;;一拳,震天撼地,让整个时空轰鸣。

    ;;;;;;;;镇住了广场上所有出手的人。

    ;;;;;;;;一男一女齐齐看向陆隐,陆隐一拳威力之大,序列规则强者都很难硬接,至少吓到了大恒与罗汕他们。;;

    ;;;;;;;;然而那个男子却只身迎上,陆隐的这一拳忽然改变方向,轰向大地。

    ;;;;;;;;陆隐目光陡睁:“帝穹。”

    ;;;;;;;;这一招正是帝穹的序列规则--穹顶之下,以前陆隐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的攻击接近帝穹的时候全部打偏,而且全都落在帝穹脚下,之后知道了,是因为帝穹的序列规则,名为穹顶之下,只要无法破碎他的序列规则,一切攻击都只会出现在他脚下。

    ;;;;;;;;陆隐猜想过永恒族会有高手前来,但更多的是不该来,尽管陆隐这个局针对的是天罚,但如果将永恒族高手引来一两个,未必不能合局,形成针对永恒族与天罚的杀伤。

    ;;;;;;;;帝穹既然出现,那么。

    ;;;;;;;;箭矢破空而来,直射陆隐,果然是她,箭神。

    ;;;;;;;;“够可以的,一个帝穹,一个箭神,三擎六昊来了两个,你们就不怕被围杀?”陆隐避开箭矢,箭矢速度不快,威力貌似也没多强,但他知道,越往后,箭矢越无法躲避,强如斗圣天尊,每次面对箭神都被打的千疮百孔。

    ;;;;;;;;帝穹抬眼:“陆隐,你真想把我们留在这?你凭什么同时留下我们再算计天罚?”

    ;;;;;;;;陆隐盯着帝穹:“我天上宗有的是高手。”